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一章 你們膽子不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濃密的森林中,秋憶夢等人正在倉皇逃竄,她的身后,駱小曼和白云風都神色狼狽,身上多有傷口,除此之外,原本的十幾個真元境,此刻也已經少了兩三人。

  跑動中,駱小曼挺拔的酥胸上下跳動,猶如懷里揣了兩只雪白的玉兔。

  若在平時,白云風這等好色之徒肯定會目不轉睛地將這等美景收入眼底,可現在這小子也根本沒那個心情,命都快保不住了,哪里還會在意什么美色。

  一群人的身后似乎還有什么追兵,眾人慌不擇路,人生地不熟,很快便迷失了方向,只知道跟在秋憶夢的身后。

  急速奔跑,真元流逝的太快,前方出現一個小山坳,秋憶夢輕喘了一口氣道:“在前方停下來歇歇,后面的人應該沒這么快追上來,恢復一會再趕路。”

  聽她這么一說,一群人皆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氣,接連逃跑一日一夜,任誰也吃不消這樣的消耗。

  不多時,眾人來到那處隱蔽的山坳中,各自找地方坐下,取出丹藥恢復。

  旁邊還有一道從山頂上流下的清泉,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趕緊上去捧了幾口水潤潤干燥的喉嚨,又洗了一把臉,這才放松不少。

  自那一日碰到那個妖冶的紅衫女子之后,他們這一群人就開始倒霉運了。

  三個跟過來的神游境被那女人一擊擊殺,隨后十幾個真元境武者在秋憶夢的帶領下打探周圍的地形,還沒弄明白情況,便被一群修煉了邪功的武者包圍,一番大戰,好不容易打出缺口,但鬧出來的動靜卻驚動了更多的人。

  他們這一群人實力也算不弱。奈何敵人太多,這幾日身后的追兵越來越多,秋憶夢無奈之下,只能帶人退進這片密林中,企圖依仗這里的地形尋找突圍的契機。

  兩女坐下,都神態疲憊。

  “秋姐姐,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呀?”駱小曼的一雙大眼中滿是驚恐之意。

  聽駱小曼這般詢問,秋憶夢的神色怔了怔。遲疑片刻才緩緩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里應該是蒼云邪地!”

  “啊,蒼云邪地?”駱小曼驚呼,美眸輕顫。

  其他人也都驚愕萬分地朝她望來,白云風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太相信地問道:“秋小姐,你怎么確定這里是蒼云邪地?”

  秋憶夢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隨意道:“除了蒼云邪地,什么地方會有這么多墜入邪道的武者?你沒見他們戰斗時的神態么?”

  “那也不見得此地就是蒼云邪地啊……”白云風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說不定……這是哪一個邪宗的地盤。”

  秋憶夢輕笑一聲。語氣篤定道:“我可以肯定,這里就是蒼云邪地!”

  “那怎么辦?”駱小曼沒什么主見,不像秋憶夢這么自信能主持大局。聞言花容不禁有些失色。

  “我也不知道!”秋憶夢面色痛苦地搖了搖頭,這一次她只是帶隊前往凌霄閣,不想忽然間就來到了萬里之外的蒼云邪地。

  這其中偏差的距離太大了。

  蒼云邪地,高手無數,邪魔遍地都是。這一群人身邊又沒有高手守護,根本不可能突破封鎖,安全離去。

  而且現在蒼云邪地和外面的那些勢力勢如水火,雙方正在交戰,一旦這群人落到敵人手上,后果不堪設想。

  尤其是秋憶夢和駱小曼兩人,各自都生得天香國色,那些無惡不作的邪惡武者真把她們抓了,等待她們的只是被玩弄凌辱的命運。

  “抓緊時間休息吧,幸虧這次追過來的人當中也沒多少高手,要不然我們早就沒地方跑了!”秋憶夢深深地嘆息。

  “哦!”駱小曼點點頭,乖乖地閉上雙眸。

  一群人才恢復不到半個時辰,秋憶夢突然睜開眼睛,嬌聲喝道:“趕緊走,有人來了!”

  聽她這么一喊,眾人連忙從打坐中驚醒,齊齊跟著她離去。

  這一個月時間,秋憶夢好多次都提前查探到敵人的動向,進而帶領眾人避免了許多危難,雖然不知道她一個真元境九層的武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這里的人早已被她的手段折服,自然是聽從她的命令。

  楊開與扇輕羅兩人在叢林中行走。

  近一個月的時間相處下來,楊開發現這妖女其實心地還算不錯,她看起來弱質芊芊,容顏嫵媚,年紀大概有個二十七八的樣子,但養顏有術,跟十幾歲的少女沒什么區別,反而還多了一份歲月沉淀的獨特氣質。

