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七十七章 不是這樣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直逃到云隱峰,兩人才放慢速度,楊開狐疑地看著董輕煙,一臉不解,不知道她臉紅什么。

  “怎么搞的?”楊開皺眉問道。

  董輕煙嗔了他一眼,這才深吸一口氣,無奈解釋:“表哥啊,煉丹師之間說切磋,是指在煉丹術上面的切磋,大家取些相同的材料,然后煉制丹藥,以成丹的數量和品質還有煉制時間來論輸贏,不是你這樣……”

  一邊說著一邊還形象萬分地揮舞了幾下小拳頭:“不是這樣滴……”

  楊開愕然,臉色也不禁紅了許多,訕訕道:“他們也不說清楚,我哪知道。”

  董輕煙苦笑一聲:“這是常識啊……幸虧你出手不重,也沒傷到他們,要是真把他們給打傷了,那后果就嚴重了。”

  說著,手拍額頭有氣無力道:“果然武者都是一群只會動手動腳的蠻徒……”

  楊開也尷尬無比,心道怪不得那三個家伙聽說自己答應切磋還一臉興奮,仿佛壓根不知死字怎么寫。

  原來他們以為自己要跟比拼煉丹術……

  那一頓打,吃的真冤枉啊。

  自覺理虧,楊開在回去的路上也是沉默不語,倒是董輕煙每每回想起剛才的事情就捂嘴笑個不停。

  回到峰頂,將今天采集的藥材交給兩個美婦,吃罷她們準備的藥膳之后,楊開與董輕煙各自回屋休息。

  第二日,楊開還沒出門,便嗅到外面傳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香氣入鼻,讓人渾身舒暢。

  好奇之下,楊開打開門走了出來,循著香味來到屋外。

  放眼望去,只見不遠處兩間屋子內,各有一個熱氣騰騰的大缸,缸內正煮著一些千奇百怪的藥材。兩個美婦一人負責一間,正在底下扇著爐火,忙的香汗淋淋。

  “師傅這是要煉什么丹?”董輕煙也走了出來,好奇地打量著,兩只大眼睛中異彩連連,興奮異常。

  楊開看了一會,走上前問道:“要不要我們幫忙?”

  美婦中的香姨聞言起身,笑吟吟地看著他們。點頭道:“恩。”

  楊開擼了擼袖子道:“要怎么做?”

  香姨抿嘴一笑:“你們暫時不需要做什么。這兩爐藥湯是給你們兩個準備的,昨夜熬了一宿,一會就好了。”

  “給我們準備的?”楊開愕然。

  蘭姨點頭道:“是啊。這一個月來,簫老一直在配置各種藥材,你們昨天去采集的那些都放在里面呢。”

  “我也有份?”楊開心頭有些小觸動。要說簫老給董輕煙辛苦準備什么,楊開自然可以理解,畢竟董輕煙已拜入他的門下,是他的衣缽傳人,可自己居然也有一份,這就讓楊開有些意外了。

  香姨微微頷首,道:“自然有,既進了云隱峰,就是云隱峰的人了。你們兩個先去吃些東西,自己準備一番,一個時辰后再過來。”

  楊開張了張嘴,眼中有一抹感動。

  早飯都準備好了,就在廚房里,而且同樣是熱氣騰騰的,應該剛做好不久。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香姨和蘭姨在那邊忙的熱火朝天。楊開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淡淡的溫暖。

  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

  一個時辰后,楊開與董輕煙兩人各自進了一間屋子。

  楊開這邊是香姨在負責,在香姨的指示下,楊開脫去上衣,僅穿了一條單薄的褲子。跳進了藥湯中。

  對云隱峰上的這兩個美婦,楊開一直很敬重。

  她們默默地云隱峰上付出了二十多年。度過了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可是世人只知道云隱峰上有一個簫浮生,從來不曾有人知曉這里還有兩個聲名不顯的婦人。

  即便是楊開,進了云隱峰已經一個月了,日常生活起居都是她們在照顧,無微不至,也只稱呼她們為香姨和蘭姨,并不知她們完整的名諱。

  所以縱然此刻光著上身,神色也沒有絲毫不自然。

  “香姨,現在要怎么做?”楊開感受著四周的溫熱,身心一陣舒坦,不禁開口問道。

  “運轉簫老叫你們熟悉的功法!那一套功法就是為了吸收這一爐藥湯的藥效準備的,并無他用。這些藥材聚集不易,簫老也是耗費了很大精神才完全聚齊,也僅僅只有這兩爐而已,所以你可要仔細了,千萬不要浪費了藥效,辜負簫老的一片好意。”

  “我知道了!”楊開神色凝重地應道,閉上眼睛,運轉起那一套功法。

  隨著功法的運轉,楊開只感覺渾身上下億萬毛孔都舒張開了,藥湯中蘊藏的藥力此刻仿佛化成了一根根利針。

  無所不在,無孔不入。

  順著毛孔就扎進了自己的體內。

  情不自禁地,楊開悶哼一聲,身軀微微有些發顫。

  反倒是隔壁董輕煙那里,傳來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

  董輕煙畢竟是個女子,又嬌生慣養的,哪里承受得了這種痛苦?

