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完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昨天早上七點就開始坐車,一直到晚上九點才到家,累的半死不活,今天睡到十一點半才起來,匆匆碼完一章。

  比較悲劇的是,電腦系統貌似壞了,藍屏了兩次,我還得去重新做個系統。

  “看她以后表現了。”見蕓麗這么為碧洛說清,楊開也不好再說什么。

  更何況,他本就沒想再提之前的事,所惱怒的也只是碧洛算計自己,平白讓自己卷入一場麻煩事。

  相信經過這件事之后,碧洛也不敢再不分輕重。

  蕓麗又道:“公子之前買回來的丹藥都放在你的臥室里了,賬目也已結清。”

  楊開淡淡點頭。

  心里想著有個大靠山就是不太一樣啊,買這么多瓶回復神識力量的丹藥,也不用自己付錢,難怪那些大勢力的公子小姐們修煉起來速度要比一般人快很多。

  有那么龐大的資源供他們揮霍,在同一個資質的起跑線上,他們能取得的成就永遠會比別人要高。

  這個世界,一直都是這么的不公平。

  “還有就是樂家前日派人送來些東西。”美婦笑吟吟地繼續回稟。

  “哦?樂家?”楊開眉頭一挑,有些意外之色。

  “恩,送來了一瓶玄級的丹藥,也是恢復神識用的。”蕓麗盈盈地望著楊開,捂嘴輕笑,“聽說是樂家連夜從百里之外的家族中調撥過來的。并囑咐奴婢一定要讓公子你收下,奴婢見公子正在療傷,便自作主張留了下來,公子你看……要不要還回去?”

  “不還!”楊開嘿嘿一笑,“還回去干什么,人家送上門來的東西,自然要收下。”

  似乎知道他會這么說。蕓麗也微微點頭:“這倒也是,若是還回去,只怕會落了樂家的顏面。如此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寧人了。公子果然是海量之人呢。”

  這馬屁拍的……

  楊開一陣汗顏。

  樂家會送這么珍貴的東西,楊開倒也能理解,無非就是想化解那次風波而已,不過樂家好歹也算是大勢力,如此委曲求全倒讓楊開頗為意外。

  “扇輕羅威風挺大的啊。”楊開輕聲嘀咕一句,他只當樂家是看在扇輕羅的面子才這么好說話。

  殊不知樂家只是猜不透他的來歷,并不想得罪了他才這么做。

  如果能悄無聲息地把楊開給滅了,樂家哪會這么大方?但關鍵是楊開與樂煜的一戰就發生在飄香城內,那么多人眼睜睜地看著呢。暫時不敢得罪,唯有這樣忍氣吞聲。

  一瓶玄級丹藥雖然貴重。可對樂家來說也出得起。

  美婦蕓麗聽他這么說,也是微微一笑,繼續道:“還有一事需要回稟公子。”

  “什么事?”

  “城內許多大勢力的少爺小姐們都想請公子過往府上一敘,怕是想與公子結交一番……”

  楊開的來歷太過神秘,不想引起別人的關注都難。這幾日飄香城的各大勢力都在打探楊開的出身,可打探來打探去,別說他的來歷了,就是他的名字也沒打探清楚。

  這才想邀請楊開,藉此刺探情報。

  若是他來頭真的不小,自然要好好結交。若是他沒有什么來歷,也無妨,這么有潛力的年輕人,任何一個勢力都愿意伸出橄欖枝。

  “不去。”楊開皺了皺眉,“跟他們沒什么好說的。”

  見他拒絕的這么果斷,美婦神色一怔,旋即盈盈笑開:“如此也好。”

  “我去修煉了。”跟她說了一聲,楊開直接邁步竄上二樓。

  望著他的背影消失,美婦蕓麗神色古怪,苦笑地搖了搖頭,她還從未見過這么修煉成癡的人。

  這么看起來,他的強大也不是毫無緣由的。

  接下來的幾日,楊開一直在窺探煉丹真訣的奧秘,進展很慢,也不知猴年馬月才能一窺全貌。

  不過楊開并不在意,他只是借助窺探煉丹真訣來修煉神識力量,得到煉丹真訣里的知識只是其次。

  一瓶瓶恢復神識力量的丹藥消耗下去,神識果然顯著地增長起來,不但變得有韌性強勁,而且覆蓋的范圍也比以前大了很多。

  丹藥消耗的很快,實在是因為這些丹藥的品質都不高,品質不高,發揮的藥效就不理想,楊開想要迅速恢復神識,只能以數量來彌補。

  唯獨樂家最后送來的一瓶玄級丹藥,支撐了不到兩天的時間也消耗完全。

  從來沒有哪一個人敢像楊開這般修煉神識力量,肆無忌憚地將神識力量耗盡,然后狂吃丹藥補充,換做其他人只怕早就出問題了,不是神識錯亂便是變成白癡,哪還有活命的道理。

  可在溫神蓮的作用下,楊開并不用擔心這些。

  十日后。

  丹藥耗盡,楊開自覺神識增長不少,嘗試著去破壞扇輕羅留在自己**的追魂印,可惜依然無法撼動它,倒是惹出這妖女留在追魂印中的一道神念,**連連,幻象叢生,勾引的楊開直冒火。

