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六十四章 女人,小心玩火自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一卷崛起凌霄閣第兩百六十四章女人,小心玩火自焚  許久許久,紫陌才幽幽一嘆,轉過身離去。

  楊開緩緩睜眼,凝視著她消失的方向,嘴角噙著一抹微笑。

  “少主,那女娃娃剛才有殺你的心思,不過又不知在猶豫些什么,最終放棄了!”地魔開口提醒,他一直在警惕紫陌的動靜,自然將紫陌剛才的神態看得一清二楚。

  “我知道,她做了個明智的選擇。”楊開微微點頭,繼續閉眼參悟。

  半日后,紫陌去而復返,帶回來不少枯木,還有一只野味。

  點燃篝火,烘烤著獵物,紫陌坐在篝火旁一邊取暖一邊靜待著楊開的醒來。

  三日后。

  正當紫陌在切齒咒罵楊開的時候,一股若有若無的劍意突然從不遠處傳來,紫陌的俏臉立馬變了顏色,萬分警惕地站起身來,循著劍意來源的方向看去。

  旋即,神色愕然起來。

  因為這劍意竟是從楊開療傷的坑洞內傳出來的。

  這一股劍意讓人感覺很熟悉,正是幾日前武乘儀施展那驚天劍招時涌出的劍意,可是現在它居然在楊開身上重現。

  紫陌狐疑地望著,秀眉一片緊鎖。

  漸漸地,這股劍意越來越強,提升的速度相當快,不過短短一盞茶的時間,便已到了讓紫陌花容失色的程度。

  就好像,死去的武乘儀又活了過去,再次要施展那驚艷絕倫的一劍!

  轟……

  楊開藏身的坑洞突然爆開,漫天塵土飛揚,一道人影自里面竄出,帶起一抹赤紅色的光芒。

  紫陌驚呼,匆忙后退,驚奇地朝那邊望去,正見到楊開閉著眼睛。手上提著那柄赤紅色的長劍秘寶,一動不動地矗立在原地。

  他一身的真元在跌宕起伏,無堅不摧,如一柄柄利劍加身。

  錚……

  那赤紅色的長劍傳來一聲清脆的鳴動,隨著這一聲響聲傳出,楊開的真元也仿佛被激化,瞬息便有幾百道劍氣浮現在他身旁。

  又是幾百道……

  片刻后,整個天地再一次變成了劍的世界。

  正如幾日前所看到的一幕。震撼人的眼球。

  紫陌捂住了嘴巴。驚愕萬分。

  武乘儀當日可是說過,這一招乃是九星劍派的不傳之秘,怎么楊開也能使出來?

  而且他化出的劍氣,比起武乘儀還要多出不少,武乘儀當日耗費一身真元,也只化出兩千多道劍氣。可楊開此刻所化,足有三千多道。

  三千多道,是楊開的極限。此刻他的神色變得艱辛。

  長劍一震,這三千多道劍氣瞬間融合起來,眨眼的功夫。便剩下只有百來道。

  劍鋒所指,這些蘊藏著巨大毀滅力的劍氣咻咻地朝一個方向激射過去。

  轟轟轟……

  那邊的大地瞬間千瘡百孔,支離破碎!

  楊開閉目感受著,面色凝重。

  九星劍派的不傳之秘,玄階劍技。果然威力巨大!

  這一招比起星痕的瞬間爆發一點都不遜色。不過同樣的,消耗的真元也相當之多,難怪武乘儀施展出這一招之后,看上去疲憊不堪。

  不過萬劍歸一比起星痕也有許多優點。

  因為這一招是由兩部分組成的,一部分是用真元化成劍氣,這些劍氣也可以用做攻擊,另外一部分,則是將這些劍氣融合,練至大成,將匯聚成毀天滅地的一劍!

  武乘儀沒練至大成,楊開也不行。

  不過能習得這一招劍技,楊開就已經很滿足了,至少以后再動用修羅劍的時候,就不再是一味地劈砍,多少也有一招能拿的出手的劍技。

  體內才誕生不久的真元在這感悟中再次交融匯聚,變得如劍鋒一般凌厲,在經脈中急速流淌著,帶起嗚嗚的聲響,楊開神色凝重,一動不動。

  半個時辰后,一股無形的氣場轟然朝外擴散,楊開身軀一震,睜開雙眸。

  真元鏡兩層!

  借助參悟這一招玄階武技,讓自身的實力又上一層樓。

  微微笑著,將修羅劍收起。

  背后傳來腳步聲,楊開轉身望去,正見紫陌神色古怪地朝自己走來。

  距離十幾丈左右,她便停下腳步,臉上雖然巧笑吟吟,嬌媚無限,可那雙眼中卻有一絲怎么也隱藏不住的警惕和忌憚,就在剛才,就在眼前,楊開神奇地又一次突破,她哪里沒感受到?

  這突破的太詭異,一點征兆都沒有,讓紫陌又是羨慕又是欽佩。

  沉默許久,紫陌才開口道:“你既然醒了,那我就走了。”

  她沒去詢問楊開為何懂了武乘儀的劍技,這時候知道的越多對她的害處越大,紫陌是聰明的女子,自然知道什么時候該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去哪里?”楊開歪著頭,笑著問道。

  紫陌一愣,輕輕笑著,聲音嬌柔,理所當然地道:“還能去哪,當然是回天狼了。”

  說著,又掩起嘴巴,媚眼如絲:“怎么?難道我還不能回家了?”

