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四十九章 我才是大漢的武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兩百四十九章我才是大漢的武者  打殺聲震天,十七八個人圍成一個大圈,將后背的防御交付給旁人,這一刻,屬于近十幾家宗門的精英,聯合成了一個整體。

  不時地有妖獸斃命倒下,武者們卻在酣暢淋漓地揮灑真元。

  隨著血腥味的蔓延,妖獸們也被激發出了兇性,仿佛發了瘋似的,不要命地進攻。這一群人本來對付五十多只妖獸綽綽有余,但楊開和紫陌兩人的到來,也將另外五十只妖獸牽引了過來,一時間諸人壓力大增。

  伴隨著一聲慘叫,一個武者險些被一只五階妖獸破開胸膛,鮮血淋淋,雖未死卻也受到重創。

  他也相當機靈,立馬朝后退去,縮進人群包圍的圈子中,周邊的人也趕緊將他露出的缺口填上。

  “能控制妖獸么?”楊開百忙中問了紫陌一聲。

  “正在努力,但是很難控制!”紫陌咬著牙,一邊施展殺招,一邊放出自己的控魂蟲。可是那些妖獸全都在飛奔移動,控魂蟲根本無法發威。

  一炷香左右,紫陌才控制不到五只妖獸,而且這五只妖獸被控制之后,用不了多久便命喪在其他妖獸的攻擊下。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真元的消耗和人員的受傷,局勢漸漸危險起來。

  “怎么辦?”紫陌急的一頭汗水,這么長時間打下來,妖獸才死了三十只,而且大部分都只是四階妖獸,那些還活著的五階妖獸才是能對眾人造成生命威脅的存在。

  楊開咬牙苦撐,他這邊倒不虞擔心會被突破封鎖,一身實力全開,根本沒有妖獸能夠接近。

  聞言沉思片刻,這才喊道:“大家都留一點真元,若實在不行……就御空飛走!但是切記。絕對不要一個人提前走!”

  寒小七揚聲道:“你喊話就是!我們聽你號令!”

  夜晗有些擔憂:“你怎么辦?你才不過離合境……”

  大家都能飛,就楊開一個飛不了。一旦到了那時候,他肯定要被妖獸們給撕碎。

  “我帶他走!”紫陌神色冰冷地說道。

  不少人忙里偷閑,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但這并不是萬全之策,真元境武者雖然可以飛行,可速度并不是太快,而且太消耗真元,妖獸們若是追擊。只會陷入更大的危險。

  白熱化的戰斗依然在持續。不斷地有人受傷退進大圈子中,眾人也在一點點地收縮防線,與此同時。妖獸們也死傷無數。

  片刻后,宛若回光返照,妖獸們的進攻突然加強了許多。眾人一時間應付的手忙腳亂,疲憊不堪。

  楊開神色沉靜,一邊觀察著局勢一邊在心中權衡,考慮最恰當的退避時機。

  正沉思的當口,幾只妖獸突然不要命地從側旁殺了過來,紫陌和冷珊兩人并肩而立,齊心協力,好不容易才將這幾只妖獸攔下,正酣戰中。兩只五階妖獸躍過獸群,在半空中張開大嘴,一左一右,對準她們撲了過去,獠牙閃爍著森冷的幽光。

  兩女神色大變,剎那間渾身冰涼。

  她們現在應付的手忙腳亂,捉襟見肘。哪還有余力去對付五階妖獸?

  指望別人?更不要想了,大家面前都有要對付的敵人,就連楊開也是如此!一旦讓這兩只五階妖獸撲咬上,恐怕不死也得重傷。

  正驚恐間,楊開卻是絲毫不顧自己面前的妖獸。任由它撲到自己身上啃咬著,神色變得無比凝重。眉宇間一片認真凝重,雙掌上元氣兇猛涌出。

  左手白虎印,右手神牛印,雙印交融!

  一道幽光竄了出去。

  奴獸印!正中其中一只五階妖獸身體。

  旋即,這只五階妖獸齜牙咧嘴,沖身邊的同伴撕咬過去。兩只妖獸瞬間戰做一團,紫陌和冷珊的危機化解無形。

  一臉心有余悸地朝楊開看了看,兩人的眼眸中都閃過一絲感激。

  她們兩個無論是誰,之前都有要取楊開性命的念頭,只不過陰差陽錯被楊開給陰了一把,反被控制。

  這些日子相處下來,無論是紫陌和冷珊,雖然表面乖巧,可心里卻無時無刻不在想把楊開給干掉,好解除自己腦海中的烙印。

  這種念頭從未減弱過,即便此刻也是如此。

  但不可否認,楊開不顧自己安危救她們一命,依然讓紫陌和冷珊心頭有些觸動。相比較自己的同門,這個控制了她們,多次折磨她們,甚至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的少年,好像更可靠一些。

