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六十六章 趕盡殺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匆忙間被制,然后又被拋回,少女連反應的時間都來不及,直直地朝地面落去。(www.mian花tang.la棉花糖)

  后面追過來的一群人見到此景,皆都神色大振,奔襲中四散開,待少女落下地面之后,眾人已將她團團包圍。

  “小蹄子!這下我看你往哪跑!”為首的一個大漢咬牙怒喝,滿臉煞氣。

  其余人皆是嘿嘿冷笑,更有好幾個人上下打量著少女嬌柔豐滿的身軀,眼中閃過一兩絲隱蔽的淫光。

  楊開察言觀色,將這群人的神色看在眼中,臉色驟然陰冷下來。

  這群人……不是什么好東西!

  少女神色憤懣,緊咬著紅唇,萬分忌憚地看著周邊的大漢,動也不敢動。她的實力不算多強,只有離合境頂峰而已,現在被人包圍,哪里還能逃脫。

  水濛濛的一雙大眼朝楊開那邊望去,尖聲罵道:“你混蛋,你無恥,我詛咒你不得好死,神魂俱滅,天打雷劈……”

  要不是被楊開丟回來,她現在已經沖進藥王谷,早就安全了。想到此處,少女又是委屈又是憤怒。

  楊開輕哼一聲,轉身就走!

  他雖然知道這一群大漢不是好貨,可少女剛才的做法也讓他微怒,打定主意要嚇唬嚇唬她。

  一見他如此絕情無義,少女渾身一片冰涼。

  見楊開欲走,那幾個包圍著少女的大漢互相交匯了一下眼神,當下有兩人悄無聲息地竄了出去。手持利劍鋼刀便朝楊開摸了過去。

  不管這兩人是不是表哥表妹的關系,既已被他撞見,就沒有留下活口的道理。

  少女正欲開口提醒,一柄利劍便已架在了她的頸脖上,冰涼的感覺傳來,少女立馬將提醒的話咽回肚中。

  兩個大漢都是離合境頂峰左右的實力,與少女境界差不多。速度如風,很快便來到楊開身后,兩人手上的武器蕩起一片森冷的幽光。直朝楊開要害處擊去。

  少女忍不住驚呼一聲,一雙大眼睛都瞇了起來,長長的眼睫毛抖動不已。這一刻她不禁有些后悔。

  自己真的不應該把這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拖下水的,剛才也實在是被追的太急了,腦海中靈光一閃,也就那么喊了一聲,卻不想連累他遭此橫禍。

  正往前走去的楊開背后仿佛生了眼睛,在那武器及身之前,身子猛地往前飄了出一截,神奇地避開了兩人的襲擊。

  轉過身,楊開淡淡地看著兩人,嘴角慢慢上挑。詭異地笑了起來。

  這番變故驚得兩個大漢冷汗直冒,當下也知道這少年實力不弱,大喝一聲,元氣催動,施展殺招朝楊開襲去。

  半空中暴起兩道拳影。兩個大漢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身子便被一股大力沖撞的往后飛去。

  半空之中,齊齊嘔血不止,待落下地面之后,已命喪黃泉。

  “桀桀桀桀……”地魔怪笑出擊,在那異地之中。他沒發揮出多少作用,如今好不容易出來了,自然是要大展身手。

  黑氣破空而出,在那兩個死人的身上打個轉又飛了出去。

  那為首的大漢見自己的兩個手下瞬間斃命,也是面色大變,長劍架在少女的頸脖上,冷喝一聲:“上!”

  余下諸人皆都不禁吞了吞口水,齊齊怒吼,兇猛地朝楊開竄去。

  “桀桀……”地魔又襲來,幾個人被這詭異的秘寶驚得面皮直跳,當下便分出一人與地魔的破魂錐戰做一團,其他人余勢不減地襲向楊開。

  碰碰碰……

  三聲悶響,剛沖到楊開身邊的大個大漢都是不由自主地應聲飛出,每個人的胸口處都塌方一般地凹陷下去。

  自進入異地這一年來,與楊開交手的皆是各大小勢力的精英弟子,這些精英弟子每一個都有越階作戰的能力,每一個都能斬殺超過自己境界兩三個甚至更多小層次的敵人。

  但是這些精英在楊開手上依然處處吃癟,就連實力最強橫的武乘儀都難逃一死。

  現在碰到的這些雜魚,哪里會是楊開的對手?

  一人一招,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實力低一些的直接斃命,稍微強一點的也是倒地不起,徹底失去作戰的能力。

  三人的身體剛落下地面,地魔便很沒節操地拋下自己的對手,直接去攝取別人的神魂了。

  地魔的那個對手甚至還沒來得及逃跑,便被楊開一把抓了回來,雙手卡住他的腦袋,狠狠一擰。

  咔嚓一聲脆響,這個人的頸脖直接斷裂,身子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丟下這人的尸體,楊開神色冰寒地朝那劫持少女的大漢一步步走了過去,一身真元透體而出,衣衫無風自動,宛若一尊威風凜凜的殺神。

  少女嘴巴圈成了一個圓形,驚異地看著楊開,似是沒想到這個被她拖下水的少年實力如此強橫!

