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六十九章 你怎么知道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董輕煙說的煞有其事,言之鑿鑿,但楊開哪里會信她?

  “我騙你干什么?”董輕煙挺起胸脯,用手拍了拍道:“放心,我保證你能接近想要去的地方!”

  “嘿嘿……”楊開一陣皮笑肉不笑,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董輕煙。

  這笑聲既淫褻又邪惡,董輕煙不禁起了一胳膊的痱子,悄悄吞了口口水,怯怯道:“你笑起來怪嚇人的。”

  楊開一整臉色,也不再與她兜圈子,開口道:“跟我說說,你是怎么知道這些的?”

  “哪些?”董輕煙裝糊涂,神色頗有些不自然。

  “知道我要去什么地方。”楊開瞇眼看著她,**一根手指搖了搖:“不要告訴我這是你哥哥跟你說的,董輕寒不會這么沒分寸!”

  在董家藥行中,他跟楊開談話之前就把董輕煙給支走了,顯然不想讓她知曉楊開的身份,現在又怎會無緣無故地讓她牽扯到其中來?

  而且兩人分開才不到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前董輕寒束手無策,才這么大一會功夫他怎么可能就想到辦法?

  再加上這鬼靈精怪的表妹眼珠子亂轉,楊開要是看不出問題才有鬼了。

  “真是我哥哥告訴我的。”董輕煙一口咬定。

  楊開嘿嘿一笑,一把抓住董輕煙的胳膊,將她朝外拖去。

  “干什么……你干什么!”董輕煙死活不肯走,驚恐大叫。

  楊開皺了皺眉頭:“你再叫我就把你打暈了!”

  董輕煙趕緊閉上嘴巴,卻用盡全力往后退,奈何她實力比楊開低上不少,哪里能退得掉?眨眼功夫就被拖到了門口。

  “你到底要干什么呀?”董輕煙可憐兮兮地看著楊開,一臉的祈求。

  “把你送回董輕寒那,我相信他肯定還沒走!”

  “不要啊……我好不容易跑出來的,把我送回去我就完蛋了!”董輕煙大驚失色。

  楊開咧嘴一笑:“那你告訴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這些的。”

  “好好好,我告訴你!”

  楊開這才松開她。

  董輕煙恨恨地瞪了楊開一眼。揉了揉被抓的生疼的手腕,慢條斯理地整理下凌亂的衣衫,這才氣鼓鼓地坐回**。

  “說吧,要是你敢撒謊,我真把你送回你哥哥那。”楊開正色道。

  “我自己偷聽到的。”董輕煙悄悄地打量楊開,見他面色一沉,連忙補充道:“我沒騙你,真是我自己偷聽到的。”

  楊開笑笑。道:“你怎么偷聽到的?你不過離合境頂峰。如何能瞞得過風云雙衛的神識?”

  在與董輕寒談話的時候,風云雙衛可是一直在監察附近的動靜,如果董輕煙那時候真的在偷聽。肯定逃不過那兩個老家伙的查探。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董輕煙一臉的洋洋得意,坐在床沿邊,兩只小腿來回晃蕩。

  見楊開一臉的不信任。董輕煙頓時不樂意了:“我可是董家的千金小姐,身上豈會沒有一兩件防身的秘寶……呃……”

  “秘寶?”楊開眉頭挑了挑,一臉的意外,什么秘寶能瞞過神游境高手的神識?而且風云雙衛的實力已經在神游境后期了,大概是七八層的樣子,能瞞過他們,這秘寶的作用可真不小。

  察覺自己說漏了嘴,董輕煙一臉的懊惱之色,遲疑地望著楊開。小聲道:“我給你看看可以,你別搶我的。”

  楊開哭笑不得,悶不做聲地點頭,他對那所謂的秘寶也挺好奇。

  見他答應,董輕煙這才鄭重至極地從懷里摸出一塊古玉來。

  楊開定眼看去,只見這塊古玉色澤暗黃,似是渾然天成。但玉中卻有一些交錯的紋路,顯然是被人煉制出來的。

  董輕煙往內灌入元氣,楊開眉頭一皺,發現她一身氣息竟在剎那間消失無蹤。

  董輕煙道:“你還未到神游境,沒有神識的話。是體會不出這件秘寶的妙處的,不過我真的不騙你。就是用它,我才瞞過了那兩個老頭子。”

  她說話的時候,楊開已經放開神識在她周邊查探一番了,發現確實如她所說,神識漫過,她所在地方根本沒有絲毫異常,若是閉著眼睛的話,根本察覺不出這里還有一個人。

  這個秘寶,倒是有些意思!

  “收起來吧,以后可千萬別在陌生人面前**了這東西。”楊開正色叮囑。

  董輕煙嘻嘻一笑:“財不露白,我又不是笨蛋!”

  一邊說著,一邊將古玉收了回去。

  “你都聽到多少?”楊開含笑詢問。

  “差不多……全聽到了。”董輕煙吐了吐**。

  “那你知道多少?”

