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三十七章 奴獸的奧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短短三十息功夫,楊開便一劍削去了金豪的一雙鬼爪,失去了最重要的雙手,金豪再無反抗的可能,倉皇逃竄,連御空飛行都無法做到,被楊開和那只五階妖獸聯手斃于劍下。

  金豪一死,另外兩只一直在旁邊作壁上觀的妖獸仿佛得到了什么指令,齊齊奔逃。

  楊開從始至終都在警惕它們的動靜,知道這是天狼國武者奴役的手下,雖然有心斬殺,但它們的速度太快,一時半會恐怕追擊不上,為防生變也只能任由它們離去。

  輕輕地喘了一口氣,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那只五階妖獸,楊開微皺的眉頭漸漸舒展,眉宇間蕩起一抹喜色。

  這一戰,比起當日與九星劍派那個弟子的戰斗還要輕松。

  地魔的存在,這只五階妖獸的臨陣倒戈,都是金豪斃命的關鍵。

  金豪恐怕死都想不明白這只他帶過來的妖獸為什么會對其下手。

  一切的根源,便在于獸魂技。

  這也是楊開無意之間摸索出來的用法。前些日子他遭遇一只五階妖獸,本來只是想施展獸魂技,召喚兩只獸魂助陣,卻不知因為什么樣的原因,兩只獸魂竟然合二為一,化作了一道幽光,竄進那五階妖獸的**。

  隨后這五階妖獸居然聽從了楊開的號令!

  這個無意間的發現讓楊開有些欣喜若狂,最近一段時間他一直在**尋求其中的奧秘,卻始終有些不得要領,就連施展這一招式也是時靈時不靈,經常鬧出些烏龍。

  而且現在碰到的妖獸也是越來越少。讓他根本沒有多少試驗對象,頗為遺憾。

  不過這一招的名字他倒是起好了。

  白虎印和神牛印合二為一,形成的武技便叫奴獸印!

  分則能召喚兩只獸魂助陣,合則形成新的武技。

  與金豪的戰斗,奴獸印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若不是最后關頭那只五階妖獸沖上來偷襲,以金豪的手段和實力,極有可能會逃走。

  這一招若是用的好了,比起白虎印和神牛印的威力絕對大的多。兩只獸魂雖然攻擊也是不凡,但整體實力還是有些弱。加起來也就只相當于眼前的這一只五階妖獸的戰斗力,只是勝在數量多一個。

  三十里之外,正閉目打坐的紫陌猛地睜開了眼睛,美眸中閃過的詫異之色比起剛才還要濃郁幾分。

  而站在她身后不遠處的冷珊同樣也是如此,俏臉上滿是驚訝,怔怔地望著楊開所在的方向出神,眼中有些悲慟。也有些快意和兔死狐悲的哀傷。

  金豪畢竟是她的同門師兄,雖然此前他答應紫陌的要求讓冷珊厭惡痛恨,可人死如燈滅,他也不會再回來占有自己,沒必要再計較那么多了。反倒是自己,現在孤身一人,被這天狼國喜怒無常的女子掌控在手,前途未卜。

  在金豪死去的同時,兩個女子都通過不同的手段感應到了。

  “你師兄……死了呢。”紫陌緩緩起身,淡淡地撇了一眼冷珊。

  “死的好!”冷珊冷笑一聲。

  “呵呵……確實。好沒用的男人,太讓我失望了。”紫陌**著,秀眉一蹙。沉吟道:“不過多少也有些手段,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將他擊殺,果真是個高手!”

  說著說著,紫陌的眼眸亮了起來,仿佛發現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俏臉上一片興奮。就連呼吸都有些微微急促。

  腳步輕移,紫陌朝楊開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那匍匐在地的幾十只妖獸急忙站起,跟上紫陌的步法。

  冷珊看了一眼,一言不發,同樣跟上。

  她知道自己沒有逃跑的可能,不提這幾十只妖獸自己無法應付,便是紫陌種在自己身**的東西,就足以掌握她的生死。

  楊開將金豪死后凝成的血珠收起,然后扭頭望著自己身邊這只五階妖獸。

  這是一只夜叉金影豹,生得頗為威風凜凜,身形矯健,體型流暢,渾身上下每一塊肌肉都蘊藏著恐怖的爆發力,四肢上爪鋒尖銳,足以破開三寸精鋼。

  楊開能感受的到,這一只五階妖獸,比起自己前些日子殺的幾只都要強大很多,它大概有五階中期的水準。

  等同于真元境五六層的樣子。

  話雖如此,可真正地戰斗起來肯定不是真元境五六層武者的對手。真元境兩三層的武者,就足以擊殺它了。

  讓楊開微微有些疑惑的不是它的實力,而是它此刻的狀態。

  總有一種無法徹底掌控它的感覺。

  這感覺很不對勁,中了奴獸印根本不可能會這樣。而且這只夜叉金影豹此刻也是一副狂躁不安的狀態,不停地搖頭擺尾,低吼連連。

  有問題!