  早晚有一天要把她衣服剝光,吊起來毒打一頓!楊開心中暗暗發狠。

  篤篤一陣輕響,外面傳來敲門聲。

  “進來!”楊開沉聲喊道。

  房門被推開,碧洛一身火紅的衣衫,臉蛋妖嬈,火辣,嘻嘻笑著走了進來。

  看得出來,她刻意打扮了一下,而且這一身衣服的選擇,也有些模仿扇輕羅的味道,眉宇間一股淡淡的嫵媚流動著。

  楊開微微一怔:“怎么是你。”

  自從那一日回到行宮之后,碧洛就一直沒在楊開面前出現過。倒是美婦蕓麗時不時地幫她說幾句好話,讓楊開不要再追究之前的事情了。

  不曾想,今天她竟主動來尋。

  不過現在的碧洛再無之前的倨傲和盛氣凌人,在面對楊開的時候她不由自主地就有些緊張和壓抑的感覺。

  “過來看看你啊。”碧洛酥聲軟語,罕見的溫柔萬分,怯怯地打量楊開。

  楊開莞爾一笑:“若是你還在意那事的話,可以不用擔心了。我不會找你麻煩的。”

  “你不生氣啦?”碧洛驚喜地看著他。

  “只要你別再算計我!”

  “恩恩恩,我保證不會再那樣了,那天也只是個意外。”碧洛**著。跑到楊開面前俏生生地站著,輕聲道:“要是大人問起那天的事……”

  “一時手癢,跟樂煜切磋了一下。”楊開聞弦歌知雅意。自然知道該如何回答。

  碧洛嘻嘻一笑,纖細雪白的手掌放在**上拍了拍,深吸一口氣,徹底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由衷地道:“你這人真的挺不錯,我以前看錯你了!”

  剛贊完,就發現楊開目光火辣地盯著她的**,趕緊將手臂擋在前方,臉紅道:“喂,你別亂看好不好!”

  說完。似乎又想起什么,把手臂放開,刻意挺起**的胸脯,一臉無所謂道:“看吧看吧,就當給你賠罪了。反正又不會掉塊肉。”

  她這般大大咧咧的,倒讓楊開有些承受不住。

  **一聲,碧洛直接竄上香床,來到楊開背后,半跪著身子,然后伸出雙手。將楊開腦袋擺正,十指探了上來,輕輕地揉捏起來。

  “你怎么……”楊開詫異起來。

  “每天這個時候不都是蕓麗姐姐來幫你緩解疲勞么?今天這活被我攬下了,本來是想跟你道歉的,沒想到你這么好說話,本姑娘難得侍奉你一次,滿懷感激的**就好了。”

  楊開不禁愕然,這才知道碧洛對那天的事是真的挺愧疚的。

  要不然也不會這般來討好自己。

  自從那天蕓麗幫楊開揉捏之后,楊開便食髓知味,每天都要跟她來上一場。

  修煉神識帶來的疲憊,每每都能被那纖細修長的十指驅散,讓人如墜云端,輕飄飄的舒坦。

  碧洛肯定是一開始就打探清楚了,這才知道這些。

  她的手法不如蕓麗高明,但也捏的很是用心。

  好半晌,碧洛才忽然開口問道:“很舒服么?”

  “還好。”楊開實話實說。

  “只是還好?”碧洛挺受打擊,“比起蕓麗姐姐怎樣?”

  “不如她!”

  “哼!”碧洛輕哼一聲,滿臉的不服氣,轉了轉眼珠子,嘿嘿奸笑一聲。

  驀然,一聲**響在楊開耳畔邊,似乎帶著無盡的媚意和**,隨即,四面八方都響起了一陣陣糜爛而的**,楊開霍地睜眼,只見眼簾前視野中,一個個千嬌百媚的妙齡少女穿著**,羅衫半解,**橫呈,如水蛇一般朝他纏繞過來。

  霎那間,楊開的鼻息便粗重了,整個人也是**熊熊燃燒。

  察覺不妙,連忙運轉合歡功,背后的碧洛輕哼一聲,忽然軟綿綿地倒了下去,美眸霎那間迷離。

  陰陽合歡功,貌似能破盡一切媚功,上次楊開被扇輕羅的氣息影響的時候,也是借助合歡功才脫離幻境。

  這次一試,果然也驅散了幻象。

  “你搞什么?”楊開轉過頭,只見碧洛雙腮酡紅,美眸水盈盈的,春水一片,顯然是受到了本身媚功的反噬。

  幸好她才剛施展開,本身對楊開也沒有敵意,所以反噬程度很輕微,只是影響了她的心神,并未讓她受傷。

  “讓你舒服啊……”碧洛**連連,整個人軟綿綿的沒力氣,駭然地望著楊開:“倒是你做了什么?為什么我被反噬了?”

  “你修煉的是媚功?”楊開哭笑不得地望著她,很詫異她修煉的功法居然跟扇輕羅一樣。

  “唔……”碧洛輕輕地應著,那妖嬈的模樣和如**的****著楊開的心神。

  這是比媚功更加有效的**。

  楊開嘿嘿獰笑:“你完了,才剛跟你說不要算計我,你又這么做,看樣子你受到的教訓還不夠!”)

  (啟蒙/書\網/\w.s.c/o/)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