  他看起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怎么這么厲害?

  她閃爍不已的大眼中已有一層深深的懼意和驚駭。相比較這群追了她好些天的敵人來說,楊開才更象是無惡不作的惡徒,血染滿身的儈子手。

  他殺起人就象是捏死一只螞蟻般簡單輕松,從始至終那冷峻的神色都未曾變過絲毫,眼睛更是沒眨過一次。

  人命對他來說輕如鴻毛,根本未被他放在心上。

  少女膽戰心驚,那個劫持她的大漢何嘗不是如此?

  他雖然有真元境四層的實力,此刻也是肝膽俱裂,神魂皆冒。自己的幾個手下實力他最清楚不過,單對單,他也可以解決,但根本不可能象這個少年這么輕松,這么寫意。

  “這位朋友,一切都是個誤會!”為首的大漢額頭上滲出一片冷汗,忌憚萬分地望著一步步走來的楊開,臉上陪笑:“我們也沒把你怎么樣,朋友就此罷手如何?”

  楊開神色淡漠,一言不發。

  “確實是我等有眼無珠,有錯在先,但你已經殺了這么多,難道還要趕盡殺絕么?”大漢連連后退,自始至終,長劍一直架在少女的頸脖上。

  見楊開依然不為所動,大漢深知今天是不可能善了,當下心中一狠,神色猙獰起來,咬牙低吼:“別再過來了,再過來我一劍殺了她!”

  “你殺!你殺你也死!”楊開依然不緊不慢地朝大漢靠近。

  大漢一瞬間汗出如漿,隨著對面那個少年的靠近,他感覺就象是一堵大山朝自己壓了過來,讓他喘不過氣,一身真元不由自主地運轉起來,手上長劍微微一用力,少女不禁發出一聲驚呼,她感覺自己的頸脖一涼,有一縷溫熱從那里涌了出來。

  “你真當我不敢殺?”大漢色厲內荏地恐嚇。

  話音未落,楊開雙眼一瞇,一股無形的力量自腦海中發出,直沖大漢的神魂。

  這是神識之力!

  神識,不但可以用來感知周邊的情況,更可以用做攻擊。只是楊開還從未有過這樣的經驗,現在也只是冒險一試。

  神識灌入,大漢的表情錯愕了一瞬間,待他回過神的時候,卻見對面的少年已經逼近了自己面前,伸出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長劍。

  大漢怒吼,真元催動,狠狠往少女的頸脖處切去,欲要玉石俱焚。

  楊開眼疾手快,一掌襲向大漢的臉龐,同時一腳掃向那被制的少女,將她自劍鋒前掃開。

  電光火石間,少女應聲竄到一旁,幾縷被割斷的秀發在半空中飛揚,大漢匆忙后退,避開楊開的一掌,手上長劍拖動,在楊開另一只手上拉出一道長長的傷口。

  鮮血飛濺,楊開神色冷峻沉穩,趁勢欺上,握緊鮮血淋淋的拳頭,一拳搗在大漢的胸口上。

  炎陽三疊爆!

  大漢好歹也有真元境四層的實力,猝不及防被楊開打中,倒也不至于毫無還手之力,一柄長劍舞得密不透風,殺招迭起。

  正拼斗間,炎陽三疊爆的三股真元在他體內爆開,大漢悶哼三聲,臉色驟然蒼白。

  地魔直到此刻才有機會撲上,與楊開兩人合力而戰。

  十幾招之后,大漢的胸口被楊開一指洞穿。

  雙目漸漸失去神采,大漢面上滿是苦澀,喃喃道:“瘋子……”

  地魔怪笑,裹著破魂錐沖進他的體內,攝走此人的神魂,旋即化為黑氣沒入楊開體內。

  “少主,感覺到了沒?”地魔輕聲發問。

  “恩!”楊開甩了甩手上的鮮血,“這些人的元氣很狂暴,看樣子是修煉了邪惡功法的人,或者是墜入邪魔之道的武者。”

  武者在離合境的時候,心性會出現兩級分化,所以這個境界才會被稱為離合。

  享受力量提升的快感,無法壓制自己情緒的爆發,被各種情緒左右,這就是所謂的邪士!這些人一般都比較兇殘嗜血狂暴。

  有很多武者都是這樣,實力越高,表現的越突出,最終走向與其他人不同的修煉之路,象楊開剛才擊殺的這些人,就是如此。

  與正常的修煉方式比較起來,哪一種方式修煉起來更好,也沒人能說得清楚,但總體來說,邪士還是不太受人待見的。

  而天下間,最大的一處邪士聚集地,便是蒼云邪地!

  在那方圓幾千里的范圍內,大小魔頭齊聚,邪惡武者遍地都是。

  當初凌霄閣大長老魏昔童給楊開下達的晉級令,便是讓他去蒼云邪地斬殺一名實力不低于自己的邪士,只不過被楊開拒絕了。

  只是……這少女怎么會招惹到這些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