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八章 決然赴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肚子惱火,停電到現在。國道旁線路改造,第一更,我繼續趕工。

  聽楊開詢問,夫人凄慘一笑:“我何嘗不想知道苗化成為何如此對待我孤兒寡母,百般詢問,這才得知,一切的根源都是因為早年老爺與苗化成兩人獲得的一件東西。”

  “什么東西?”

  “一塊龜殼!”夫人答道,“老爺與苗化成當年在海城附近游歷的時候,得到過一塊奇怪的龜殼,龜殼上,有一副島圖,已經有些年頭了,當時兩人查探過附近的島嶼,并無任何一處與那龜殼上的島圖相符,他們以為這島圖并不是真的,但謹慎起見,還是一分為二,每人得了一半。”

  夫人輕輕地喘了一口氣,繼續講述:“后來,老爺去了通州,闖下一番事業,苗化成定居在海城,這些年恐怕都在研究那半片龜殼,直至近年,終于有了些線索。卻不愿與老爺一起分享,所以才會,然后傳信讓我舉家來到海城。我也曾見過老爺的那半片龜殼,自然知道它的貴重,所以這一趟過來的時候便帶在身邊。”

  “少俠你還記得那一晚護衛張定的反叛么?”

  “也是苗化成指使的?”楊開眼睛一瞇。

  “是!”夫人微微點頭,“苗化成畢竟與老爺是至交好友,恐怕不想親自對我們動手,所以才會指使張定。那一晚若是沒有少俠,我與環兒翠兒恐怕早就已隨老爺去了。”

  “好一個至交好友!”楊開譏諷一笑,旋即又狐疑道:“你們三個不過是普通人,進了苗家之后。苗化成若想從你們這得到些什么,簡直輕而易舉。為何最初還善待你們?”

  夫人苦笑:“我開始的時候也沒想明白,不過后來覺得,這些全都托了少俠之福。”

  “我?”

  “恩。”夫人點了點頭,“那一日苗化成來迎接我們之時,我曾按少俠你的意思說過,這一路有位高人相助,殺了張定,所以我們才能平安無事。苗化成是個謹慎的人,最初待我們不錯,正是害怕那不存在的高人是否還隱匿在四周。所以才不敢動手。待到我決心離去之時。他才露出真面目。”

  楊開暗暗點頭,這倒也合情合理。

  “后來如何?”

  “后來……噩夢開始了。”夫人又嚶嚶地哭了起來,淚水直流,繼續道:“為保住性命,我交出了那半片龜殼。卻不想苗化成根本不想放過我們。”

  她在講話的時候,身軀顫抖,兩只拳頭緊握,指節發白。

  “一天夜里,苗化成帶人將環兒拖了出去,說要讓她與他家的兒子完婚。環兒抵死不從,翠兒也上前相幫。不想那苗化成,喪盡天良,手段殘忍。盡讓人將翠兒活生生的打死……”

  楊開身軀一顫。

  夫人哭泣著,繼續道:“第二日,苗化成來告訴我,環兒不甘受辱,已咬舌自盡!”

  楊開只覺得渾身冰冷,一股戾氣幾乎不受控制地涌上心頭。

  那俏皮嫵媚的小丫鬟被打死了。那羞澀青雉的小姐也咬舌自盡了。

  兩個月前,自己還與她們駕車同游,但兩個月后,竟已陰陽相隔,天人永訣。

  “苗化成還想凌辱我!”夫人哽咽著,斷斷續續地說道:“但有了環兒和翠兒的前車之鑒,他不敢太過分。將我關押了幾日之后,始終無法得手。最后惱羞成怒,將我賣進了千金買醉樓。”

  無需細問,楊開也知道那是一處春樓。

  “她們打我,逼我屈從,我不愿,就用剪刀劃破了自己的臉。呵呵……我這幅樣子,沒哪個男人有興趣吧。”夫人凄慘自嘲地笑著,“后來,我又被轉手賣給了云霞宗。”

  “我也應該死的,老爺去了,環兒翠兒不在了,我還留著這條命做什么?但是我不能死,我死了,她們的冤屈就沒人知道了。所以我要活下來,我只是個弱女子,可我得幫她們伸冤,幫她們報仇!”

  楊開心頭在滴血,長呼一口氣,安慰道:“夫人,你是天底下最美的夫人,也是天底下最堅強的母親!”

  有時候,死很容易,活著卻無比艱難。

  “少俠,能不能求你再幫我一次?”夫人抬起淚眼,滿是期望地朝楊開望來。

  山頭上,風聲呼嘯,楊開面容冷峻。

  “我的實力太低!”楊開嘆息。

  夫人的神色一黯。

  “但……我會成長,或許需要幾年,或許更久,海城苗家,我會去拜訪的。”

  不為夫人的請求,只為翠兒那時不時分給自己的些許零食!

  夫人神色一愣,旋即大喜過望,身子跪倒在地上,頭貼地面:“多謝少俠!”

