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七章 小事聽你的,大事聽我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歡迎大家來到官術網:

  歡迎大家來到官術網:

咳,其實,我是純潔的,這也是個純潔的篇章  又是持續三日枯燥無味的修煉。

  楊開其實早在兩日前就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淬煉,天地威能有一半被拿來淬煉血肉和筋骨,讓身體變得更強大,足以承受當前境界的元氣沖擊,還有一半被傲骨金身吸收,跟上次的情況差不多。

  但蘇顏還在煉化九陰凝元露,楊開不敢亂動,只能強忍著心中的保持這種難受的**。

  三日后,隨著那睫毛的抖動,蘇顏睜開了雙眸,眼中有的是欣喜和雀躍。

  楊開精神一震,呼吸略有些粗重了。

  他已**了多日,等待這一刻等的心情憔悴。

  四目相對,蘇顏道:“謝謝你!”

  當她睜眼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隨著那九陰凝元露的煉化,不但彌補了她幫助楊開的損失,更讓她**的真元精純不少,再加上一次雙修的成果,雖然境界沒變,但真實實力卻比之前至少高出了三成左右。真元散布在渾身四肢百骸之中,無需運功,便運轉不息。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沐浴在那真元之中,勃發著前所未有的生機。

  她的臉上籠罩著一種圣潔的光輝,看上去就如來自九天之上的仙女。

  隨著這一次雙修和煉化九陰凝元露,這二十年來時間在她身上流下的些許痕跡也徹底被撫平,每一寸肌膚都變得如新生兒一般,雪白,晶瑩,細膩如玉。

  “你我之間,還要謝么?”楊開微微有些失神,以往的蘇顏給他一種冰冷高貴的感覺,現在的蘇顏卻讓他不由自主地生出些自慚形穢的心情,這種感覺不會因為兩人親近而消失。

  蘇顏也是會心一笑。這種心有靈犀的感覺,讓人覺得很溫馨。彼此之間好像無需多言,便能感受到對方心中所想。

  “對了,你才剛突破到氣動境,這個境界很特殊……”蘇顏正了正臉色。

  話還沒說完,楊開便打斷了她,神色古怪道:“你覺得我們這個樣子來探討氣動境的問題,是不是有些。有些不太對勁?”

  蘇顏一愣。旋即面紅耳赤起來。

  楊開望著她微微一笑,僵硬了許多天的腰身,幾乎是出自本能地一動。蘇顏立馬發出一聲蕩魄的壓抑**。

  這一瞬間,她感覺自己仿佛被拋上了云端,還沒穩住身子。又兇猛地朝萬丈深淵墜落。

  這種從未有過的跌宕起伏,讓人魂消神傷的**,讓她根本無法自持。

  年輕的**,從未經過人事,身體本就敏銳異常,便是輕輕的動彈,也能讓兩人感受到無比強烈的刺激。

  被她的慘呼激發兇性,楊開的動作越發放肆了。大手在她的胸前飽滿處游走揉捏著,把腦袋更埋進了那挺拔的**之中。粗重的喘息聲傳來,溫柔而又狂暴地**著蘇顏的肌膚。

  蘇顏一頭長發散開,直垂翹臀,她用雙手緊緊地抱著楊開的腦袋,將他的頭壓在自己的胸口處,修長筆直的美腿盤繞在楊開的腰身處,無意識。生澀僵硬地**身子,**著那一陣陣難以忍受的**。

  好大一會功夫,蘇顏才突然緊張地抓緊了楊開的頭發,艱難道:“等……等等……”

  “怎么了?”楊開抬頭望著她,兇猛的動作漸漸平穩下來。

  蘇顏幾乎不能說話。喘了半天的氣才平復氣息,一身的肌膚都泛著紅色。雙眸一片春情涌動,貝齒**,好奇地問道:“我剛才……是不是在叫?”

  “沒有!”楊開趕緊搖頭,一臉正色。

  “真的沒有?”蘇顏不放心地確認著,剛才的她,意識混亂,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喊出什么聲音。

  “真沒有!”楊開無比真誠地看著她。

  “你騙我!”蘇顏看到了楊開眼中的一絲狡黠和得意,正委屈間,隨著楊開的一個動作,意識立馬又混亂起來。

  楊開雙手抱著蘇顏,將她提起,然后轉了一個身,背對著自己。

  本是想讓蘇顏不要再保持著那種難受的**,但當楊開看到她的背之后,神色陡然亢奮起來,雙目也通紅無比。

  之前在蘇顏的小閣樓的那一晚,楊開雖然也看到她朦朧的背影,但那一次她穿著褻衣,光線又暗,并沒有看清。.zhaosfok.

  可是這一次,近在咫尺,蘇顏身上的每一片肌膚都逃不過楊開的眼睛。

  這是一道奪天地之造化的背影!