  楊開想起天狼國那幾個武者的奴獸手段,暗自推測可能跟自己的奴獸印有了什么沖突。

  走上前去,一邊**著夜叉金影豹,一邊伸出一只手搭在它的額頭上,暗暗運轉元氣灌入,行走在它的**。

  元氣轉過五六圈,總算讓楊開找到一絲不妥的地方。

  夜叉金影豹的頭顱內部,竟有另外一個散發著生命波動的東西。

  楊開面色訝然,深深地看了一眼夜叉金影豹,只覺得它越來越難受,竄進它**的奴獸印正與這個未知的東西在爭奪著它的控制權。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無論最后是哪一方獲勝,最終受到傷害的都是這只夜叉金影豹。

  眉頭緊皺,楊開加大了元氣的輸出,整個**楊開都是小心翼翼地控制著,不敢太狂暴。因為夜叉金影豹的妖丹就存在于這里,一旦損壞妖丹,這只夜叉金影豹必死無疑。

  一直等到夜叉金影豹適應下來,楊開才敢提升元氣的灌入。

  如此三四次之后。它腦袋里的東西終于有些承受不住,正急速地往外鉆出,察覺到這一點,楊開精神集中起來,他也想弄明白天狼國的武者當地是用了什么手段奴役妖獸。

  十幾息過后。夜叉金影豹的額頭上突然鉆出一條長約三寸左右的蟲子。

  楊開眼疾手快,一把將它捏在手上。

  匆匆一撇,只見這蟲子有些象蜈蚣,又有些象螞蝗,還來不及看清楚一些。這蟲子竟然順著楊開的手指鉆進了他**。

  楊開一愣,趕緊催動元氣。

  下一刻,這蟲子便被炙熱的真陽元氣包裹,直接被禁錮在筋脈內動彈不得。

  眉頭緊皺,楊開沒有趕盡殺絕,他能感受到,這蟲子很怕自己的真陽元氣。若非如此。也不會被自己逼出夜叉金影豹的體外了。

  既然真陽元氣是它的克星,自然沒什么好擔心的。

  說起來,當日在隱島的時候,楊開便被噬天蟲鉆進過**,但噬天蟲明顯比眼前這一條強大的多。

  細細地感受著。那蟲子在自己經脈內瑟瑟發抖,根本不敢有任何妄動,比老鼠見到貓還要乖巧。

  有一種莫名的能量在蟲子**流淌,很微小,不用心查探根本無法發覺。

  “地魔,看看這蟲子。有什么古怪!”楊開皺眉呼喊。

  地魔應了一聲,**破魂錐內鉆到蟲子被禁錮處,查探半晌這才道:“少主。這蟲子上有那一個天狼國武者的神魂絲線。”

  “神魂絲線?”楊開眉頭一皺,“他們不是只有真元境么?都沒修煉出神識,怎么做到這一點的?”

  地魔輕笑一聲:“少主你忘記了?你也有一縷神魂絲線印在老奴身上,可你跟他們一樣,也沒修煉出神識啊。”

  楊開恍然大悟:“你是說……有人幫他們?”

  地魔道:“正是如此,恐怕是他們門中的高手。幫他們將神魂絲線烙進了這蟲子**,所以他們能隨心所欲地控制這蟲子。”

  “他們控制蟲子……蟲子鉆進妖獸**……所以他們才能奴役妖獸!”楊開眼前一亮。心中的困惑頓時解開。

  前些日子陳學書曾經告訴過楊開,天狼國那些人,每個人手下都有上百只妖獸,他一直想不明白那些人哪里有那么多大本事奴役得了如此數量的妖獸。

  直到此刻才清楚,他們控制的不是妖獸,而是這種奇特的蟲子,通過蟲子才能指揮妖獸的行動。

  想著想著,楊開急忙來到金豪死后的地方,**那一片齏粉,果然如自己猜測的那般,在里面又尋到一只一模一樣的蟲子!

  伸手抓去,任由這蟲子鉆進**,被地魔查看后,確認這蟲子**同樣被烙進一縷神魂絲線。

  “原來金豪不是與天狼國的武者狼狽為奸……”楊開喃喃自語著。

  他恐怕是被這蟲子鉆進**,不得以才與天狼國的武者沆瀣一氣。

  這就能解釋跟他一起過來的三只妖獸為什么不聽從他的號令了,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金豪與那三只妖獸是平等的地位,這么說雖然有些可悲,但事實如此。

  紫陌……

  金豪剛才喊過這個名字,控制他的那個天狼國武者,叫紫陌么?

  楊開心思急轉著,一個**的念頭涌了出來,嘴角噙著詭異的微笑,開口問道:“地魔,我若是用真陽元氣將這蟲子焚煉,那天狼國武者的神魂也會受傷吧?”

  “這是自然,雖然只有兩縷神魂絲線,但猝不及防也能讓她吃上大虧。”

  “嘿嘿!”楊開不禁陰笑起來,腦海中迅速轉過好幾個可以利用的方案。

  地魔突然又道:“少主,老奴有個提議,桀桀桀……”

  “哦?說來聽聽。”楊開一聽他的奸笑,就知道肯定不是好主意。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以便下次方便看書。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

看最快更新,就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