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九十八章 滿嘴混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好在剛才的下墜速度減緩很多,所以縱然狼狽,兩人也沒哪個受傷。

  倒是這一番折騰和抵擋,楊開的力氣又大了許多。

  塵土飛揚,不顧一切地將女子壓在身下,探出一只手覆蓋上另外一只飽滿的**,精準地找到那一顆凸起的櫻桃,放肆揉捏。

  紅色的衣衫有些凌亂,女子胸口處露出一抹驚心動魄的瑩瑩雪白,那兩只**顫巍巍的巨大,好似要掙脫束縛,裂衣而出,彈性也驚人萬分。

  雙管齊下,女子似乎徹底失去了反抗的力道,美眸緊閉,長長的眼睫毛不停地抖動,水蛇般柔若無骨的**在楊開身下扭來扭去,喉嚨里傳出一陣陣壓抑渴望的**。

  她似乎已經認命,不再反抗,雙手溫柔地捧著楊開的腦袋,將他從胸口上牽引上來,然后雙頰飛紅地印上一雙**。

  楊開本還暗暗警惕她的吹魂香,卻不想她竟如此配合,當下也不再客氣,狼性大起,一口吻了上去。

  甘甜美妙的滋味在**蔓延著,才剛剛品嘗到一些美妙,那女子竟突然睜開了美眸,眼有一些狡黠和快意之色。

  察覺不對,楊開趕緊抬起腦袋。

  “你……”才剛吐出一個字,楊開便感覺眼前的世界顛倒起來,瞬間失去所有知覺,一頭栽倒在女子的胸口上。

  女子不停地喘著粗氣,平復心口翻滾的氣血,好片刻才恢復些力氣,伸手將楊開從自己的**上搡開,慢慢坐直了身子,咬著一排銀牙,芳心暗恨。

  不一會兒。突然又**起來,抿著紅艷艷的嘴唇,自語道:“臭小子倒很嫻熟,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哼,本座的美妙豈是誰都可以品嘗的!”

  說著,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衫,恨恨地看著昏迷在地上的楊開,一手將他提起。再次縱身飛起。

  楊開昏昏沉沉地醒了過來。只感覺渾身疼痛,宛若被針扎了一般,周圍并無太大的光亮,只有一個火把斜插在一面山壁上,火焰顫巍巍地跳動著。

  一股如蘭似麝的幽香縈繞在鼻尖,這股香……有些熟悉。正是之前那妖冶女子的味道,也不知道是她的**還是用了什么東西的緣故。

  不濃不淡,嗅之讓人甘之如飴。而且還有一些催情的效果。

  想起那妖女,楊開驀然清醒,警惕萬分地朝前打量過去。

  正見到那個女子就盤膝坐在自己不遠處。一身真元兇猛涌動,雙眸緊閉,也不知在運轉什么樣的功法。

  感受一下自己現在的身體情況,楊開不由臉色一沉。

  力氣倒是恢復了不少,真元也可以游走。但自己整個人此刻竟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禁錮在原地,根本動彈不得。

  而且好像也毒了,一運轉真元就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傳來,慌得楊開連忙沉聲靜氣,不敢妄動。

  這里應該是個山洞,山洞并不深,只有十幾丈左右,自己就在山洞的最里面盤膝坐著,而對面相距不遠的女子堵在前路上,分明是不想讓自己離開。

  打量著這個**,楊開不得不承認她長得極美,而且酥媚入骨,她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仿佛是為妖冶兩字而生,尤其是眼角下的那顆淚痣,讓她看起來嫵媚到了極點。

  似乎察覺到楊開放肆的目光,女子微微睜開了雙眸,美眸迷離一片,蘊**淡淡的春情,水汪汪的勾魂奪魄,她的雙頰上,依然紅暈朵朵,呼出來的氣息也是**炙熱。

  “你醒了?”女子露出一個好看的微笑,饒有興致地打量著楊開。

  “嘿嘿,姐姐這是何意?”楊開神色淡然地望著她,口輕笑著,“你禁錮了我也就算了,還堵著我干什么?”

  女子**道:“不堵著你,萬一你跑了怎么辦?”

  楊開腆著臉道:“我怎么會跑,夜色正濃,小弟才舍不得讓姐姐獨守空閨,其實姐姐大可不必如此,你只需說上一聲,小弟愿為你赴湯蹈火,精盡人亡!”

  女子似笑非笑地嗔了他一眼,回想起之前他在自己身上動手動腳,大占便宜,身體竟沒來由一陣酥軟,不禁恨得咬牙切齒。

  楊開的眼神炙熱如火,一邊**干澀的嘴唇,一邊在女子身上放肆游蕩,眼神充滿了無與倫比的侵略,好似要將女子全身扒光,低聲呢喃道:“其實不瞞姐姐,小弟對你一見如故,再見傾心,姐姐不如放開我,咱們好好說說話怎么樣?我是真心喜歡姐姐的,此心天地可鑒,日月可表啊!”

