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五十三章 燕瘦環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話是大實話,隔著一層衣服肯定不如身體上接觸方便控制元氣。[www.mian花tang.la超多好]

  寒小七睫毛眨動,輕聲道:“楊師弟是正人君子,你怕什么?”

  夜晗囁嚅:“我不是怕……我……我……哎呀……”

  話沒說完,就撲到柳青如師姐的懷中躲了起來。

  紫陌在一旁嘿嘿冷笑,笑聲意味深長,讓所有女子面色都不自然了。

  “都別出聲了!”楊開瞪了她一眼,然后才伸出一只手,覆蓋上夜青絲的平坦光滑的小腹。

  才一接觸,夜青絲便不禁地渾身一抖,貝齒緊咬,水汪汪的眼睛直視著楊開,仿佛要看進他的心扉中。

  那裸露在外的肌膚,也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光。

  楊開肆無忌憚,毫無愧疚,一雙賊眼在夜青絲身上到處亂瞄,手上也不停歇,真陽元氣被控制的出神入化。

  “小混蛋!”夜青絲哪里看不到楊開的神態變化,對面那雙眼珠子轉的比賊還要機靈,忍不住紅著臉輕罵一聲。

  “又看不到什么。”楊開嘿嘿笑了一聲。

  確實看不到什么,女子都有束胸,夜青絲也沒把衣服全脫下來,就算楊開想看也沒轍。

  “無恥!”夜青絲銀牙都快咬破了,話雖這樣說,可臉上依然有一絲笑意,她是被楊開給氣樂了。

  還真沒哪個男人這么肆無忌憚地占她便宜。

  “正人君子啊……”紫陌在一旁揶揄一聲,淡淡地瞥了一眼寒小七,后者的俏臉頓時緋紅起來。

  剛才她想拿正人君子這個大帽子壓一壓楊開,卻不想楊開根本就不吃這一套,寒小七總算明白之前楊開說的“男人本色”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美色當前,哪個男人不會看幾眼?他要真的無動于衷,那才有問題。

  表面無動于衷。內里齷齪不堪,還不如他現在這樣。

  最起碼,他本性流露,沒有絲毫做作。

  想到這,寒小七微微地呼了一口氣,就當……是給他的報酬了!

  不多時,夜青絲的腰肋處便鼓出一個小突點,楊開正要下手。夜青絲突然道:“你小心點。要是留了疤痕,我可跟你沒完。”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乎這個!”楊開一陣無語,手起刀落,直接切開一道口子,把控魂蟲逼出來焚煉掉。

  “下一個!”楊開轉頭看向諸女。

  諸女互相看著。糾結好半晌,寒小七才硬著頭皮,紅著臉道:“我來吧!”

  身為萬花宮四人中的師姐。她覺得自己要起個帶頭表率的作用。

  說完,大大方方地坐到楊開面前,有條不紊地解開衣服。然后閉上一雙眼睛,入定!

  見她這般姿態,楊開更不客氣了。

  一個接著一個處理。

  萬花宮四人,寒小七的典雅,夜晗的嬌憨。柳青如的嫵媚,花若隱的恬靜,個個氣質不同。

  再加上夜青絲的嫵媚和風淺痕的靈動,燕瘦環肥,楊開可算是過足了眼癮。

  最后輪到了舒小語。

  等她坐到自己面前之后,紅著臉正要解開衣服,楊開卻伸手制止了。

  “你不用!”

  “不是不好控制元氣么?”舒小語輕聲問道。

  “試過這么多次,現在隔著衣服應該也可以了。”楊開解釋。

  聞言,舒小語不禁松了一口氣。

  這還沒完,楊開伸手在自己衣服上撕下一塊布片,然后把眼睛給蒙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夜晗氣鼓鼓地道:“怎么輪到舒小語你就蒙起了眼睛?”

  楊開聞聲扭過腦袋:“人家是有男人的,我不蒙著眼睛,等會陳兄恐怕要找我拼命。”

  “哦。”夜晗深以為然地點頭,說罷又笑道:“你還挺體貼的。”

  “那是……你們以為我是什么人,真是什么色狼了不成?”

  一群女子的神色都有些歉意,只覺得自己好像誤會了楊開。

  寒小七正愧疚間,突然神色一冷,開口道:“剛才……你是不是也可以蒙著眼睛?”

  逼出控魂蟲,只需要他用手和驅動真陽元氣就可以了,眼睛看不看自然無所謂。本來沒想起這一層,現在看到楊開這么做,寒小七頓時警覺。

  楊開沒敢答,臉色訕訕。

  寒小七的嬌軀頓時簌簌發抖起來。

  諸女子互相看了一眼,旋即冷笑起來,沖上前去,一堆粉拳砸了下來。

  半個時辰后,鶯鶯燕燕一群女子有說有笑地與其他人匯合,陳學書第一個竄了過來,拉著自己師妹的手,焦急地問道:“怎么樣,怎么樣?”