  “他媽的!”楊開怒罵,剛才那么一點時間的耽擱,他竟被自己面前的妖獸給撕下一塊血肉,雖然傷的不重,可也鮮血直流,當下怒吼一聲,元氣狂暴,兇猛出招,招招斃命。

  牽一發而動全身,兩只五階妖獸的偷襲不成,整個戰場上的妖獸仿佛都沒了干勁,進攻了一陣之后,便有妖獸逃走了。

  短短半盞茶的功夫,所有的妖獸都跑的干干凈凈,沒跑掉的都已被擊殺。

  諸人站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每個人身上都是鮮血淋淋,模樣疲憊不堪,看著滿地的妖獸尸體,皆都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覺。

  也不知道是誰突然放聲笑了起來,仿佛平靜的湖水被扔下一塊石子,蕩起的漣漪帶起了所有人的激動喜悅的心情。

  大笑聲接連不斷地響起,就連那些女子此刻也是抿嘴微笑著。

  活了!活下來了!雖然艱辛,雖然不可思議,可大家就這么活下來了!本以為被姚河姚溪兩人控制之后,早晚都難逃一死,但是現在,無一人死去!

  而這一切,都得歸功于楊開!

  若不是他出其不意干掉了姚河,又與紫陌兩人襲殺姚溪,等待這些人的肯定是必死的命運。

  “我欠你一命!”問心宮的左方轉頭看過來,神色誠懇地道。

  楊開微笑點頭。

  “我們都欠你一命!”寒小七抿嘴一笑。

  大戰過后,眾人皆是毫無形象地休息恢復,這一戰下來。近八成的人受傷,完好無損的只有寥寥幾個。

  這些傷都不是致命傷,只要調養的好,頂多半個月就可以恢復。

  楊開也沒吝嗇,從乾坤袋中取出一瓶療傷丹分給受傷的人服用,越發讓那些人感激連連。

  劫后余生的喜悅過后,一片愁云又籠罩了下來。

  這種憂愁來自于之前倒地不起的兩個武者。

  姚溪在臨死之前,命令她控制的武者襲殺楊開和紫陌。可無人應答。憤怒之下,姚溪施下懲罰,企圖逼迫這些人。

  這懲罰。就降臨在那兩個武者頭上。

  一個是問心宮的厲心遠,也是左方的師兄,一個是畢修明的那個師弟。之前對楊開冷嘲熱諷的其中一人。

  眾人圍聚在他們身邊,愁眉不展。

  “怎么樣?”楊開擠進人群中開口問道。

  左方神色黯然,苦笑一聲:“師兄的丹田被那蟲子鉆破了。”

  楊開面色微變,遲疑道:“那他的修為……”

  左方緩緩地搖了搖頭。

  丹田被破,一身元氣散盡,雖無性命之憂,可從今以后也只能淪為一個普通人,永遠也無法再修煉,除非尋覓到能修補丹田的絕世良藥。

  但。這種丹藥也只存在于傳說之中,哪里去尋?

  厲心遠是問心宮的精英,能進這處地方,他的資質實力自然不會太差,但現在只是因為一只小小的蟲子,卻害得他再無法修煉。

  厲心遠此刻一臉的灰敗,神色木訥。仿佛失了魂魄,這種打擊無人能夠承受。

  和他的沉默相比,另外一個有同樣遭遇的人就顯得狂暴多了。

  這人是畢修明的師弟,之前與畢修明三番兩次唾棄嘲諷楊開,也不知是不是惡有惡報。姚溪選擇懲罰的時候,把他也算進去了。

  這人緊緊地抓著畢修明。眼淚縱橫,泣不成聲:“師兄……我還能修煉,我的丹田沒有壞,對不對?”

  畢修明陰冷著臉,嘴唇蠕動了幾下,卻不知該如何開口安慰。

  一群人都默然,心中悲涼,雖然眾人之前與他相處的都不是很愉快,他更對楊開態度惡劣,但再怎么說,也都是大漢的武者。

  “師兄,你告訴我,我是不是廢了?”那人臉紅脖子粗地低吼。

  畢修明這才神色艱辛地點了點頭。

  “不可能的!”這人的神色突然猙獰起來:“不可能!區區一只蟲子,怎會壞了我的丹田?我天資出眾,入宗修煉不過十年,便已到真元境三層的境界,我會成為神游境高手,我會成為天下間數一數二的強者,我……”

  嘶吼間,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將目光轉向站在一旁的紫陌:“對了,她是天狼的武者,她一定知道挽救的辦法!”

  聞言,眾人眼前都是一亮,連厲心遠也不由自主地看向紫陌,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滿了期待和緊張之色。

  紫陌神色平淡,緩緩地搖頭:“我沒有辦法!”

  厲心遠的眼神再次暗淡下去,畢修明的師弟咆哮不已:“賤人,你是天狼的人,那蟲子就是你們帶來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一定知道,卻不愿意施救!”

  紫陌俏臉一寒,殺氣騰騰地看著他。

  楊開的神色也瞬間冷了下來。

  察覺氣氛不對,陳學書開口道:“你別這么說,蟲子雖然是他們帶來的,但對你下手的人并不是這位姑娘,更何況,你這是丹田損壞,誰能挽救的了?”

  那人嘿嘿冷笑:“怎么?之前她可是攻擊過我們,現在你卻幫著她說話了?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那是天狼的賤人,我才是大漢的武者!”

  .皖1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