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七十二章 他不會煉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兩百七十二章他不會煉丹……

  又一次全軍覆沒。

  連王齊人那種煉丹奇才都沒能通過簫大師的考驗,這結果大大地出乎眾人的意料。

  王齊人黯然離去之后,現場靜謐了許久,無人再敢登臺。

  沒人有信心能通過簫大師設下的考驗,都不敢上臺去丟人現眼。

  藥王谷的人從始至終都是不急不躁,無人登臺他們也就站在那里等待著。

  楊開瞥了董輕煙一眼,發現她兩只小手不停地攥緊,張開,分明是緊張到極限的表現,臉上有些躍躍欲試的表情,卻也有些不自信。

  地級上品的煉丹師都失敗了,她一個凡級中品的上去能成功么?

  “有些事情錯過了可能會后悔一輩子!”楊開淡淡地道。

  董輕煙嬌軀一震,扭頭看了楊開一眼,眼眸中閃過一絲深思,旋即眼神就堅定了下來,深吸一口氣,道:“恩,我們上去!”

  楊開微微一笑,與董輕煙兩人同時縱上高臺。

  見還有人敢登臺,底下頓時傳來一片呼聲,鼓勵叫喊的聲音遙遙傳來,讓董輕煙羞澀地笑了笑。

  不過旋即,便有人通過她胸口處的繡飾發現了她的品階。

  “才是凡級中品煉丹師啊……”

  “品階這么低,大概又要出丑了。”

  “可憐一個小丫頭,這要是當中出丑,以后還哪有臉做人?”

  董輕煙將這些話聽在耳中,緊咬著紅唇一言不發。

  那三個藥王谷的年輕弟子倒難得地沖她笑了笑,美麗的女子走到哪都能博得好感。

  “姑娘請!”

  董輕煙輕輕點頭,深吸一口氣,走到那藥罐前,探手拿出一粒毒丹,回頭看了看楊開,一臉的征詢。

  楊開淡淡地點點頭,道:“放心,我先在一旁看著。”

  董輕煙若真的通不過考驗,自己肯定要將她掠走,總不能真讓她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人。

  高臺上除了藥王谷的弟子,就只有董輕煙和楊開兩人,而且楊開的裝扮一看便是這女子的跟班,那幾個藥王谷的弟子倒沒有立刻趕人。

  董輕煙深深地吸了口氣,將毒丹放進嘴中,一狠心吞了下去,這才走到一旁盤膝坐下,運功化解藥效。

  楊開背負雙手,如標槍一般杵在原地,警惕地觀察著董輕煙的動靜。

  半盞茶過去了,她毫無反應。

  一盞茶過去了,她還是沒有反應。

  楊開不禁眼睛一瞇,偷偷地放開神識在董輕煙身上掃了掃,發現她體內的元氣正在迅速流動,焚煉著經脈內的一些雜物。

  這些雜物,應該就是毒丹里蘊藏的毒素了。

  “咦,這丫頭不錯啊,堅持了這么長時間!”底下有人驚奇萬分。

  之前上臺的幾百人,除了那幾個大世家的煉丹師,鮮有人能堅持這么久,而且之前也不是沒有凡級煉丹師上來過,那些人堅持十幾息就已經不得了,但董輕煙的表現卻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她怎么做到的?這又是一個適合煉丹的奇才啊,比之那王齊人也不逞多讓。”

  “我認識她,她是董家的千金小姐董輕煙!”

  “什么,董家的小姐?”

  眾人驚呼中,董輕煙的眉宇間突然浮現出一抹淡淡的黑氣,迅速地,這一抹黑氣變得濃郁起來,旋即,黑氣快速地移動,隱沒入她體內消失不見,反而是董輕煙突然張口,吐出一道肉眼可見的黑色氣息。

  一口氣息吐完,董輕煙愕然地睜開了大眼睛。

  秦澤霍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直板著的臉上終于綻放出一絲笑容,連聲贊道:“不錯不錯,總算有人通過了簫師叔的考驗!”

  通過了?

  幾百人鴉雀無聲,幾乎不敢相信。

  前前后后大概有三百多來自天下各地的煉丹師上臺,其中不乏一些資質出色的奇才,更有地級上品煉丹師那樣的存在,可那些人全都稀里糊涂的失敗了。

  現在一個凡級中品的煉丹師,竟然毫發無傷地通過了?這其中,到底隱藏了什么樣的玄機和奧妙?

  董輕煙也傻了,眨巴著大眼睛愕然地望著秦澤。

  楊開輕咳一聲,道:“小姐,這位前輩說你已經通過了大師的考驗。”

  “什……什么?”董輕煙似乎還沒回過神來。

  秦澤一改之前冷峻的神色,笑瞇瞇親切無比:“姑娘,恭喜你已通過了考驗,從今以后,你便是我簫師叔的弟子!唔……秦某也應該喊你一聲師妹才是!”

  董輕煙怔了許久。

  這才突然一躍而起,喜極而泣,雙手捂著自己的臉,眼眶立馬紅了。

  幸福來的太突然,小姑娘顯然還沒有心理準備。

  手足無措了半晌,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眼淚水兒卻嘩啦啦地流了出來。

  扭扭捏捏許久,董輕煙才沖秦澤道:“煙兒見過秦師兄!”