  這種氣質特別吸引男人,再加上她的嫵媚,可以說扇輕羅這個人,簡直就是天下男人的克星,老少通殺。

  這一段時間楊開也表現的很沉穩,不再像之前那么姐姐長姐姐短的瞎喊,倒讓扇輕羅對他有些刮目相看。

  十七八歲的少年,有這么沉穩的性格可不多見。

  兩人雖然相處了不短的時間,但相談甚少,扇輕羅話不多,楊開也不會沒話找話,徒惹人厭煩,大多數時候都跟著她走,休息的時候便打坐修煉,一刻也沒放松過。

  與美同游,心情愉悅,一路上也不孤單寂寞。

  按扇輕羅的說法,她這次出來是要尋找一個東西的,這個東西跟她有很大的關聯,當年她的母親來尋找過,更早之前,她的姥姥也來尋找過,現在輪到她了。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來這里之前,她的實力超絕,自然沒什么問題。可被功法反噬之后,實力大幅度下跌,如今也只才恢復到真元境三層,已經不能再去那個危險的地方。

  沒有高超的實力打底,去那里也只是送死。

  但兩人在這密林中轉悠了十幾天,也依然停留在其中。

  走著走著,楊開眉頭皺了皺,側眸狐疑打量著她,頓住步伐道:“美女,我問你個問題。”

  “什么?”扇輕羅也停了下來,淡淡地望著楊開。

  “你……是不是迷路了?”楊開問出心中的猜測。

  扇輕羅的臉蛋浮現出一絲不太自然的神色,目光閃爍。

  “厄……”楊開愕然,“你不會真的迷路了吧?”

  扇輕羅微微有些臉紅,冷哼一聲:“迷路又怎樣?很奇怪么?”

  楊開苦笑:“迷路了你倒是早說啊,我還以為你目標明確,白跟你瞎晃了這么多天。”

  虧得她這幾天趕路一直都不慌不忙,神色平淡,要不是楊開看到此處的景色有些眼熟,恐怕也沒想起來。

  不過她好歹也是個高手,怎么會迷路的?楊開想著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知道什么。”扇輕羅冷哼一聲,小巧的鼻子皺了皺,“這里本就是一片迷林,有天然大陣在其中作用,籠罩了方圓百里的范圍,若我實力還在,自然會尋找到出路,可如今也只能碰運氣了!”

  說著,恨恨地瞪著楊開,咬牙道:“說到底還是你的問題。”

  “關我屁事!”楊開憤然。

  “誰分了我突破時的能量?誰讓我遭受了功法的反噬,實力大跌?”扇輕羅夾槍帶棒一通質問。

  她帶楊開來到這片迷林的時候,也沒想到自己會遭到功法反噬,搞得現在也出不去了。

  “好好好,是我的問題。”楊開自知理虧,懶得跟她辯解,微微地放出神識,卻發現神識的作用范圍大大減小,只覆蓋了不到方圓一里左右。

  扇輕羅輕笑地望著他,吐氣如蘭道:“我知道你有些古怪,才真元境四層居然已經修煉出神識,但沒有神游境的程度,根本不可能窺探到出路,你省省力氣吧。”

  “美女,我們有麻煩了!”楊開怔怔地望著她,臉色微變。

  “什么!”

  話音未落,不遠處便傳來一陣陣衣袂獵獵的聲響,旋即六七道身影突然從空降下,落在兩人前方不遠處。

  扇輕羅的臉色也是一沉,瞇起好看的雙眸朝那邊打量過去。

  待看清來人的樣貌之后,她身上的氣質突然一改,變得盛氣凌人高高在上起來。

  楊開詫異地打量著她,心中暗道不愧是六大邪王之一,這種常年居于上位的強者姿態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模仿出來的,同時心中也是暗暗戒備來人。

  “咦……”那邊六七個人一落下便發現了楊開和扇輕羅的蹤影,這群人是追著秋憶夢等人闖到這里來的,待看到一身紅衣的扇輕羅之后,諸人的臉色陡變,齊齊往后退了一步。

  扇輕羅只是淺笑吟吟地望著他們,身上那股高高在上的氣質越發明顯。

  被她這么一盯,那些人臉色越發苦悶,個個如臨大敵,手足無措。

  “我道是誰,原來是獸王手下幾個不長眼的東西!”扇輕羅輕哼一聲,慢條斯理地說著,神態倨傲中透著一股子徹骨冷意。

  那些人皆是身子一抖,面色驟然蒼白,其中一個神游境三層的高手連忙上前,恭敬行禮,顫聲道:“屬下郭元明見過女王大人,不知大人在此,如有冒犯,還請恕罪!”

  說話間,雙眼低垂,直視自己的腳尖,根本不敢與扇輕羅對視。

  “見過大人!”其他幾人也急忙行禮,神態恭敬中帶著一些驚恐之意。

  每個人抬起的胳膊都在微微輕顫,顯然是怕到了極點。

  “哼!”扇輕羅輕哼,讓那些人更加惶恐不少,“你們膽子不小……這是來追我的?”

  說話間,神色已不善,萬種風情的鳳眸中閃現殺機。

  天才一住精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