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六十三章 奪敵劍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兩百六十三章奪敵劍技  紫陌在一旁愕然地注視著,不禁撇了撇嘴。

  這兩人分明都巴不得早點干掉對方,將對方挫骨揚灰,碎尸萬段,剛才也是打生打死,斗的熱火朝天,毫不留情,可到了這最后關頭,竟互相交代底細,提醒對方。

  男人……真是奇怪的動物。

  身為女子,而且是心機深沉的女子,紫陌哪里會知道,男人有時候比**還要高傲,在某些特定的時候,即便是死,也不會丟棄自己的這一份高傲!

  武乘儀的高傲,讓他自信這一擊可以解決楊開,所以并不擔心泄露出去會對戰局造成什么影響。

  楊開的高傲,讓他不愿意占武乘儀的便宜,所以回應提醒。

  這是男人的戰斗!

  **……不懂。

  在那兩千多道劍氣包裹中,武乘儀突然動了。

  這一刻,他的神色變得很奇特。凝重中帶著一股虔誠,仿佛他將要施展的不是劍招,而是生命的綻放。

  長劍轉動,劍尖上一抹流光閃耀。

  遮天敝地的劍氣同時錚鳴,嗡嗡之聲不絕于耳,凌厲的劍意直沖蒼穹。

  兩千多道劍氣,陡然消失了一半,只剩下一千多道,隨即,又消失一半,剩下五百多道……

  三百道劍氣……兩百道……一百道……九十道……

  一聲幽幽的嘆息從武乘儀的口中發出,飽**一種惋惜和有心無力。

  嘆息之后,武乘儀面色陡然**,變得意氣風發。

  長劍一抖,九十多道劍氣鋪天蓋地地朝楊開襲來!

  萬劍歸一!

  九星劍派的不傳之秘,向來只有對宗門做出足夠貢獻才有資格習得,武乘儀這一代的年輕人當中,只有他一人學過,可見其宗門長輩對他寄予的厚望。

  這一招劍技若是習練至大成境界萬劍將歸一,那才是足以破開天地,令山河變色的一劍,只不過武乘儀現在實力不夠用盡一身真元,也不過凝聚出兩千多道劍氣,最后也只收斂成九十道劍芒而已。

  即便如此,這樣的一招也威力巨大。

  紫陌的美眸在顫抖,即便隔了近兩百丈的距離,她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刻骨的劍意襲來,周邊的空氣都仿佛變成了利刃,切割著她的肌膚一陣陣被蚊蟻叮咬般的疼痛傳遍全身。

  這一劍……已超過了她能夠承受和理解的范圍。

  剛才武乘儀如果用這一劍來對付她的話,她恐怕早已經粉身碎骨。

  驚恐地朝楊開望去,她不知道以楊開的實力是否能夠接下。

  那邊,楊開的身影已徹底被黑氣包裹,看不清真容,黑暗中,唯有兩只猩紅的眼珠子散發著滲人的光芒,那眼神中充滿了**和冷靜。

  矛盾的結合,怪異無比。

  面對那襲來的九十多道劍氣,楊開沒有躲閃握緊了手上的修羅劍用盡全力地朝前劈去剛才被修羅劍吞噬的邪魔之氣轟然迸發。

  一股讓人心悸不安的波動爆開,以楊開所處位置為中心大地仿佛被掀起,一陣飛沙走石。

  但,修羅劍所指沒有劍氣,也沒有劍芒,什么都沒有。

  這一劍的詭異程度同樣超乎了紫陌的想象。

  劈出這一劍之后,楊開便直起了身子,嘴角上掛著一抹微笑,舉手將那赤紅的長劍抗在了肩膀上。

  那笑容中,充滿了自信。

  武乘儀的瞳孔急速收縮,雖然他沒看到任何攻擊,但心底卻涌出一抹強烈的悸動,那仿佛是死亡的召喚。

  眨眼間,武乘儀的九十多道劍氣便飛至楊開面前,但那空中,突然閃出一個大概碗口大小,黑漆漆的坑洞。

  這一幕看上去古怪至極,就象是有人不小心灑落一滴墨水,滴在一副畫卷上。

  那個黑漆漆的坑洞剛一出現便突然朝四周擴散,它仿佛擁有吞噬一切的力量,黑光過處,紫陌眼前一暗,什么都看不到了。

  黑暗中,噗噗噗的聲響傳來,似是有人被劍氣擊中。

  紫陌心頭一顫,因為她聽出來這聲音來源的位置正是楊開站立的地方,還沒等她發出驚呼,武乘儀那邊竟然也悶哼一聲。

  天地再次歸于平靜。

  好片刻功夫,紫陌才察覺有光亮襲來,眼前的一切漸漸顯行。

  放眼望去,天地清明,夕陽已落幕,天空中晚霞紅艷,將大地染成了血一般的顏色。

  胸腔內傳來劇烈的心跳聲,紫陌緊張地朝楊開望去,只見他依然站在原地,上身的衣服已經全部粉碎,露出結實偉岸的身影。

  那不算強壯,卻一看便知充滿爆發力的身軀上,多出了幾點殷紅,前后都有,一個呼吸的功夫,鮮血從那里涌了出來。

  這是被劍氣貫穿的傷口。

  敗了?紫陌不禁捂住了嘴巴,美眸中一片不可置信。那么強大逆天的一個男人,竟然敗了?

