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六十章 紫陌之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體內流淌的現在已經不能稱為元氣了,而是真元!

  兩者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丹田內原本有七八十滴陽液,此刻卻只剩下二十來滴。

  但是,每一滴陽液中存儲的能量,都相當于之前的三四滴總和!這樣的陽液,爆發出來的殺傷力,比起以往要恐怖很多。

  真元境以后,武者體內的真元,也是分檔次的。一品至九品,一品為最,九品為末!這樣的劃分雖然并不能算到整個武者晉升體系當中,但卻是世人公認的一種劃分方式。

  一般的武者,晉升真元境,若沒有天才地寶輔助,形成的真元大多數都是九品之列。

  就算輔以一些天才地寶,也只能提升到八品,就算這樣,也是僥天之大幸,足以讓大多數人笑的合不攏嘴。

  這等檔次的真元在戰斗中確實能發揮出比普通元氣更強悍的力量,但畢竟只是末端,碰到真元檔次更高的對手,就算境界超出一線,也肯定不是對手。

  真元的檔次,在武者日后修煉強大中,也會慢慢地提升。

  不過就算修煉到神游境頂峰,若無什么特別的機緣,真元也只不過有三四品,鮮少有人達到兩品之列,至于那一品更只是傳說。

  可以這么說,一個武者在晉升真元境的時候,體內真元的品階將會左右他日后的前途和發展,這是奠定一生的根基。

  那些天才們在晉升真元境的時候,最起碼也是七品真元,甚至有達到六品的程度。越高,他們日后的前途就越好。

  楊開不知道自己體內的真元現在是個什么品階,但肯定不可能是60xs品的,最起碼也是六七品,甚至更高。

  琉炎液,九陰凝元露,哪一樣不是淬煉元氣的天才地寶?都是及難尋覓的存在。楊開卻是兩樣都用過了。

  再加上在離合境的時候自己努力淬煉元氣,如此一來形成的真元,檔次自然不差。

  轉頭看看四周,楊開不禁一愣。

  “地魔,什么情況?”楊開疑惑問道。

  他發現自己現在并不是處在那片白霧之中,而且身旁也沒有那塊能形成洗魂露的石頭了,所處位置,竟是在一片荒蕪的大地之上。放眼望去。遠方郁郁蔥蔥,山林搖曳。

  “前幾日突然有一股奇特的能量涌來,然后少主你就出現在這里了。不過當時你正在沖擊真元境的最后關頭。老奴沒敢打擾。”

  楊開眉頭一皺,不禁恍然。

  看樣子自己是被送出了那一片異地。

  凌太虛當日說過,進那異地之中歷練。無需尋找出來的門路,因為根本找不到,到了一定時候自然就會離開。這個時間有長有短,長則需要兩三年,短則幾個月。

  這一次大概是一年左右。

  異地歷練結束了。倒是可惜了洗魂露,十天左右就能形成一滴洗魂露,若是在那里停留時間長一些,應該能收集更多。

  不過楊開也知足,自己已經收集了十幾滴。

  此地應該是幽冥山。大漢唯一的一處禁地般的存在。當日跟著凌太虛進來的時候,碰到的盡是五六階的妖獸,數量奇多,兇猛無比。

  現在出去,大概也只能依靠自己了。

  左右沒有其他人的蹤跡,應該早就離開幽冥山了。

  那些人都是各自宗門的精英,實力不弱。碰到五階妖獸肯定能應付的來,若是六階的,只要實力不是太強,逃跑總該沒有問題。

  “少主,這里有些古怪!”

  “哪里古怪了?”

  “你不妨飛上半空看一看!”地魔沒有細說。

  楊開點點頭。放開神識,剎那間。方圓十幾里的范圍都印入腦海之中。這一次閉關沖擊真元境,神識也在無意之中增強了很多。

  沒察覺到附近有什么危險和生命的氣息,楊開一展陽炎之翼飛至半空中,低頭往下看去,眼睛不禁一瞇。

  “果然……”地魔吸了一口氣。

  “這里……怎么象是被什么人一掌打成這樣的?”楊開眉頭直跳。

  下方方圓幾十里范圍,一片荒蕪,寸草不生,所有的樹木都成了齏粉,仔細看去,甚至可以看到一個清晰地巴掌印,覆蓋在這方圓幾十里的大地上。

  “恩,應該就是被人一掌打出來的。”

  “什么人實力如此強橫?”楊開大驚失色,這樣的壯舉,這樣的實力,簡直駭人聽聞。

  凌太虛和夢無涯在當今世上肯定是有數的高手,但楊開估計就算他們聯手也不可能打出這個掌印來。

  而且,這掌印看上去有些日子了,最起碼也是半年甚至是一年前留下來的,直到此刻,這里依然寸草不生,可想而之其中蘊藏的力量多具有毀滅性。

  愣了片刻,他突然想起一件事,當初凌太虛與鬼王谷的鬼厲,還有萬花宮的老嫗一起進入幽冥山的時候,凌太虛曾經問過老嫗一個問題,老嫗答的是幽冥山內恐怕有變故,所以那些五階六階的妖獸都被趕到外圍來了。

  時間上也差不多吻合,老嫗所說的變故,跟造成這一切的高手有沒有關系?

