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九十章 修煉神魂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兩百九十章修煉神魂技  楊開面色微變,好在這次有了心理準備,雖然神魂依然痛苦,卻不像剛才那樣手足無措。

  神魂緊閉,緊守靈臺清明,溫神蓮也適時地發揮出作用,一股淡淡的清涼感覺在腦海中蔓延開,疼痛的感覺驟減。

  頓在半空中,楊開深深地吸了幾口氣,等到適應了這樣的攻擊強度,這才繼續往下潛入。

  又深入百丈左右,感覺到周圍兇煞之氣的攻擊仿佛增強了一些,那種難以忍受的疼痛再度傳來,楊開這才頓住身子。

  如此這般,斷斷續續地下潛了千丈左右,依然不見困龍澗底。

  楊開眉頭緊皺,隱隱有些承受不住了。

  此地對神魂的損傷,比起當初在異地中的那一片白霧還要猛烈很多。

  在那白霧之中,白霧只是攻擊神魂而已,但是這里的兇煞戾氣不但會攻擊神魂,種種邪惡也會深入腦海,將楊開本人潛藏在腦海深處的邪惡因子也牽引了出來。

  這里絕對是淬煉神魂,修煉神識力量的寶地!才下潛千丈,楊開便清晰地感覺自己的神識力量壯大了一些。

  如果能在這里長時間的修煉下去,修煉出識海恐怕都不成問題。

  但楊開承受不了太長時間,時間久了,自己的心性恐怕要被周圍的氣息影響同化。

  沉默許久,楊開突然開口向地魔問道:“你會不會什么神魂技?最好是防御用的。”

  “會!”地魔爽快回應。

  “那怎么不早說?”楊開氣苦。

  “老奴掌握的東西,不管是武技功法還是神魂技,全都是邪惡至極的,少主你向來不屑一顧啊。”地魔覺得有些冤枉。

  “這個神魂技也是?”楊開問道。

  “雖然也算,但如果在此地修煉的話,倒無需那些殘忍的手段了,這里的邪魔之氣。本就是修煉那神魂技最佳的場所。”

  “那就別廢話了,趕緊把那個神魂技教給我!”

  “哦……”

  地魔的記憶很混亂,雖然已經被楊開從傳承洞天帶出來兩年多時間,可一直都是這樣。回應了楊開之后,他思付了許久這才將那一招神魂技回想的七七八八,傳授給楊開。

  之宮!

  按地魔所說,想要修煉這個神魂技,必須得找些活人過來。折磨他們。讓他們生不如死,只有在經歷恐懼,膽寒和絕望之后,這些人死后產生的神魂之力才能用以修煉之宮。

  修煉者將死者的神魂收集起來,在自己的腦海中鑄建出一座迷宮般的存在。

  那一道道受盡折磨的怨魂,便是鑄造這個迷宮的磚瓦。怨魂越邪惡,迷宮的威力越大。

  之宮修煉成功之后,修煉者的識海四周便會出現層層疊疊。蜿蜒曲折的通道,這一招武技最大的用處便是防御。

  但它同樣也是攻防兼備的一招神魂技。

  若是有敵人敢用神識力量來攻擊修煉者,神識一旦落入這座迷宮內。將永遠也無法尋找到出路,逐漸地被迷宮之宮內隱藏的怨魂耗盡力量。

  之宮沒有大成境界,因為修煉者可以一直給這個盤踞在識海四周的宮殿添磚加瓦,鞏固擴大。

  它守護著修煉者的識海不被外界侵擾,乃是固若金湯般的防御。

  而此地濃郁如實質般的邪魔之氣。無疑就是最適合修煉之宮的磚瓦。

  這樣的一招神魂技頗合楊開的心意,讓他大為欣喜,當下便趕緊修煉起來。

  不過在此之前,楊開得先熟悉怎樣用自己的神識去抓捕游離在體外的邪惡戾氣,將它們用做鑄造迷宮的基石。

  這個比較簡單,楊開已經修煉出神識,只需要嘗試使用它便可。

  一連好幾天,楊開都在熟悉著神識的妙用,一縷縷漆黑的邪惡氣息被牽引進腦海內,按照楊開自己的構思和設想,化為一磚一瓦,逐漸地鑄造著守護神識的殿堂。

  萬丈高樓平地起,想在腦海中建造一個宮殿也同樣如此,而且還是迷宮一樣的宮殿。

  待到熟悉了之后,動作越發精進快速。

  接連一個月時間,楊開都在困龍澗下千丈處修煉著之宮。

  一縷縷的邪惡能量被神識抓捕過來,深入腦海中消失不見,千折百繞的迷宮逐漸呈現出一個雛形,慢慢地擴大繁冗。

  一個月的修煉,楊開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神識力量增強很多。現在神識蔓延開,足足能查探方圓二十里的動靜。