  蘭姨的安慰聲緊接著從隔壁傳來,香姨在這邊緊盯著楊開的反應,美眸中閃過一絲凝重,不禁微微動容。

  簫老之前說過,這種以藥湯來洗練身體的做法效果很顯著,但承受的痛苦也是非人般的折磨,之前他還在擔心楊開和董輕煙能否承受,可現在看來,楊開這邊一點問題都沒有。

  疼痛似乎在一點點地加強,片刻之后,不但身體外面感覺到了疼痛,就連經脈和五臟六腑內,也無一處沒有劇痛之感。

  好似有千萬只螞蟻,正在啃咬著自己的身體。

  額頭的汗珠大滴大滴地落下,楊開一身肌膚都變得通紅如血,功法卻毫不停歇,持續運轉。

  這種無邊無際的痛楚足足持續了有一個時辰,驀然間,這種疼痛減緩了許多。

  仿佛達到了一種極限,這種減緩越來越明顯,前后不過片刻功夫,一身的疼痛都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酣暢淋漓。

  楊開忍不住深吸一口氣,緩緩地睜開雙眼,眸中熠熠生輝。

  香姨欣慰地看著楊開,一臉笑容,側耳傾聽了片刻,開口道:“簫老低估了你們二人的承受能力,看樣子那邊也撐了下來。”

  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上的各種藥材,又丟進藥湯里,轉過身繼續在底下扇著爐火。

  那神奇的功法此刻已無需再刻意運轉,在涌入身體內的藥湯帶動下,此刻正在自主地轉動著。

  每一個周天下來,楊開便能感受到自己的一身血肉仿佛堅固了一些,經脈變得更寬更堅韌,體內的真元也越來越純凈。

  “香姨,我這一爐藥湯應該留給董小姐的。”楊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己來云隱峰是另有目的,也曾明言志向不在煉丹,卻不想簫老依然沒把自己當成外人。

  香姨輕笑一聲:“簫老的這一爐湯藥藥效太霸道,一個人一生只能用一次,你家小姐若是用第二次的話,經脈承受不住的。”

  頓了頓,香姨又道:“你別有什么心理負擔。簫老其實也挺看好你,只不過你追求的道路與煉丹師不同。”

  “這一爐湯藥有什么作用?”楊開好奇地問道。

  香姨沉吟一番,耐心解釋:“據簫老所說,可以從本質上改善一個人的經脈,讓你們以后再修煉的時候,更容易淬煉元氣,讓元氣變得純凈。”

  “這與煉丹有關?”楊開皺了皺眉頭,赫然想起第一次見到簫老的時候,他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煉丹師的路,很多人都走錯了,老夫也錯了!”

  楊開至今還記得簫老話語中的落寞和遺憾。

  香姨點點頭:“自然有關。簫老也是最近幾年才參悟出來的,只是醒悟的太晚了。煉丹師……也跟武者一樣,需要精純的元氣打底,才能煉制出好丹藥來,所以他才會用那樣的考驗來選徒。”

  捋一下耳邊的秀發,香姨陷入沉思中,片刻后才道:“簫老曾經說過,若收徒,必定會教他一個道理。”

  “什么道理?”

  “不入神游不煉丹!”香姨苦笑一聲:“或許這不是至理,也不一定正確,但這是簫老一聲的煉丹之悟。”

  不入神游不煉丹!怪不得他直到現在也沒有傳授董輕煙任何煉丹之術,這一個多月來反倒對她的境界增長頗為關心。

  “若你有心學習煉丹之術,反倒是簫老渴望的人才!”香姨苦笑。

  簫老是在要培養煉丹師之前,先培養一個神游境出來,這就要求他的弟子對武道也有一定的追求。

  而楊開對武道的向往顯然符合條件。

  “簫老抬愛了。”楊開微微搖頭,在自己的實力沒成長到一定程度之前,楊開并不準備分心去做其他事。

  煉丹師確實尊貴,也讓世人敬仰,但,這不是楊開的追求。

  “對了,聽說昨天你把云來峰段長老門下的三個徒孫給打了?”香姨叉開話題,生怕楊開過于尷尬。

  楊開臉一紅,抓耳撓腮,囁嚅道:“我不曉得他們說的切磋是比拼煉丹術……”

  香姨抿嘴輕笑,香肩輕顫,好片刻才緩過氣來:“現在外面傳言,云隱峰來了個煉丹術不咋地但打架很流氓的一個弟子!”

  “沒給簫老帶來什么麻煩吧?”楊開有些愧疚。

  香姨搖頭:“沒有,你也沒打傷他們,只是今早有人過來知會了一聲罷了。不過下次注意些,別不分緣由就跟人動手了。”

  “一定一定!”楊開連連點頭。

  這事干的太不地道,每每想起就讓人臉紅。(已經更換域名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