  “我知道你要去那個地方,我還知道……你真的是我表哥……”董輕煙挺無語的,當日就那么隨口一喊,喊的還真準。

  “你之前說,有辦法讓我接近那里,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董輕煙連連點頭,眼珠子一轉,道:“不過我現在不會告訴你方法的。”

  楊開頓時樂了:“有條件?有條件就提!”

  “別讓我哥哥把我抓回去!”董輕煙趕緊說道。

  楊開皺眉不已,他早就看出來這丫頭是偷偷跑出來的,董輕寒會現身藥王谷,估計也是追著她過來的。雖說自己與董家有些親戚關系,但這畢竟是人家的家務事,自己哪好做主?

  前些日子她還被一群惡人追逮,真要有個三長兩短,董家豈會善罷甘休?

  “表哥啊……”董輕煙見他沉吟,扮出一副可憐的模樣,搖晃著楊開的胳膊,委屈巴巴,“在家里快悶死了,我就出來走走而已,玩幾日就回去了,你別給他們通風報信好不好。”

  楊開沉默不語。

  董輕煙連聲哀求,最后一發狠,道:“你要不保著我。我就……我就昭告天下,告訴他們你就是楊家的公子,看誰日子不好過。”

  楊開不禁揉了揉額頭,頭疼不已。

  換做旁人這么威脅他,直接殺人滅口沒商量,但眼前這位卻不行。

  思付一陣,楊開道:“你的行蹤,我肯定要跟董輕寒說一聲的。”

  董大小姐頓時跳了起來。咒罵不已:“沒良心!臭表哥。我討厭你!”

  “聽我說完!”楊開瞪了她一眼,“但是我也可以保住你,前提是你別給我搗亂。”

  “恩恩!”董輕煙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我保證乖乖聽話!”

  無奈搖頭,楊開也只能修書一封。

  董家藥行,董輕寒大發雷霆:“小姐沒了?怎么會沒了。你們都是吃屎長大了么,這么多雙眼睛盯著,眨個眼的功夫就不見了?”

  面前幾個董家弟子被訓的狗血淋頭,噤若寒蟬,欲哭無淚。

  實在沒辦法啊,哥幾個也沒多少實力,藥王谷內人流喘息不止,小姐又精靈古怪,擠進人群里就不見了蹤影。我們能怎么辦?

  心中這般想,卻也不敢吭聲。

  “還愣著干什么,一個個傻子白癡二百五,趕緊給我去找,找不到小姐你們也別回來了,隨便找個地方把自己剁吧剁吧喂狗,沒用的東西!”董輕寒臉色鐵青無比。

  一群人如夢大赦。趕緊作鳥獸散,心中嘀咕著小姑奶奶啊,趕緊回來吧,再不回來我們可就沒命了。

  “少爺,藥王谷中嚴禁動武。小姐定不會有什么危險的,你別擔心。說不定再等會就回來了。”風云雙衛中的一人開口安慰道。

  “我就怕她跑出去。”董輕寒一臉無奈,“這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前些天才吃過大虧,如今還是不漲記性!”

  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雙衛對視一眼,也不再多話。

  正一頭惱火,門外進來一個小廝,點頭哈腰地問道:“哪位是董家公子?”

  董輕寒沉聲道:“我是!”

  “董公子好。”那小廝諂媚地笑著,“有位客官讓我給您稍個信。”

  董輕寒神色一震:“在哪?”

  小廝連忙將信函奉上。

  火急火燎地拆開,匆匆瞥過,這才放下心中一塊大石。

  那邊風云雙衛其中一人給了送信小廝一些銀子,將之打發,見自家公子緊鎖的眉宇舒展,不禁開口問道:“有小姐的下落了?”

  董輕寒揉著額頭,重重地喘了一口氣,輕聲道:“恩,去楊開那了。”

  “既在楊公子那,倒也不必擔心了。”

  客棧內,楊開給董輕煙又開了間房,就住在隔壁,如此周到安排,讓董家大小姐對楊開好感大增:“表哥你真好!”

  第二日,董輕寒來訪,楊開將事情原委簡單地敘述一遍,董輕寒也是苦笑不迭,董輕煙那般威脅,倒讓他也不敢用強了,萬一把楊開的身份給**出去可不是鬧著玩的。

  無奈之下也只能依著**的性子。

  時間匆匆,一晃七八天便過去了。

  這些日子楊開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藥王谷這里雖然武者眾多,但天地靈氣依然充沛,倒也算是個修煉的好地方。

  時不時地被董輕煙拉出去游玩一番,這些日子接觸下來,楊開驚奇地發現自己這個表妹竟然也是個煉丹師,只不過等級不高,只是個凡級中品的煉丹師罷了,算是剛起步。

  她是董家的大小姐,從小衣食無憂,家族花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培養她,想要什么丹藥直接從家族里拿便是,何須她來煉丹?所以縱然她對煉丹術表現出強烈的興趣,也沒多少實踐的經驗。

  來到藥王谷后,好似來到了天堂一般,這里的一切都讓她流連忘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