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八十章 玄極上品算個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簫浮生考較夏凝裳的時候,楊開和董輕煙也端坐在一旁靜聽。

  簫老顯然是想自己的徒弟也從中學習點煉丹的知識,至于楊開,大概只算個陪襯。

  這一考較,便是整整一天時間,簫老就煉丹之道上的各種情況提問,由淺入深,循序漸進,由易到難。

  夏凝裳一一作答,態度認真,一絲不茍。

  半日后,簫老的神色變得驚喜,一日后,變成了驚駭,看著夏凝裳的眼神也變了味道。

  就好像發現了一塊絕世瑰寶,兩只眼睛嗖嗖地往外冒著綠光,滿是貪婪之色。

  夢無涯在一旁嘿嘿怪笑。

  董輕煙也是滿眼欽佩崇拜地看著夏凝裳,唯有楊開神色如常。

  一日后,簫老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

  “怎樣?”夢無涯斜瞄著簫浮生,一臉得意。

  簫浮生神色凝重,沉吟不語,好半晌才一正臉色道:“基本功和理論所知很扎實,很多經驗比起我這個老頭子也不逞多讓。”

  在考較夏凝裳的過程中,簫老也從她的各種答案中獲益不少。這一番與其說是考較,還不如說是互相切磋,只不過是簫浮生在提問,夏凝裳作答而已。

  “那是自然!”夢無涯淡淡地道。

  但那驕傲和得意之色卻是無論如何也掩藏不住的,嘴角都快扯到耳后根了。

  簫浮生輕笑,大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道:“理論是理論,有時候理論再好,動起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夢無涯當即就象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陰陽怪氣道:“簫老頭你直管出題,老夫這徒兒要是不能讓你心服口服,老夫就跟你姓,管你叫親爹!”

  董輕煙忍俊不禁。當時就笑場了,手捂著肚子,肩膀抖個不停。

  簫浮生也是苦笑嘆息。看著夏凝裳問道:“迄今為止,你煉制出來的丹藥最高是什么等級?”

  “玄級下品吧……”夏凝裳輕聲作答。

  簫浮生身軀一震,老臉立馬變了顏色。不可思議地看著她,仿佛想從她的神色中看出絲毫開玩笑的神色,可那雙星辰般純真的眸子不摻一點雜質,明亮無比,哪有什么說謊的痕跡?

  玄級下品……

  豈不是說她年紀輕輕的,就到了玄級下品煉丹師的水準?

  藥王谷第一天才秦澤今年都三十五歲了,才天級上品啊!論年紀,秦澤差不多是她的兩倍大了。

  世上怎么可能有這等奇才!

  “你煉制玄級下品丹的成功率是多少?”簫浮生正色問道。

  “就煉過一次……而且煉制起來有些吃力。”

  “哦……”簫浮生不禁呼出一口氣,心想這還算合情合理,看樣子那一次也是運氣好才能煉制出玄級下品的丹藥。算不得數。

  連忙換了個問題:“那天級的呢?”

  “未曾失敗過。”

  “什么!”簫浮生一臉震駭,“沒有失敗過?”

  夏凝裳微微點頭。

  “不可能!”簫浮生的眉頭皺了起來,“即便是老夫親自出手煉制,也無法確保百分百的成功率。”

  煉丹術總是伴隨著一定的風險,簫浮生雖然在煉丹一道上登峰造極。可也無法完全地避免這一點,只能說他的失敗幾率很小很小。

  夢無涯怪笑一聲:“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簫兄你若懷疑,只管試一試便知。”

  簫浮生的臉色陰沉不定,好片刻才站起身來,沖眾人一招手道:“隨我來!”

  他當先而去。眾人急忙跟上。

  隨他進了他平時居住的屋子,屋內有一條暗道,直通地底,顯然這云隱峰的地下也是大有名堂的。

  一群人都是武者,輕飄飄地便落了下去,在底下繞了幾個彎,突然來到一個巨大的石室中。

  這個石室足有十幾間房子大小,里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爐鼎,四周還有許多藥架,藥架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藥材,數量之多,儲藏之豐令人乍舌。

  “你這里東西不少啊。”夢無涯一進來便四下打量,撿起這個看看,摸起那個看看,怎么也不愿松手了。

  簫浮生絲毫不以為意,輕哼道:“這是老夫一生辛勞所得。”

  但凡請求簫浮生煉丹的人,總會送上許多天才地寶以做酬勞,這些年慢慢地儲藏下來,這才有了眼前的盛況。

  在石室中站定,簫浮生看著夏凝裳道:“師侄,這里的所有東西你都可以用,選你最拿手的丹藥來煉制,讓老夫好好看看你的手段。”

  “是!”夏凝裳應了一聲,這才在石室中轉悠起來。

  董輕煙和楊開也連忙上去幫忙,夏凝裳找到什么藥材,兩人便替她拿著。

  不大一會功夫,幾人走了回來,簫浮生上前檢查藥材,不禁皺眉:“這些材料可都是煉制天級中品丹藥的。師侄你有把握?”

