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章 正是本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時間匆匆。

  一眨眼,十天過去了。

  楊開緩緩地睜開眼簾,微微動了下僵硬的身子,一陣炒豆般的爆響從身體各處傳達,渾身上下似乎蘊藏著使不完的力量,**真元澎湃,狀態前所未有的美妙。

  真元境四層!

  這十天的打坐,再加上從扇輕羅的潔白蠶蛹分奪不少精純的能量,一舉讓他突破到這個程度,收獲巨大。

  對面有兩道目光投來,楊開抬頭一看,正見到那妖女慵懶地靠在洞壁上,一雙美眸復雜萬分地朝自己望來。

  楊開悚然一驚,**真元不由自主地運轉。

  扇輕羅**,**著**:“我若想殺你,早就動手了,你有幾條命也不夠活的。”

  楊開臉色一訕,心想也確實如此,當下神態也輕松起來,嘿嘿笑了一聲,抱拳道:“多謝姐姐不殺之恩。”

  扇輕羅搖了搖頭:“我本就沒想要殺你,擄你過來也是情非得已。”

  說話間,不由輕咳了一聲,面色微微有些蒼白。

  “你怎么了?”楊開皺眉看著她,這妖女現在一身氣息比之前要弱了不少,而且好像還受傷了。

  “還不是你干的好事!”扇輕羅貝齒**著,一雙丹鳳眼流露出凄苦的神色。

  “我?”楊開指了指自己,一臉迷茫,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都對我做了什么?”

  “沒做什么啊。”楊開迷迷糊糊的。

  “那為什么我一身能量被你分走不少?”扇輕羅恨得咬牙切齒。

  楊開神色一呆,回想起之前的遭遇,皺眉道:“我陷入一個幻境,與你顛龍倒鳳,大被同眠,然后運轉了一套功法,就從幻境脫離了……”

  扇輕羅臉蛋微紅。不可思議地看著他:“與我?”

  “恩,你很主動,很豪放的。”楊開猛點頭,回想那香**扇輕羅的表現,不由一陣熱血沸騰,“太可惜了!”楊開長吁短嘆,有些懊惱。

  “小混蛋!”扇輕羅輕啐一聲,臉蛋酡紅。

  “對你有影響么?”楊開皺眉問道。

  “你說呢?”扇輕羅深吸一口氣。飽滿的**起伏著。紅色衣衫險些被掙裂,“我正在突破的當口,一身能量被你分流……呵呵,你說有沒有影響?”

  楊開頓時不好意思起來:“不會吧?我不知道啊。”

  “你若是知道,我早就殺了你了。”扇輕羅恨恨地看著他,“哪會留你到現在。”

  “那你沒突破?”楊開的目光閃了閃。

  “沒有!不但沒突破。而且還受功法反噬,實力大跌!下一次突破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你說。這是不是你的錯!”

  “這哪能怪我……”楊開捏了捏鼻子,不過聽她說自己實力大跌,神態越發放松不少。大有深意地望著她,道:“那你現在什么水準……”

  “真元境一層,你滿意了?”扇輕羅沒好氣地答道,風情萬種地嗔了楊開一眼。

  “早說嘛!”楊開哈哈大笑,僅有的一絲拘謹和小心也全部消失。徹底放下心來。

  這妖女只有真元境一層了,比自己的境界還要低,這下不用再怕她了。

  不過她雖然比自己的境界低,但畢竟高手的底子還在那,真要跟她打起來,也不一定誰贏誰輸。

  好在無論是誰,對彼此都沒有殺心,應該不至于兵刃相向。

  “哎,也不能全怪你,若不是我把你擄來,也不會遭此厄運!都是我自找的。”扇輕羅幽幽一聲嘆息。

  聽她說的誠懇,楊開也有些愧疚,尷尬點頭:“這么說來,我還要謝你之前救我一次呢。”

  “臭小子還算有些良心。”扇輕羅抿嘴輕笑,似乎這一次突破失敗并未對她造成什么影響,也沒給她帶來絲毫的壞心情。

  閑話一陣,楊開忽然站起身來道:“你歇歇,我去找點東西吃吃。”

  “小心一些!”扇輕羅輕聲叮囑。

  楊開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這妖女現在怎么對自己挺上心的,也沒去深思,轉身就出了山洞。

  待到楊開離去之后,扇輕羅才輕輕一嘆,神色微微有些古怪,潔白的小手撫上自己的心口,臉蛋上浮起一片酡紅,自語道:“情種么……哎……”

  扇輕羅這一脈體質特殊,修煉的功法特殊,雖妖冶嫵媚,可終其一生也只會喜歡上一個男人,更只會與那個男人發生一次關系。

  在此之前,必須得在心間種下情種,待到時機成熟,情種飽滿,便是兩人翻云覆雨之時。

  一夜,那**必死無疑!同時,所修功法將會大成。

  楊開之前對她的放肆,無意間深入她的識海,在識海留下一縷神識氣息,無疑是在不經意之間在她心種下一顆種子。

  這就是情種!

