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七十三章 云隱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直耗在那足足有半炷香的時間,楊開才悄悄地運轉元氣,牽引口的濁氣,將之逼至眉心處。

  在外人看來,楊開眉宇間,明顯多了一股淡淡的黑氣。

  秦澤頓時訝然。

  這分明就是考驗到最后關頭才會出現的征兆,之前上場的幾百煉丹師,就只有王齊人和董輕煙走到這一步,只不過前者功虧一簣,后者一舉成功。

  怎么一個護衛也能做到了?

  難不成又是一個適合煉丹的奇才!

  秦澤心情緊張,深深地望著楊開,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簫師叔可是親口跟自己說過,這一次的考驗,只要能找到一合適的傳人,他老人家就心滿意足了。

  現在董輕煙已經通過,若是再通過一個……師叔他老人家豈不是要笑掉大牙?云隱峰一脈將來不但后繼有人,恐怕還能發揚光大。

  正當秦澤心緊張萬分的時候,楊開眉宇間的那一抹黑氣莜地消失不見。秦澤當場就屏住了呼吸,眼眶瞪圓。

  是成是敗就看下一刻了!

  焦心的等待,楊開沒什么反應,許久,秦澤的眼珠子都瞪酸了,卻見楊開的眉宇間又出現一抹黑氣。

  什么情況!

  秦澤實在是懵了,眼前這個少年的反應,不似王齊人那樣張口吐出一道黑血,也不似董輕煙那樣成功逼出黑煙,怎么這黑氣來回地在他眉宇間顯現?跟師叔之前說過的情況都不符啊。

  正焦心疑惑時,那黑氣不見了。

  還不等他定下心。黑氣又浮現出來。

  秦澤一顆心都隨著著抹黑氣的浮沉停跳不定,這種不知結果的等待實在是太折磨人了,尤其對方的種種表現還在成功與失敗之間來回徘徊,更讓人倍受煎熬。

  黑氣浮沉了最起碼有十幾次,面前那個少年才突然把口一張,一道濃濃的濁氣吐了出來。

  伴隨著這股濁氣的吐出,少年整個人都仿佛萎靡了許多。焉頭耷腦,失去了神采。

  我草!你總算是吐出來了。秦澤暗罵一聲,心想你要是再折騰幾次。老子這心恐怕就有些承受不住了。

  不過……怎么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秦澤皺眉深思,難道說這少年的資質堪堪只能達到師叔定下的標準,所以才如此艱辛地通過考驗?這么一想。倒是有些道理。

  “秦師兄……”董輕煙看著秦澤,遲疑道:“他怎么樣?”

  秦澤這才回過神來,哈哈大笑:“恩,不錯不錯,雖然比起師妹你的資質要差上一線,但……勉強算是通過了。”

  又通過了?

  臺下眾人被這句話砸的暈乎乎的。

  之前上臺那么多人,沒有一個成功,就連王齊人都被折騰的吐出一口黑血,可現在,先有一個凡級品的煉丹師通過。這就罷了,她煉丹師的品階雖然很低,好歹也是董家的千金小姐,董家勢力不小,能培養出來這樣的人才眾人也還可以接受。

  但那護衛呢?

  那只是人家董小姐的跟班。這種人,也通過了?

  “秦前輩,那小子該不會是弄虛作假了吧。”底下有人叫囂。

  “是啊前輩,這人連煉丹都不會,更無煉丹師的品階,怎會通過簫大師的考驗?”

  “他肯定是用了什么齷齪手段才做到這一點。我等不服!”

  秦澤臉上的笑容立馬凝固下來,雙眸如電,往下方一掃,冷哼道:“這是我簫師叔親自煉制的毒丹,無人可以弄虛作假。即便是神游境服下此丹,沒有煉丹資質也一樣無法承受。若有不服者,只管上來一試,但若還有人要質疑什么,那便是在羞辱我藥王谷,羞辱我簫師叔!”

  大帽子一扣下來,底下立馬安靜了。

  “草,一個不會煉丹的小護衛都能通過,我就不信了!”一個煉丹師咬牙切齒,一發狠竄上高臺。

  諸多人緊隨著跟上。

  片刻后,一大群人被毒倒……

  整整一藥罐的毒丹,最起碼也有五百顆,待到晌午時分,所有的毒丹都已被人服下,但前前后后,也只有董輕煙和楊開兩人安全通過了考驗。

  也有不少人與王齊人的遭遇一樣,走到了最后一步,卻還是功虧一簣,叫人扼腕嘆息。

  直到此刻眾人才知道,簫大師這次并非是要廣收門徒,他設下這么高難度的考驗,只為尋一個合適的衣缽傳人。

  考驗結束,秦澤笑瞇瞇地走了過來:“兩位師弟師妹,何時隨我上云隱峰?師叔他若是知道這次有兩個人通過,肯定會很開心的。”

  楊開板著臉,一言不發,神色冷酷,他現在的身份就是個跟班護衛,自然不能逾越。

  董輕煙笑著道:“我要去跟哥哥說一聲。”

  “哦,同去同去,趕緊告別一聲咱們就上云隱峰!”

