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七十一章 全軍覆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兩百七十一章全軍覆沒  短短十息的功夫,便有一個服用毒丹的煉丹師臉色青白起來,毫無征兆地,整個人突然簌簌發抖,額頭上冷汗直冒。

  臺下眾人驚呼一片,萬沒想到簫大師煉制的毒丹藥效如此強勁。

  驚呼聲未落,臺上竟傳來噗噗噗三聲勁響,緊接著,一股離奇的惡臭隨風飄蕩過來。

  卻是那煉丹師一不留神,放了好幾個響屁。

  不少靠的近的人一時不察,將這惡臭嗅入口鼻中,險些沒當場吐出來,個個都流露出厭惡之色。

  那個參與考驗的煉丹師,蒼白的臉色剎那間變得通紅無比,這倒不是藥效的作用,而是臊的。

  眾目睽睽之下,放了三個惡屁,情何以堪啊。

  見無數道充滿憐惜厭惡鄙夷的目光朝自己望來,這個煉丹師頓時無地自容,匆忙就站了起來,從高臺上躍下,惶惶逃竄如喪家之犬。

  “沒本事竟然還要參與簫大師的考驗,不自量力!”

  “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這是哪家的煉丹師啊,傳揚出去日后還如何做人?”

  背后傳來的嘲諷聲如芒刺背,讓他根本不敢停留,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眾人還沒從那人的丑態中回過神,高臺上突然傳來“咚”地一聲輕響,定眼望去,只見剛才服用了毒丹的兩個煉丹師竟然仰面倒了下去,眼珠子瞪得老大,保持著打坐的姿勢,徹底不省人事。

  藥王谷的三個年輕弟子對視一眼,皆是冷哼,然后走到這兩人身邊,卷起一腳將他們給踢了下去。

  態度冷淡,神色倨傲,踢的仿佛只是兩個物體,而不是人。

  但無人敢指責他們什么,事先人家已經告訴過他們。簫大師煉制的這一罐是毒丹了,既然敢上來服用,就要做好被毒倒的心理準備。

  “沒死!”當下有人上去試探了下這兩人的氣息,發現他們并沒有死去,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定住不動,喊也喊不醒。

  “好熱好熱!”又有一個煉丹師突然從高臺上竄了起來,整個人裸露在外的肌膚赤紅如血,散發著滔天熱意。頭頂上熱氣騰騰。不停地撕扯著自己的衣服,不大一會功夫便光著上身,可他仿佛不知。依然撕扯。

  董輕煙俏臉上一片紅暈,趕緊伸手捂住了雙眼。

  高臺下竄上幾個武者,臉色鐵青地將那人拖了下去。這幾個武者應該與那煉丹師是同一個家族的,不想再看他丟人現眼。

  前后不到三十息時間,第一批上次試丹的煉丹師,全軍覆沒!

  眾生百態,中毒之后的癥狀也是千奇百怪。如此慘烈的遭遇,不但沒有阻止那些煉丹師拜入云隱峰的決心,反而越發讓他們熱情洋溢。

  簫浮生煉制那一罐毒丹,分明就是同一種丹藥,但卻能產生這么多種效果。果然不愧是大師的手筆。

  正因如此,這些前來的煉丹師才覺得簫大師煉丹手段神鬼莫測,非常人能揣度。

  待這一批人黯然退場之后,刷刷刷又上去三十個。

  時間流逝,不斷地有人被毒倒,或昏迷不醒,或丑態百出。前前后后兩百多人上場,竟沒有一個安全通過簫大師設下的考驗。

  整個考驗現場一片愁云慘霧。

  又一批人被毒倒,其中一個中毒之后渾身僵硬如石塊,意識卻清醒的煉丹師大叫大嚷:“我不服,我不服!只是一枚毒丹如何能測出我的非凡資質?我不服!我要上云隱峰去見簫大師。簫大師,請給晚輩一個機會!”

  “拖下去!”秦澤冷喝。

  那三個藥王谷的年輕弟子神色冷酷。走到這人面前,直接將他丟下高臺。

  那人兀自叫嚷不休:“簫大師,我能繼承你的衣缽,請給晚輩一個機會啊!”

  “這群人都瘋了。”楊開冷眼旁觀,搖頭不已。

  董輕煙輕聲道:“你不知道簫大師在煉丹界的威望,所以才會這么說。你看看那人,縱然這般丑態,不堪入目,可曾有人嘲笑他?”