  再看看武乘儀,他同樣也站在原本的位置上,仿佛一直沒動過身子,身軀挺得筆直,如一桿標槍,雙目中滿是桀驁和不羈的神采。

  他的長劍此刻就杵在自己面前,微風拂過,吹動他的衣袍。

  一滴殷紅在他的胸口處蔓延開,漸漸地擴大。

  他的嘴角抽了抽,很艱辛,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表情漸漸僵硬在臉上。

  他眼中的不羈和桀驁漸漸消退,變得空洞無神。

  生機全無!

  紫陌驚呼一聲,神色萬分復雜。

  竟是個同歸于盡的結局?

  “咳咳……”驀然,楊開那邊傳來一聲輕咳,紫陌渾身一個激靈,扭頭朝那邊望去,正見到楊開杵著修羅劍,身形踉蹌,搖搖欲墜。

  “美女……”楊開艱辛地扭頭看向她,嘴邊掛著一抹苦笑,“能不能來扶我一把?”

  這臭小子果然沒死!紫陌貝齒**,眼波流轉,遲疑了一下,腰身款款地迎了上去。

  一百多丈距離,紫陌走了二十多息功夫。

  神色復雜地看著楊開,紫陌心緒起伏。

  要是現在在這里把他給干掉……

  那日后就無需擔心自己腦海中的烙印了。

  但一想在那異地之中,眼前這個男人為自己出頭,怒斃畢修明師兄弟兩人,還在妖獸圍攻下救過自己一命,紫陌又有些下不了手,而且,這一次若不是他,自己也肯定逃不脫武乘儀的魔爪。

  算下來,他已經救過自己兩次了。

  哎,頭疼……

  “把地上的東西撿給我!”楊開喘著大氣。

  紫陌被打斷思緒,低頭看去,只見地上有一個小小的布袋,彎腰撿起,遞給楊開,好奇道:“這是什么?”

  “沒什么,一件小秘寶。”楊開輕笑一聲,將乾坤袋塞進褲子口袋中,然后毫不客氣地一把拉過紫陌,將一只胳膊搭在她的香肩上,整個人有一大半重量壓在她身上。

  “去武乘儀那邊!”楊開示意。

  紫陌嗔了他一眼,卻依然聽話地攙著他朝武乘儀走去。

  來到武乘儀面前,楊開伸手探入他的懷中一番摸索,總算是讓他找到一個小瓶子,瓶子里裝了小半瓶的液體。

  “哈哈!”楊開大樂,自己的猜測果然沒有錯,武乘儀身上也有琉炎液,而且比齊劍星那份還要多不少。

  “這又是什么?”紫陌眼巴巴地看著,雖然明知這肯定是好東西,卻也不好拉下臉皮來討要。

  “以后告訴你!”楊開咧嘴一笑,“找個地方,我先療傷!”

  荒野中,一個土坡的坑洞內,楊開赤著上身,盤膝坐在地上。

  與武乘儀的一戰,受傷并不重,身體上的創傷,也并非是武乘儀的劍氣所傷。

  而是劍意!

  武乘儀施展的萬劍歸一的劍意,貫入了楊開的**!

  他此刻雙手捧著修羅劍,正在感悟著這一道劍意。

  自得到修羅門這一件鎮宗秘寶之后,楊開就動用過一次,是在凌霄閣中與白云風大戰之時動用。

  那時候,他才剛剛將修羅劍煉化入體,根本來不及熟悉它,所以對它的認知,也只停留在天階秘寶上。

  這一年多過去,修羅劍一直在他的丹田中被元氣溫養,與自身契合交融。

  直到如今,總算成為一體。

  這一次的動用讓楊開發現修羅劍并非只是一件天階的殺伐秘寶,它還有很特別的作用。

  那就是奪敵劍技,為己所用!

  只針對于劍技的作用!

  與武乘儀的最后一擊拼殺,修羅劍動用了楊開金身中大量的邪惡能量,形成了一個黑洞,這個黑洞吞噬了武乘儀劍技的殺傷力,只留下劍意襲來。

  所以楊開才沒閃沒避,僅以肉身承受。

  但即便是劍意,也洞穿了楊開的身體,讓他看起來受傷頗重。

  劍意,是一招劍技之中的精神所在,正如一個人的神識。沒有劍意的劍招,只是徒具其形,永遠也發揮不出多少威力。

  楊開此刻就在感悟著這一招的劍意,從中窺探萬劍歸一的奧秘。

  一旦成功,他便有一招可以施展的劍技了。而且,這一招劍技的檔次還不低。

  九星劍派的不傳之秘,乃是玄階的劍技。

  修羅劍的這個作用很奇特,難怪會成為修羅門的鎮派秘寶。不過奪人劍技也是個危險的活,一不留神,恐怕奪取不成,自己就要被重創。

  楊開不急不躁,慢慢地洞悉著,腦海中不斷地回放著武乘儀施展萬劍歸一時的動作和真元波動,修羅劍上也傳來一陣陣奇妙的蘊動,與之共鳴。

  紫陌站在洞口,百無聊賴,神色復雜地看著閉目的楊開。

  她一邊**自己的秀發,一邊抿著嘴唇,在考慮要不要偷襲楊開,殺了這可惡的臭小子,但思來想去,遲遲下不了決心,芳心一片糾結。(。精彩小說盡在著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