  竟是迫不及待要帶他們進藥王谷了。

  董家藥行三樓處,董輕寒一張胖臉上苦笑不迭,董輕煙那邊通過了簫大師的考驗,這消息早早地就傳到了他耳。

  他雖然知道自己的妹妹從小就癡迷煉丹,卻沒想到她竟能做到這種壯舉。

  拜入簫浮生門下為徒啊!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好事。但畢竟是個女孩子,從小就嬌生慣養的,現在突然換個陌生環境,也不知她能不能吃的消。

  但現在木已成舟,除非董家愿意與藥王谷決裂,否則根本別想再從藥王谷挖人了。

  董家自然不可能與藥王谷決裂,這其關系太大。

  正苦笑連連的時候,風云雙衛神色一動,低聲道:“小姐和楊公子過來了,還有另外一個人,應該是藥王谷的管事。”

  董輕寒一怔,趕緊起身:“隨我前去迎接!”

  還沒走到門口,底下就傳來蹬蹬蹬的上樓聲。

  打開房門,正見董輕煙邁著輕快的步伐,從下面一蹦一跳地跑上來。

  “哥哥,哥哥,我成功了!”董輕煙迫不及待地要將這好消息告訴董輕寒。

  董輕寒板著臉,伸手在她頭上敲了一記,訓斥道:“胡鬧!這等大事,怎地不與我事先商量商量!”

  董輕煙捂著小腦袋,依然笑嘻嘻地,渾沒有絲毫惱意。

  董輕寒剛訓斥完,緊跟而來的秦澤便輕咳一聲。

  董大公子一正臉色,連忙施禮:“晚輩見過秦前輩!”

  “恩。”秦澤淡淡點頭,皺眉道:“董公子,令妹既已通過考驗,便是我藥王谷的弟子,也就是我簫師叔的徒弟,更是我秦某的師妹,她雖依然是你董家人,可你也不能隨意打她!”

  董輕寒愕然。

  秦澤繼續漫不經心地訓斥:“煉丹師是尊貴的職業,與你們這些舞槍弄棒的蠻徒不同,要的是頭腦,頭腦你知道么?你把她腦袋打壞了怎么辦?師妹可是煉丹的奇才,真要打壞了,這損失你承受的起?我簫師叔之怒,你承受的起?我藥王谷之怒,你董家承受的起?”

  夾槍帶棒一番訓斥,直把董大公子訓的狗血淋頭,啞口無言。

  秦澤輕哼了哼,繼續道:“你稱呼我為前輩,煙兒現在是秦某的師妹,論輩分比你要高一截,你怎能出她……這點道理你不懂么?恩?”

  董輕寒瞠目結舌,欲哭無淚。

  心想我就是跟你見個禮,什么話也沒說啊。都知道你們藥王谷護短跋扈,可……可她是我妹妹啊,我連教訓都不能教訓了?沒見過護短成這樣的。

  這都還沒拜進藥王谷呢,你就這樣了,要是真的拜進藥王谷,你還要鬧哪樣啊。

  不過董大公子雖然郁悶無比,可心里也挺歡喜的,秦澤這般袒護他的妹妹,想來進了藥王谷也不會吃什么苦頭。

  “晚輩知錯了!”董輕寒乖巧認錯。

  秦澤這才淡淡點頭:“恩,看你董公子也不象是沒教養的人,知錯能改是好事。”

  董輕寒的胖臉上擠出一絲牽強至極的笑容,笑容僵硬,比哭的還難看。

  秦澤轉過身,看著董輕煙道:“師妹,事宜從速,你與董公子有什么事就長話短說,我在底下等你們。”

  說罷,直接飄然下樓。

  他上來一趟就是來給董輕煙撐腰的。

  待到秦澤走后,董輕寒才咬牙切齒地看著自己妹妹:“有能耐了啊,我要不要喊你一聲董前輩啊!”

  “嘻嘻……”董輕煙嬌笑一聲,走上前晃著自己哥哥的胳膊,軟聲軟氣地道:“爹爹那邊……”

  董輕寒無奈搖頭:“我會跟他說的,相信他也不會阻攔。”

  “恩恩,爹爹會以我為榮的。”董輕煙連忙點頭,心頓時放下一塊大石。

  轉頭看向楊開,董輕寒低聲道:“進了藥王谷一切小心,出了什么事可別連累到煙兒!”

  他指的自然是丹圣峰的事。

  “我有分寸。”楊開應道。

  半個時辰后,楊開與董輕煙下樓。

  秦澤與那三個藥王谷弟子早就等的不耐煩了,一見他們下來,屁股著火似的地往回趕。

  藥王谷十二大山峰,云隱峰坐落在靠近間的位置上,與丹圣峰只相隔兩個山頭。

  來到峰下,抬頭遙望,山野只有一條模糊可見的崎嶇山道通往頂上,兩旁郁郁蔥蔥,一片美景。

  山腳下有一石碑,石碑上刻著云隱峰三個大字,蒼勁有力。

  石碑右下角,還有一行血紅的小字。

  楊開定眼一看,只見那一行小字竟是:“擅入者死!”()RQ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