  秦澤哈哈大笑:“師妹有禮!簫師叔能收下你這個弟子,也是我們藥王谷的福氣。”

  兩人一番寒暄,氣氛立馬融洽不少,直把底下一群人看的目瞪口呆。

  啥時候見藥王谷的秦澤對人這么親切過?每次找他煉丹的時候,他都板著一張臉,好似天底下的人都欠了他的錢。

  可是現在,這廝笑的后槽牙都露了出來。

  原來不是他不會笑,而是自己等人沒能入他的法眼。

  “師妹既通過簫師叔的考驗,那便算做我藥王谷的弟子了,若無事,等會這邊事了,便可隨我等一同進入藥王谷,若是有事,還請早早處理。”秦澤笑著說道。

  董輕煙點頭,她要拜進藥王谷,總要知會一下董家才行。不過事情到了這一步,她相信哥哥肯定不會再阻攔了。

  能進藥王谷,對董家也是增長臉面的事情。想想吧,天下無論哪個勢力都想與藥王谷搞好關系,可董家的千金小姐就已經是藥王谷簫大師的親傳弟子了,這可是得天獨厚的優勢,任誰都比不了的。

  “師兄,煙兒這個護衛也想試一試。”董輕煙看了一眼楊開道。

  “護衛?”秦澤眉頭一皺,淡淡地撇了楊開一眼,雖沒表現出太多的厭惡,可那眼中的不屑卻是顯而易見。

  “煙兒這個護衛自小便保護著我,所以……”

  秦澤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顯然是誤會她日久生情了。

  也沒去深究,只是點點頭道:“既然他想試一試,也無妨,反正簫師叔煉制的毒丹數量不少。”

  說完,又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什么等級的煉丹師?”

  董輕煙紅著臉道:“他不會煉丹……”

  “不會煉丹……”秦澤面色頓時有些不好看,斥道:“不會煉丹來試什么,真把煉丹當成兒戲了么,我藥王谷可不是這么好進的,沒有煉丹之心,如何能通過考驗,不試也罷。”

  楊開淡淡地看著他,道:“敢問簫前輩在設置這個考驗的時候,可曾說過沒有煉丹經驗的人就不能參與了?”

  秦澤嗤笑一聲:“師叔倒沒曾過說這話。但你既然以前從未習過煉丹之術,日后自然也不會在這一條道路上走多遠,沒有將一生都奉獻給煉丹的打算,就莫要來胡鬧,這里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

  楊開神色動了動,淡淡道:“據晚輩所知,簫大師本人也是二十六七歲的時候才接觸煉丹之術的,晚輩今年才十七而已,比簫大師當年還要小十歲呢。”

  這些消息,都是剛才聽人談起的。

  秦澤眉頭一皺,神色頗為不悅。

  底下頓時有人罵道:“你小子算什么東西,竟敢與簫大師相提并論。”

  “簫大師天縱之資,天生就是為煉丹而生,莫說他二十六七歲才接觸煉丹,就算是四五十歲接觸也不算晚,你何德何能與大師相比?”

  “別吵!”秦澤怒喝一聲,底下立馬安靜下來。

  深深地望著楊開,一言不發,好半晌才點點頭道:“你說的也有道理。師叔既然沒說必須由煉丹師來參加考驗,你也算有資格,自去取一枚毒丹吧。”

  楊開點點頭,在三個藥王谷弟子的冷笑聲中,取出一粒毒丹,直接丟進嘴中。

  董輕煙緊張地看著他,楊開微微一笑,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運轉真陽訣,炙熱的感覺四散開,秦澤看的眉頭一挑,不禁暗暗點頭。

  剛才他雖然有些看不起楊開,但現在一感受到他的真元,便知道這少年有些不簡單。年紀輕輕便已到了真元境,這份資質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媲美的,如果他不在煉丹之術上分心,而是專心武道的話,日后必有一番成就。

  區區一個護衛都這么厲害?董家底蘊不淺啊,秦澤實在驚訝。

  那枚毒丹一入腹,楊開便感覺它徹底化開,直接涌進了自己的經脈之中。

  不愧是一代大師親自煉制出來的,這種藥效的發揮實在太快了,別說楊開現在有真元境兩層,就算是剛抵達開元境的武者,只要運轉元氣,也能不費力氣地將藥效吸效在經脈中流淌著,被真陽元氣淬煉焚燒,不能傷自己一絲一毫。

  幾個周天運轉下來,楊開便感覺這些毒素徹底失去了作用,一路向上,直沖頭頂,在口中匯聚成一股濁氣。

  愣了一下,楊開暗叫糟糕。

  董輕煙剛才花費了一盞茶的時間才通過考驗,就已經讓秦澤有些失態,自己幾個周天運轉下來就通過考驗,指不定要引出什么風波。

  速度太快了!

  想到此處,楊開將這一口濁氣憋在口中,始終不吐,同時若無其事地繼續運轉功法。精彩小說盡在著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