  楊開轉頭看去,發現確實沒有人嘲諷于他,大多數人表情平淡,更有不少面帶同情之色。

  “大師在我們煉丹師眼中,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為拜入他的門下,吃點苦頭,丟些人又算得了什么?”董輕煙輕咬著紅唇,臉上滿是緊張和期待之色。

  “你確定要上去服那毒丹?”楊開嘿嘿一笑:“你也看到那些人的反應了,直接昏迷倒地還算是好的,你若通不過這考驗,當場扯開自己的衣服……”

  董輕煙的俏臉立馬白了不少。

  “恩,此地聚集的都是年輕人,我想他們肯定愿意看到那一幕,嘖嘖,董家千金小姐衣衫凌亂,這個飯后談資很不錯。”

  “不至于吧……”

  “就算不會這樣,若是當眾放幾個響屁……”

  “別說了!”董輕煙花容失色。

  無論哪一種丑態,都不是她這種小姑娘能夠接受的,這可是一輩子的陰影,一旦發生,日后就別想再抬起頭了。

  惡狠狠地剜了楊開一眼,董輕煙揮舞著小拳頭:“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想讓我回哥哥那,但我偏要試一試這考驗,為了這一天我可是準備了好長好長時間,都已經到了這里又怎能放棄?”

  說著,聲音又軟了下來,紅著臉道:“要是真像你說的那樣……你可得早點把我帶走……”

  楊開微微搖頭,自己這個表妹看樣子是鐵了心要上臺,現在再怎么勸阻也無濟于事。

  人群中又傳來一陣嘩然之聲:“地級上品煉丹師!這不是王家培養出來的煉丹天才王齊人么?他也來了?”

  “若是他的話,恐怕真能通過簫大師的考驗。”

  “不錯,這下有些看頭了。”

  “看那個,地級中品的煉丹師,是熊家培養出來的。”

  “那個,也是個地級中品煉丹師,是常家的。”

  “大世家的煉丹師終于要出手了,好戲上場了。”

  這一批上去的煉丹師,竟都出自于那些大世家大勢力自己培養出來的年輕煉丹師,來到此地就是為了繼承簫浮生的衣缽。

  剛才上去的人。都是些小地方來的煉丹師,沒人能通過考驗倒也正常,現在一見這群人上場,不少人都翹首以盼。

  人群議論紛紛,一片嘈雜,聲音傳入臺上十幾個地級中上品煉丹師的耳中,這些年輕人皆是面露得意之色。

  他們也顯示出良好的教養,上了高臺。先是沖秦澤一拜。行了個弟子之禮,這才一一上前,走到那藥罐前方站定。

  “王兄先請。諸位之中就只有王兄一人到了地級上品煉丹師的水準,理當先來。”常家的那位煉丹師面含微笑,伸手示意。其他人也都附和。

  王齊人微微一笑,抱拳道:“既如此,那王某就卻之不恭了。”

  說罷,還轉身沖云隱峰的位置遙遙行禮,這才伸手取出一枚毒丹,毫不在意地放進口中,徑自走到一旁坐下煉化。

  他這番姿態,分明是對這考驗志在必得,成竹在胸。否則也不會沖云隱峰的位置行禮了。

  那可是簫浮生居住的山峰。

  三個藥王谷的弟子察言觀色,都忍不住冷笑一聲。

  地級上品又怎樣?簫師叔祖煉制出來的毒丹,就算是天級煉丹師服下,資質不夠一樣會出事。

  這王齊人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三人對視一眼,暗暗冷笑,靜待著事態發展,準備看王齊人的笑話。

  不多時。這群人都服下了毒丹,找好位置坐下。

  臺上眾人化解藥效,臺下的看官們也都屏氣凝聲,一個個伸長脖子觀望,比自己參加考驗還要緊張萬分。

  不愧是來自大勢力的煉丹師們。個個都造詣不凡,資質不菲。先前上去參加考驗的人,最多也就堅持了半盞茶時間。

  可是這群人,卻是在足足一盞茶之后才有反應。

  最先是一個地級下品煉丹師,突然口吐白沫人事不醒。

  緊接著有人竄出高臺,遙遙地幾聲悶屁聲傳來。

  接二連三,這些大勢力的煉丹師們都出了問題,這番結果,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不是這些人浪得虛名,而是簫大師設下的考驗難度已經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

  一炷香后,高臺上只剩下王齊人一個在堅持,其他人全部黯然退場。

  無數人的心情緊繃,如果說王齊人都通不過這個考驗,那他們真不知道到底還有誰可以了。

  許久,王齊人突然身軀一動,眉宇間浮現出一抹淡淡的黑氣。

  自從考驗開始一直端坐在那里八風不動的秦澤突然雙目一凝,眸中精光一閃,緊緊地盯著王齊人的反應。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一抹黑氣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凝實。

  忽然間,那黑氣又消失無蹤,反倒是王齊人哇地一聲,張口嘔出一道黑血!

  人群中傳出一片驚呼,王齊人的這個反應到現在還算是頭一次看到,也不知道有沒有通過考驗。

  王家的武者趕緊竄上去幾個,急匆匆來到王齊人身邊。

  王齊人擺擺手,艱辛地站起身,面帶一絲期待朝秦澤看去。

  秦澤輕嘆一聲:“失敗!”

  王齊人面色一黯,卻也不死心,抱拳問道:“敢問前輩,如何才算通過考驗?”

  秦澤見他也算是個煉丹之才,倒是耐心地多說一句:“其實你剛才只差一步便可以通過了,只可惜……功虧一簣!”

  “晚輩受教!”王齊人苦笑一聲,隨那幾個武者跳下高臺。(已經更換域名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