  神識力量,本就增長的很艱辛,即便是神游境高手,想要在神識上有所造詣也是難如登天。

  它比修煉肉身要困難很多。

  最常用的方法就是修煉神魂技,或者吞服增長神識力量的天才地寶。

  楊開在困龍澗下千丈處這等惡劣的環境中修煉之宮,又有溫神蓮相助,神識力量會變得強大也是理所當然。

  又過了十天左右,之宮終于小成。

  雖然依舊沒能修煉出識海,但楊開已經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在自己的腦海四周,有一層層的防護,緊守著最關鍵的位置。

  這一層層的防護,皆是由困龍澗下溢出的邪惡能量堆砌起來的。

  卻不能影響楊開分毫。

  因為這是楊開修煉出來的神魂技,所有的邪惡能量都已打上了他的氣息烙印。

  之宮初成,楊開自然迫不及待想要試一試。

  所處的位置是在困龍澗下千丈處,這里的兇煞戾氣對他已造不成任何影響。

  縱身朝下跳去,速度越來越快。

  兩千丈,之宮固若金湯,三千丈,之宮依然毫不動搖。

  一直墜落到困龍澗最深處,楊開也沒察覺到這里的兇煞戾氣對自己有什么影響。思來想去,楊開恍然大悟。

  這并非是之宮的防御得力,而是因為自己的這一招神魂技,本就是由此地的邪魔之氣鑄造起來的。

  兩者本是同源,外面的邪魔之氣又怎能影響自己的神識?

  “這招神魂技不錯。”楊開咧嘴一笑。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這困龍澗底的邪惡氣息是多么駭人濃郁,若是沒有之宮守護,自己的神識只怕是會瞬間抹殺。

  “邪魔之氣的源頭,應該在這邊。”地魔的聲音傳來。

  “這邊也是陽氣的來源!”楊開神色有些欣喜,他胸口處的陽源印突突突突地跳動不停,這番動靜很是猛烈。

  有什么陽屬性的寶貝在前方,而且是很貴重的寶貝!

  急忙朝那邊走去,步伐輕快。

  困龍澗很長,一眼望不到盡頭。

  沿路走過,看到了很多白森森的骨頭,踩在這些白骨上,傳來咔咔的碎裂聲,聽起來驚心動魄。

  這些應該都是往年被封進困龍澗中,死掉的凌霄閣弟子。

  懸崖兩旁,還有一些并不高大的樹木,樹上結了些漆黑的果子。

  在這種地方,竟然還有植物生長。楊開隨手摘下一枚果子看了看,只見果子上也是邪氣滿布,入手處更是一股森涼,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邪靈果……嘖嘖,這里居然有這種東西。”地魔嘖嘖稱奇,感慨不已,“怪不得你們掌門的二弟子在這里能活下來。”

  “我也正奇怪他在這里十年都吃些什么呢。”楊開微微一笑,伸手將那所剩不多的幾枚果子全摘了下來,丟進黑書空間內。

  掌門的二弟子并沒有將這些果子全摘干凈,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樣的心理,或許是因為這些果子養了他十年,離去之前留的留念也說不定。

  不過所剩也不多,只有兩三顆果子,這并不是什么好東西,只是里面存儲了大量的邪惡能量。

  繼續朝前走去,不一會兒,在那遮天敝地的邪魔之氣中,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楊開面前。

  楊開瞳孔忍不住一縮,猛地頓住步伐,警惕地朝那邊打量,一身真元暗暗催動。

  在這里,他不敢動用神識,神識一旦離開之宮守護的位置,立刻就會化為飛灰,所以他也不清楚前方那個人影到底是何方神圣。

  可那個人影給楊開的感覺很怪異。

  沒有絲毫生命的氣息,他是盤膝坐在那里的,他身體四周,十幾道漆黑如墨一般的黑色氣息似蛟龍一般翻騰,黑氣遮擋,看不清容貌。

  “死的!”地魔沉聲道。

  楊開暗暗點頭,這才慢慢地朝他靠近過去。

  走到近前,楊開一眼就瞥見此人脖子上有一條鎖鏈般的東西,鎖鏈連接著這人脖子上的一個項圈,另一端拖在胸前,并不長,大概只有一尺左右。

  楊開不禁動容。

  因為他發現這鎖鏈和項圈,全都是以陽屬性的寶貝打造而成的,里面傳來的氣息至剛至陽,比起自己體內的真陽元氣要高出無數檔次。

  隱隱地,楊開感覺自己的真元,與這一條項圈有些親近之處。

  略微一想便明白了,自己在困龍澗上修煉過一段時間,所吸收的陽氣也是由這個項圈散發出去的,能有這樣的感覺并不奇怪。

  此人的衣物早已化為齏粉,一身血肉差不多也已經干癟,但那看似弱不禁風的身軀內,卻蘊藏著讓人心悸的爆發力。困龍澗下的所有邪魔之氣,竟全是由這個人體內散發出來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