  她這一脈是很凄苦悲涼的一脈,一脈單傳,所生也只是女子。

  但每一代的姑娘都要經歷這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扇輕羅至今還記得自己的母親,在余生之是如何思念父親,心受著怎樣的煎熬和折磨,最終郁郁寡歡,無疾而終。

  因為情種唯有在情到濃時才會圓滿,所以想要功法大成,扇輕羅這一脈的女子也得付出全部真心,那是刻骨銘心的愛念。

  一夜,愛郎橫死!

  這種事哪個女子能接受?

  而現在,這種事即將降落到她的頭上。

  **著**,扇輕羅有些不知所措,她還沒有一點心理準備。

  本來是想再過幾年,找個合適的**傾心于他,催生情種,卻不想這事來的如此突兀。

  劈里啪啦的炸響從不遠處傳來,鼻尖還縈繞著一股淡淡的肉香,扇輕羅抖動了幾下密集的眼睫毛,微微睜開眼簾。

  楊開坐在她面前不遠處。升起一堆篝火,篝火上駕著一只烤的半熟的野味。

  “你還真放心!”楊開輕笑了一聲,剛才他回來的時候見這妖女竟然睡著了,不禁好一陣詫異。

  “有什么不放心的,難不成你還能吃了我?”扇輕羅笑吟吟地看著楊開。

  “想,只要你不介意。”

  “只怕你沒這個福氣!”扇輕羅**連連。

  一會兒,野味烤好,楊開撕下一條肉腿遞了過去。扇輕羅接過。慢條斯理地撕下一塊肉,放進嘴,斯斯地咀嚼著,**優雅。

  反倒是楊開抱著剩下的野味大快朵頤,吃相粗獷。

  “野蠻……”扇輕羅瞪了他一眼。

  楊開嘿嘿一笑,一邊吃一邊問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一直都沒來得及問你。”

  “你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扇輕羅狐疑地望著他。“你不是圣地的弟子?”

  “圣地?什么圣地?”楊開一腦袋霧水。

  之前扇輕羅也問過他是哪一領的弟子,現在想想,恐怕跟這個圣地有些關系。

  愕然萬分。楊開震驚道:“這里不是大漢?”

  扇輕羅吃吃地笑著,道:“你是真糊涂還是假糊涂?這里自然是大漢!”

  楊開訕笑一聲:“我是真不太清楚,稀里糊涂地就走到這里來了。”

  見他似乎不像說謊的樣子。扇輕羅這才正了正臉色,道:“這里是蒼云圣地!”

  “蒼云圣地?蒼云邪地!”楊開悚然一驚,震驚萬分地望著扇輕羅。

  “你果然不是圣地的弟子!”扇輕羅秀眉一蹙,有些氣惱道:“什么邪地不邪地的,說的這般難聽。你們口的邪,正是我們心的道!只是大家理念不同罷了,非得分得那么清楚,平白讓這天下多了許多紛爭。”

  “蒼云邪地……扇輕羅……”楊開腦海靈光一閃,霍地起身,目光灼灼地看向對面的妖女,雙眼緊瞇著,失聲道:“妖媚女王扇輕羅?”

  蒼云邪地,邪主之下,大邪王。

  雷霆獸王,霸天力王,陰冥鬼王,妖媚女王,閃電影王,絕滅毒王!

  因為邪主出世的關系,楊開前段時間也多少了解了一下蒼云邪地的信息,其大邪王的名號自然也有所耳聞。

  大邪王之,只有一個女兒身!

  那便是眼前這個酥媚入骨,紅顏禍水般的扇輕羅!

  怪不得之前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感覺有些熟悉。

  見楊開這般吃驚,扇輕羅輕笑一聲,好整以暇道:“不錯,正是本座!怎么,怕了?”

  “怕?”楊開忽然咧嘴一笑,神色淡然下來,“有什么好怕的,只不過是傳聞天下第一酥媚的**就在眼前,有些不太真實罷了。”

  一邊上下打量著扇輕羅,一邊嘖嘖稱奇。

  外界傳聞的妖媚女王原來就是這個樣子啊,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確實媚到了極致。

  “看夠了沒有,小混蛋!”扇輕羅被他火熱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素手一揚,那一塊獸肉直接當暗器打了過來。

  楊開身子一偏,便讓她打了個空,嘿嘿笑著又坐了下來,皺眉沉思。

  這一次虛空甬道崩壞,居然把自己給送到了蒼云邪地。這距離蘇顏他們落腳的地方可是南轅北轍,恐怕短時間內是無法去尋找他們了。

  而且,這里既然是蒼云邪地,肯定邪魔眾多,自己該怎么離去呢?

  得先跟扇輕羅這妖女搞好關系才是,以她的身份和手段,送自己離開蒼云邪地簡直輕而易舉。

  心頭打定主意,楊開又撕下一塊烤肉,殷勤地遞了過去。

  扇輕羅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輕哼道:“沾了口水的東西……不吃了。”

  “又不是沒吃過……”楊開嘟噥一聲,也不勉強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