  夏凝裳微微點頭。

  “那開始吧,看中哪一個丹爐就用哪一個,老夫這里的丹爐可不少。”簫浮生微微一笑。

  “不用的……”夏凝裳輕輕地道。

  “不用丹爐……”簫浮生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見夏凝裳一身真元突然涌動。

  小手撿起其中一味藥材,真元化為縷縷晶瑩的絲線,滲入手上的藥材中,藥力迅速從這株藥材中凝練出來,懸浮于半空,一滴晶瑩雨滴,香氣怡人的藥液很快成型。

  屈指一彈,這一滴藥液便轉交到另外一只手上,在那潔白的手心中懸浮著。

  夏凝裳再拿起另外一株藥材,如法炮制,很快又是一滴晶瑩的藥液出現。

  但凡被抽取了藥力的材料。紛紛都失去了靈性,變成一截枯木般的樣子。

  “我的天……”董輕煙眼中滿是駭然,臉上也是一片震驚。

  這簡直就不是在煉丹,種種神奇手段驚世駭俗。

  簫浮生也是神色驚疑不定,嘴中喃喃不已:“藥液還能這么提煉,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不到一刻鐘。所有的藥材都已被凝成出藥液,匯聚在夏凝裳的一只小手上。

  她舞動著雙手,一道又一道真元打入那些藥液中。片刻后,突然把手一握,天地能量迅速匯聚過來。也不知其中發生了怎樣的轉變,待她再張開手的時候,一粒綠色的丹藥赫然成型。

  通體圓潤,顆粒飽滿,不摻絲毫雜質,丹上,有一道道紋路般的線條,讓整顆丹看起來充滿了靈性和玄奧。

  “丹紋!”簫浮生的雙眼突兀地瞪圓了,忽然驚聲喊道。

  楊開心中一動。

  他還記得第一次見到簫浮生的時候,他剛煉制完一枚丹藥。當時他拿著那一枚丹藥走出來,嘴中喃喃自語的一句話也跟丹紋有關。

  “師叔請檢查!”夏凝裳捏起那一枚丹藥,將之朝簫浮生遞了過來。

  “輕點,輕點,我的小姑奶奶。你的指甲別壞了那丹紋……”簫浮生雙手伸著,顫抖地接過那一枚丹藥,仿佛朝圣一般,面帶虔誠之色。

  “沒出息!”夢無涯適時地揶揄一句。

  “門外漢,你懂個屁!”簫浮生怒罵一聲,這才輕手輕腳地捏起丹藥。放在眼前看著。

  “真的是丹紋……真是丹紋啊。”此刻的簫浮生哪還有一絲大師的風范,渾然象是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突然走進了大城池,一驚一乍,風度丟盡。

  “師傅,丹紋是什么?”董輕煙輕聲發問。

  “丹紋……”簫浮生輕輕地呼出一口氣,“丹紋是煉丹師最高造詣的表現,是丹藥上面的紋路,就如我們體內的經脈,丹紋是丹藥的經脈!”

  “丹分玄天地凡,但是同一等級的丹藥,有丹紋跟沒有丹紋是有很大區別的。出現丹紋的丹藥便是奪天地造化,藥效比起沒有丹紋的丹藥足足要超出一倍!而且,這些丹紋的存在,還可以阻止丹藥靈氣的流逝,無論它放上多少年,藥效不會遺漏分毫!”簫浮生感慨萬千:“老夫煉丹多年,最近幾年一直在研究丹紋,但也只能在煉制凡級丹藥的時候偶爾出現幾顆有丹紋的,地級的基本不會出現,至于天級的……一次也沒有過。”

  話鋒一轉,目光灼灼地看著夏凝裳:“師侄你煉制的天級丹藥,有多大概率能出現丹紋?”

  夏凝裳咬了咬嘴唇,怯怯地看了一眼夢無涯,不知該如何作答。

  簫大師今天受到的打擊夠多了,她實在不忍心說出真實答案。

  夢無涯嘿嘿笑道:“直管說。”

  “大概五六成的樣子!”

  “嘶……”簫浮生倒吸了一口涼氣。

  五六成的丹藥都能出現丹紋,每一顆丹紋的丹藥都是其他的兩倍藥效,這等手段……

  神乎其技!

  神色一震,簫浮生又問道:“丹云呢?丹紋之上的丹云有沒有出現過?”

  夏凝裳緩緩地搖頭。

  “恩,應該是實力不夠,若是你能到神游境,應該就能煉制出丹云了。”簫浮生連連點頭,手足發顫地在石室內度著步,過了一會,突然道:“你們全出去,我與夢兄有些話要說!”

  三個年輕人神色一正,連忙施禮告退。

  片刻后,底下傳來了夢無涯的怒喝:“做你的春秋大夢!老夫平生就這一個徒弟,怎么可能讓給你,早知你是這么個白眼狼,當年就不應該救你性命,讓你死在那幾只六階妖獸口下,一了百了。”

  簫浮生道:“一碼歸一碼,你又不會煉丹,能教給她什么?那么好的一塊美玉,在你手下簡直是暴斂天物,拜入老夫門下才是正經的。”

  夢無涯怪笑連連:“我不能教,你就能教了?”

  “我可以將我平生所學,全部傳授!我能讓她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玄級上品煉丹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