  女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花枝亂顫,心暗罵這混小子滿口胡話,白皙的頸脖處卻微微有些泛紅。

  見她絲毫不惱,楊開的膽子也大了許多,反正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這女子實力高深,自己根本逃脫不掉,還不如先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如果她真的想殺自己,也沒必要忍到現在不動手。

  女子慢慢收斂笑意,潔白的小手掩著**,媚態橫生,風情萬種,輕聲道:“喜歡我……那你剛才還下那么重的手?你就這么舍得?萬一弄壞了人家怎么辦!”

  妖精!楊開心暗罵,險些再次失去理智。

  連忙守住心神,嘿嘿一笑:“俗話說一回路徑生疏,二回輕車熟路嘛!小弟未經人事,也不知怎樣才能取悅姐姐,剛才確實有些唐突了,不過現在我有經驗了,不知道姐姐有沒有興趣再試一試,保證讓你滿意!”

  “小流氓!”女子貝齒**著,輕聲罵道,眼波迷離。

  楊開的臉皮之厚實乃她生平所見,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簡直一流。他那嫻熟無比的**動作,哪里是未經人事了?分明是情場老手,肯定不知敗壞了多少女兒家的清白。

  雖然她也算開朗的女子,可楊開這般明目張膽的**卻還是讓她有些羞赧,更何況,她現在的身體也不對勁,最聽不得人家說這種話。

  正芳心暗恨間,卻見楊開一正臉色,道:“姐姐是了媚藥?”

  她的狀態,分明就是春情涌動,想要找男人一解心念想,可偏偏能忍這么長時間,讓楊開疑惑不已。

  女子微微一愣,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勉強一笑道:“可以這么說,也可以說不是。”

  “那到底是不是啊。”楊開糊涂了。

  “就當是了,不過這媚藥是我自己的緣故!”女子笑吟吟地望著楊開,也沒有隱瞞的意思,道:“是我修煉的功法要突破了,每一次突破都會這樣,不過這一次在來的路上被人伏擊受了些傷,所以比以前更猛烈些,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擋……”

  “所以把我抓了過來?”楊開恍然大悟。

  心卻是掀起一陣驚濤駭浪,什么樣的功法在突破的時候會讓一個女子產生春情?

  邪功!十足的邪功!

  八成就是采陽補陰的功法!

  楊開心頭一股涼意,真要是在這里被這妖女給采了,那這人生也太悲涼了。

  “我也只是以防萬一!”女子微微點頭,并沒否認。

  楊開此刻被禁錮,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她也沒必要說謊。

  “那為什么找上我了?”

  “那里除了你之外,就只有三個遭老頭子,還有兩個女子……我不抓你抓誰?”女子淺笑嫣然地回道。

  ,這么倒霉!白云風那小子當時怎么沒跟上來?要是他跟上來了自己說不定不用被抓。

  “能為姐姐效力,是小弟的榮幸!”楊開一臉賤笑,深情地盯著她,“不如你也別抵擋了,咱們趁早歇了吧,一刻值千金啊。”

  女子掩嘴**,嗔道:“你想得美!我修煉的這套功法特殊,雖說破了身也可以繼續修煉,但在大成之前一旦破身,修煉速度就要大打折扣,我只差最后一步了,怎會在這里前功盡棄?”

  楊開雙眸熠熠生輝,閃著精光:“原來姐姐白玉無瑕!好好好,正巧小弟我也是初哥,真是天生一對!你可別抵擋的那么辛苦,真要抵擋不住只管來找我就是!”

  心卻是直打鼓,雖然不知道被這**給上了會有什么后果,但看她修煉功法的邪惡程度,后果肯定不會太好。

  所以縱然美色當前,楊開也不敢有絲毫心猿意馬。

  女子深深地凝視著他,迷離的雙眸閃過一絲可惜和哀憐,顫聲問道:“你叫什么?”

  “楊開!”

  “楊開……”女子低垂著眼簾輕聲呢喃了一遍,這才正色點頭:“我記住這個名字了,我叫扇輕羅!”

  “名字很好聽……”楊開不禁皺了皺眉頭,這名字……怎么好像在哪里聽人說過。

  不過這**實力很高,理當是天下有名的高手,有所耳聞也正常,楊開倒沒再去深思。

  “我沒禁錮你的真元,你自己緊守著心神,別失去理智了!”扇輕羅**地提醒著,“你的心智不錯,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抵擋住接下來的**。另外……你最好祈禱我能抵擋成功!”

  “要不然呢?”楊開心涌出一絲不太美妙的預感。

  “呵呵……”扇輕羅輕笑著,沒有回答,水汪汪的眸子盯了楊開一會兒,道:“長的還算俊俏,雖然滿嘴胡話,流氓無恥,但這不是你的本性,所以姐姐還是有些喜歡你的!”

  說話間,臉蛋兒酡紅起來,也不給楊開反應時間,突然閉上了雙眸,一身真元再次鼓蕩!()RQ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