  “別回去了。”楊開淡笑著,帶著一絲不容反駁的味道:“以后跟著我吧。”

  紫陌一愣,嬌笑不已:“跟著你干什么呀!我怎么說也是天狼的人,跟你回你的宗門,處處受白眼,我才不干呢。”

  “你多穿點衣服,看起來跟大漢的女人也沒區別。恩,我少一個伺候左右的侍女,跟我回去端茶倒水,暖床疊被。”楊開一臉認真。

  紫陌微微變色,牽強地笑著:“你說真的?”

  “你以為呢?”

  紫陌終于受不了了,笑容漸漸從臉蛋上褪去,眼中一片寒意和無盡的委屈,皺眉跺腳道:“你這人還講不講理呀?我好心好意地在這里留了三天,一直看護著你,你醒來就要讓我給你當侍女?早知如此,我還不如在你療傷的時候把你殺了……”

  察覺自己說漏了嘴,紫陌趕緊捂住嘴巴。怯怯不安地觀察楊開的反應,強顏歡笑道:“人家只是想想,沒真的要動手,你別生氣呀……”

  “哈哈!”楊開放聲大笑。

  紫陌越發不安,輕咬著紅唇,眉宇糾結,她根本看不透楊開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跟你開玩笑的。”楊開笑著道,“你這么認真干什么?”

  “開玩笑?”紫陌俏臉越發陰寒。咬著牙一字一頓地問道。

  “嗯。”楊開點點頭。“我不會帶你回去的。”

  “你有女人了?”紫陌眼前一亮。

  楊開嘿嘿訕笑。

  得知這一點,紫陌忍不住冷哼一聲,顯然想起楊開在異地之中對她的放肆,心中一陣氣苦,膽子不禁大了許多,蓮步款款。翹臀擺動,直接走到楊開身旁,緊緊地貼著他。挽住他一只胳膊,把高聳的酥胸擠了上去。

  “我改變主意了,我要跟你回去。”紫陌微仰著光潔的下巴。挑釁地望著楊開,“我倒要看看,那女人是什么貨色,能讓你這種無恥的男人神魂顛倒。”

  楊開嘿嘿笑著,饒有興致地側眸打量著她。

  “你不敢了?”紫陌鄙夷一笑。

  “女人。小心玩火!”楊開嘴角邊噙著一抹邪惡的獰笑。

  紫陌花容失色,驀然想起異地中的一切,趕緊如避蛇蝎一般遠離楊開,心中恨的咬牙切齒,酥胸一陣起伏。

  自己確實沒有跟他叫板的資格,神魂被控,真要惹的他狼性大起,在這荒郊野外的……

  “我回去了,我祈禱一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你,我更祈禱你的女人把你甩掉,讓你孤苦一生!”紫陌惡毒萬分地詛咒。

  “等等!”楊開皺了皺眉頭。

  “你還要干什么?”紫陌心中一突,她是一刻也不愿與楊開待在一起了。

  正警惕間,卻見楊開從褲子口袋中取出幾個瓶子,然后又從其中兩個瓶子,各自倒出一滴液體,將之隨手拋來。

  紫陌接過,狐疑地問道:“這是什么?”

  “一滴琉炎液,一滴洗魂露!”

  紫陌神色一震,吃驚地看著楊開,旋即臉上浮現出一抹驚喜交加的神色。

  似是有些不敢相信,她還特意揭開瓶口嗅了嗅。

  “給我的?”確定這兩瓶東西就是琉炎液和洗魂露之后,紫陌寶貝一般地捧在懷中,雙手抓的無比牢固。

  楊開點點頭:“算是這段時間欺負你的報酬吧。”

  紫陌的俏臉上浮現出一抹酡紅,怔怔地看著楊開,好半晌才輕聲道:“其實你這人也不是很壞……”

  “動心了?現在想跟我走還來得及。”楊開咧嘴一笑。

  “滾!”紫陌嬌斥一聲,神色突然又變得無比凝重:“放心,我會偷偷的用它們,不會將你暴露出去的。日后你若是來天狼的話,只管來森羅殿找我,我會好好招待招待你的……咯咯……”

  最后一句話,紫陌說的咬牙切齒。

  “臭男人,保重了!”紫陌輕笑著,身子輕飄飄地朝后縱去,展開身法,很快便不見了蹤影。

  這一下,總算是脫離楊開的掌控了!紫陌心中放下一塊巨石。

  雖然腦海中依然有烙印,可楊開在大漢,她在天狼,何須懼怕?等回到宗門找師傅問問,看他有沒有辦法將腦海中的烙印給解除了。

  遙望著紫陌消失的方向,楊開微微一笑,轉過身也如流星般離去。

  途徑前幾日與武乘儀大戰的地方,武乘儀的尸體已經消失不見了,附近有一個新挖出來的土堆,應該是紫陌處理的后事。

  這女人,倒也心思玲瓏。

  一日后,楊開來到附近一個小鎮上,花錢雇了一輛馬車,告知車夫地點,自己躲在車房內閉關,鞏固著真元鏡兩層的境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