  好半晌,她才緩緩直起身子,開口道:“好叫少俠知道,此事雖然是由苗化成一力主導,但背后卻有云霞宗高層的指使。”

  “恩?”楊開眉頭一皺。

  “苗化成的兒子苗林是云霞宗的弟子,不過地位不是很高。苗化成千方百計想得到完整的龜殼,就是要獻給云霞宗,好讓自己的兒子在云霞宗內得勢。而且,苗化成之所以會背信棄義,這般對待我姜家,也有其子唆使的緣故,他想在云霞宗出人頭地,卻沒有門路,龜殼是他的希望。”

  “云霞宗!我知道了。”楊開微微點頭。

  “少俠!”夫人輕抿著嘴唇,腦袋低垂,聲音顫抖:“雖然我知你大仁大義,愿意替我姜家伸冤報仇也是感念翠兒的善心。可我姜家……無以為報。”

  “不用在意。”

  “少俠請聽我說完。”夫人堅持。

  楊開點點頭。

  “其實,老爺得到那半片龜殼之后,這些年來也一直在研究,苗化成有些心得,我家老爺同樣如此。他從自己的那半片龜殼得到了另一張地圖,據老爺推斷。兩片龜殼合二為一,是尋找那島嶼的路線圖,而他得到的另外一張地圖,卻是島嶼的內部路線。”

  “哦?”楊開驚奇,“那地圖在哪?”

  “在……在我身上……”夫人答道,語氣有些不太自然。

  楊開頓時疑惑了,夫人一個弱女子,如何能守得住這重要的地圖?苗化成難道就不會搜身么。

  沉默了許久,夫人才仿佛下定決心,開口道:“少俠義舉。我姜家無以為報。便以這地圖作為報酬!”

  說完,伸手揪住自己的褲子,刺啦一聲撕開,露出一截豐腴圓潤,雪白的大腿。

  “地圖……被我繡在自己身上……”夫人低垂著腦袋。身軀顫抖不已,顯然做出這樣的決定,她也是鼓足了勇氣。

  楊開臉色有些紅,不敢去正視,不禁吞了吞口水。這些天隨著修煉和實力的提升,陰陽合歡功對他的影響也是越來越深,腦海時不時地就閃過蘇顏的面孔,若非定力過人,根本無法堅持。

  現在夫人來這么一出。實在讓楊開有些吃不消。

  “夫人……”楊開皺著眉頭。

  “少俠……”夫人也是面色通紅,“這是老爺一生的心血,我不想它被埋沒,更不想它落入仇人之手。就當是報酬,送與少俠,請少俠收下。”

  楊開嘆息一聲。知道自己若再拒絕的話,她肯定心難安。嘆了口氣道:“得罪了。”

  蹲下身子,定眼朝夫人的大腿上看去,那是一片崇山峻嶺,儼然就是一個海島的形狀,其有許多地方被特殊標注,也有一條行進路線,綿延曲折。

  這一副地圖,應該是用繡花針沾了顏料刺上去的,占據了夫人的整個大腿,從膝蓋,到大腿根處,盡管無法將原地圖完整展現,可也絕對差不了多少。

  楊開很難想象,一個普通的女子,怎有如此強大的毅力,在自己身上刺下一副波瀾壯闊如山河般的地圖,這其,得忍受多大的痛楚,這又得花掉多少時間?

  楊開的神色古井無波,眼睛仔細打量著那一副地圖,并沒有絲毫異樣的情緒流出。

  夫人一直在輕顫著,閉著雙眼,淚水流個不停。

  一盞茶左右,楊開才將所有的一切記在腦海,伸手將夫人被撕爛的衣褲整理好。

  “少俠,一切,有勞了。”夫人側身坐在地上,聲音平淡。

  說出這句話,她仿佛放下了心所有的重擔,楊開從她的語氣,感受到一股決然赴死的信念。

  她的心已死,活的只為找人伸冤,如今愿望達成,自然了無牽掛。

  怔怔地看著她,楊開許久沒有說話。

  一日后,楊開下山,背著夫人帶來的藥簍,里面裝著采摘來的黑玄果,一步步地朝海邊走去,神色淡漠。

  山頭上,夫人一直坐在那里,淚已流干,她遙望著大海,一動也不動。

  楊開沒帶她走,因為她活著,比死去更痛苦。

  她只需一個解脫。

  幾個時辰后,楊開來到了海邊,又等了許久,云霞宗的大船才姍姍來遲。

  有不少人與楊開一起等候著,見大船到來,皆都傳出一聲歡呼。

  船舷邊,云霞宗的武者擋住上船的道路,檢查著每個人的收獲,完成三斤的任務者,便被放行上船,若沒完成的,直接拿去藥簍,將人丟進大海,供海下的妖獸啃噬。

  幾十個人,只有三四個沒完成任務,在慘叫哀求聲被丟入海內,成了妖獸的口食。

  楊開混跡在人群,倒也沒人看出什么端倪,畢竟這些采摘黑玄果的都是普通人,哪個云霞宗弟子又會將普通人記在心上?

  半個時辰后,大船才再次開動,繞到左半島,將這些普通人放下,送進那一片宅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