  舒小語將剛才的事說了一遍。

  陳學書頓時感激涕零地看向楊開。楊開顧全他男人顏面和尊嚴的做法,無疑讓陳學書很感動。

  一抬頭,正見楊開鼻青臉腫,好不狼狽,當時就震驚了:“楊兄,你……”

  楊開苦笑不已:“小傷,小傷……”

  “活該!”紫陌在一旁幸災樂禍。

  楊開不以為意,想了想,從乾坤袋中取出兩瓶療傷丹,遞給陳學書。

  “楊兄這是干什么?”陳學書接過,疑惑不已。

  “你幫大家收著,以備不時之需。另外,如果碰到了武乘儀這個人,千萬不要輕信。”楊開神色凝重的叮囑。

  “怎么了?”聽他說起武乘儀,眾人都圍聚了過來。

  楊開簡單地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罷,所有人臉上的神色都不好看。

  左方怒罵道:“是了,我就說齊劍星怎么突然消失不見了,原來是被武乘儀派出去截殺楊兄。上次問他的時候,他還跟我說只是去探路,幾日便回。”

  陳學書更是憤怒不已:“這人好生的心機,好歹毒的手段,只為一瓶療傷藥,竟要趕盡殺絕!”

  寒小七皺眉:“原來我們都看錯他了。若真繼續跟在他身邊,說不定會遭遇什么不測。”

  為了一瓶療傷藥,武乘儀能對楊開下毒手,保不準他為了血珠會對身邊這些大漢武者出手,這么多人,這么多血珠,而且全都是真元境的高手,足夠他武乘儀晉升一層。

  “下次碰到他。姐姐幫你教訓他!”夜青絲眉宇含煞。她來自海外,對九星劍派毫無顧忌。

  現在這一群人抱為一團,天狼國的妖獸大軍也不復存在了,除了武乘儀之外,就只剩下赤血和那只六階妖獸需要提防,不過縱然有六階妖獸奴役。赤血想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對付這么多人,還是有些不太現實。

  一句話,這一群人在這里。只要不分開,就是無敵的存在。

  陳學書卻從楊開的言談舉止中看出了些端倪:“楊兄,你這是……”

  楊開微微一笑。抱拳道:“我要離開。”

  一群人神色微變,夜晗問道:“你要走?為什么要走?”

  楊開緩緩搖頭。

  夜青絲媚眼轉了轉,上前道:“是不是因為剛才打了你一頓,你不舒服?要是這樣的話,姐姐讓你打還一頓。手腳輕一點就行了。”

  “沒有的事,我只是有自己的考慮。”楊開并未多解釋。

  聽到這句話,紫陌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心頭微有觸動。其他人也多少猜出了一些什么,看了看紫陌又看看楊開,欲言又止。

  “就這樣吧。”楊開微笑,轉頭看向冷珊:“你也留下來與他們一起。”

  一邊說著一邊在心中呼喚了一聲地魔。

  哪知又是毫無反應,楊開知道這老魔肯定是把自己封禁了,解開封禁之后溝通一遍,正色地望著冷珊道:“我與你們鬼王谷有仇怨,金豪是我殺的,于成坤也是我殺的,他日你若想替他們報仇,只管來凌霄閣找我。”

  若是十幾天前,楊開肯定不會留冷珊性命,但這一番患難與共下來,再殺她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冷珊睫毛閃了閃,搖頭道:“不用了。”

  楊開微微一笑:“如此最好。”

  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看她的額頭,沉吟道:“送你的禮物暫時我沒辦法收回,等我到了神游境再說吧。”

  冷珊微微點頭,擠出一絲微笑:“我相信不會太久!”

  她自然知道楊開所說的禮物是什么,無非就是她腦海中的烙印。烙印不解,她永遠是楊開的奴仆,生死不能自控。

  這一點上,楊開并沒有欺騙她。那烙印是地魔幫他種下的,而且無論是紫陌還是冷珊,都是自己把神識送到楊開手上,才得以完成,若不是這樣,根本沒辦法種下烙印。

  但想要解除就沒這么簡單了,必須得楊開自己施展手段才能解除。

  “各位,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就此別過,后會有期了。”楊開微笑抱拳。

  “保重!”

  楊開轉過身,如流星般離去,紫陌一言不發,沉默跟上。

  好半晌,陳學書才道:“其實,那天狼的女子跟著我們也沒什么不妥。楊兄顧慮太多了。”

  夜青絲嫵媚一笑:“你敢保證自己能用平常心帶那個天狼的女子么?”

  陳學書一愣,苦笑搖頭。

  紫陌曾經與他們為敵,又是天狼的武者,手上掌握著控魂蟲這種逆天的寶貝,沒人可以用平常心對待。

  她留下來,眾人固然會看在楊開的面子上不為難她,但肯定會處處提防她,而她身為一個外人,心里自然也不會太舒服。

  楊開肯定也是出于這一層考慮才帶她離去的。

  “冷珊,那女子真是楊兄的婢女?”陳學書好奇心起,刨根問底。

  冷珊看了他一眼,神色冰冷,轉過身,丟給他一個背影。

  “我說錯什么了?”陳學書無語,那一瞬間他看到冷珊眼中的厭惡之色,殊不知那問題也戳中了冷珊的痛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