  “此地不宜久留!”地魔沉聲道。

  “恩。”楊開點點頭,辨認了下方向,直接施展陽炎之翼朝外飛去。

  以前不敢大肆張揚,實在是因為沒有查探附近動靜的本事,現在有了神識就不同了,神識蔓延開,十幾里范圍一目了然,自然不用再懼怕被人窺探。

  半個時辰后,楊開已飛出了幽冥山。

  落下地面,楊開查探了下位置,辨別方向,朝一個地方信步走去。

  “少主不回凌霄閣?”地魔看出一些端倪,楊開前進的方向,根本就不是回凌霄閣的路線。

  “暫時不回,我要去一趟藥王谷!”楊開點點頭。

  無字黑書第五頁上明確指示自己前往藥王谷一趟,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有什么。上次本想多修煉一段日子,等實力稍微強大一點再去的,卻不想被凌太虛帶到了幽冥山中歷練。

  現在實力到了真元境,自然該去藥王谷看一看。

  晉升到了真元境,楊開現在步法施展開,也比起以往越發地飄渺無蹤,一口元氣能閃出幾百丈有余。

  不過他只是試了幾次,便沒再用步法趕路,這實在是太消耗真元了。

  兩日后,楊開已離開幽冥山千里之遙。

  正行走在一條官道上,腦海中突然傳來一陣心悸不安的感覺,這種感覺并非他自身所有,而是由某一個方向傳達過來的。

  楊開一愣,扭頭朝那個方向看去。

  隱隱地,他總覺得幾十里外有什么異常。

  皺起眉頭,楊開有些疑惑不解,自己的神識現在頂多只能覆蓋到十幾里范圍,幾十里外的動靜如何能夠傳達過來?

  “烙印!”驀然,楊開眼前一亮,總算明白到底為什么能感覺不安了。

  自己在異地之中在紫陌和冷珊的神魂中種下過烙印,現在幾十里外,肯定有她們中的一人遭遇了什么危險,所以自己才會察覺。

  是紫陌還是冷珊?

  想到此處,楊開神色一沉,急忙朝那邊趕去。

  楊開的感應并沒有錯,幾十里外,紫陌正遭遇了有生以來最大的危險,與楊開分別的時候,她的實力到了真元境六層,這么長時間在異地中歷練下來,實力已到真元境七層。

  出身又不低,紫陌可以說是年輕一代的翹楚之輩。

  但是現在,她卻處境堪憂,手忙腳亂地應付來自敵人的攻擊,岌岌可危。

  她的腹部有一道長長的傷口,鮮血染紅了衣衫,步伐凌亂,花容失色,縱面臨險境,也是咬牙周旋,一聲不吭。

  從幽冥山出來的時候,她運氣不好,遭遇了不少妖獸的攻擊,若不是依仗控魂蟲控制了其中一只妖獸,她恐怕早已命喪幽冥山。

  那一戰,她就受了些創傷,控制住的妖獸也為了斷后留在那里。

  好不容易逃離出來,走到這里的時候卻不想遭遇了一個人的截殺!

  這個人她認識,正是楊開之前要尋找的武乘儀。

  武乘儀的實力已到真元境八層!雖然只比紫陌高出一層境界,但一個是有備而來,以逸待勞,一個是受傷在先,猝不及防,戰斗中紫陌很快落入下風,不小心又中了一劍,狀態越發不妙。

  匹練般的劍氣迎面襲來,紫陌神色凝重,取出一塊銅鏡般的秘寶,催動真元激發,化為一面盾牌擋在前方。

  叮叮當當,劍氣打在盾牌上,雖未能傷到紫陌,卻也讓她連連后退,喘息不斷。

  “我只要那奴獸之法!交出來,我繞你一命!”武乘儀手上的一柄長劍遙指著紫陌,面無表情地說道。

  在異地之中,武乘儀親眼見證了天狼武者奴獸之法的強大,自然是企圖染指,這一次伏擊紫陌,為的就是森羅殿的不傳之秘。

  “癡心妄想!”紫陌咬牙。

  武乘儀冷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否則等我擒住你,你想死都難!你這樣有風情的異國女子,我想不少人會有興趣。”

  紫陌眼中一片寒意閃過,突然嬌笑連連:“你也感興趣?”

  武乘儀神色如冰:“我修的是無情劍,不會為女人動心!所以你還是收起自己的小心思,不過我有個師叔好色成性,我想他肯定會很愿意把你收了!”

  紫陌俏臉一變,咬牙怒罵:“變態!”(已經更換域名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