  柔和曼妙的曲線,順著纖細的香肩往下蔓延,先是在腰腹處驚心動魄地往內凹陷,隨后在臀部勾勒出一個讓人血脈賁張的挺拔。前后的轉變是那么自然,足以讓每一個見到此景的男人為之**。

  不單只是如此,此時此刻,蘇顏那潔白光滑的背上,隨著她肌膚的顫抖和泛紅,竟有一只栩栩如生的冰凰在那游走不停,時而停留在蘇顏的肩頭上,時而落到挺翹的臀部上,宛若活了一般。

  這是那之前消失不見的冰凰!

  微微一感受,楊開仿佛也覺得自己的背部有些火熱。

  它們果然還在!只不過化成了這種特殊的紋身。

  只是停頓了片刻,楊開便再次動了起來。

  桃花源處一片泥濘泛濫,**的氣息充斥在大殿中,身體**的聲響和蘇顏輕微的喘息連成一片,奏起讓人遐想連篇的絕音。

  兩人盡情地給予,盡情的索取,如魚在水,不分彼此……

  大殿中,迷亂的氣息仿佛還未消散,楊開和蘇顏衣衫整潔。

  面前有一塊蘇顏用自身真元凝練出來的冰鏡,光鑒照人,蘇顏側坐在鏡子前,靜靜地看著鏡中的自己。

  鏡中的少女初嘗,本該清冷的臉蛋上依然殘留著醉人的酡紅。

  楊開站在她身后,替她整理凌亂的秀發。

  無聲,卻很溫馨。

  從少女轉變為**,蘇顏的容顏仿佛更添了一絲冷艷之感。那一雙美眸中的冰寒比以往越發強烈不少,唯獨只有在看向楊開的時候,這種冰寒才會化為溫柔。

  接過蘇顏遞來的一支發釵,楊開將其**她的秀發中。

  和以往的少女打扮不同,蘇顏這一次把頭發全部盤在腦后,露出光潔白皙的頸脖,這是婦人才會有的發式。

  “好看!”楊開贊道。

  “喜歡么?”

  “恩。”楊開一邊答著,一邊伸出雙手搭在蘇顏的肩頭。

  雖然已經有過肌膚之親。可他在面對蘇顏的時候。還是有一種淡淡的緊張感,這是以前的蘇顏帶給自己的,短時間內怕是無法消除。

  試探了好一會。蘇顏沒有動,楊開這才將手慢慢往下滑落。

  鏡子中,蘇顏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嗔怪的笑容。就在楊開的大手將要攀上高峰之時,她將其握住了。

  “蘇顏……”楊開俯身,**朝她的耳垂上印去。

  他發現蘇顏的這個地方很**,那是禁地,碰都不能碰的位置。

  “別!”蘇顏果然慌亂地避開,她知道一旦被楊開吻中,自己肯定又會變得毫無反抗之力,急促道:“我們先說說正事。”

  “正事?好!”楊開收斂了輕佻的神色,來到她旁邊坐下。

  蘇顏用一只手**著面前這個奪去自己身子的男人的臉。目光中有些迷離,看了他好半晌才開口問道:“你今年多大?”

  楊開吸了吸鼻子:“二十!”

  神色頗有些不自然,眼神飄忽不定,說完之后又補充道:“不騙你!”

  蘇顏淡笑地望著他,不說話。

  楊開頓時如坐針氈,渾身都不自在了,好一會功夫才無奈地低聲道:“十五……快十六了。”

  “我二十!比你大。以后你要聽我的。”

  “小事聽你的,大事聽我的。”楊開咧嘴一笑。

  蘇顏嘆了一口氣,神色中滿是疼愛和包容,細膩如玉的小手停在楊開的臉上:“你太小了,過早的經歷這種事。對你不好。”

  “年齡不是問題。”楊開抬眼看了看她,眉頭跳動。模樣,大有深意道:“你也體驗過了。”

  蘇顏臉一紅,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不許這般**我!”

  “沒有啊。”楊開無奈,“你想歪了。”

  “以后也不準老是想那種事。”

  楊開立馬垂頭喪氣起來,仿佛魂都沒了。

  見他這樣,蘇顏冰冷的心頓時**下來,蚊蠅般道:“你要是答應我不去胡思亂想,不會因為那種事耽誤你的修煉,我就……一個月去找你一次……”

  “五次行不行?”楊開開始討價還價。

  蘇顏故作冰冷地看著他,什么話都不說。

  “那就四次……三次……好好好,兩次總可以了吧?”

  “行吧,一次就一次了!”楊開嘴上答應了下來,心想到時候可就由不得你了,只要碰到你那精致的耳垂,你還不是待宰的羔羊?

  “不是我要束縛你,我也知道雙修對我們兩人的好處。但是你的身子太弱了,等你稍微再長大點,再過幾年,我一定不會再這般要求你。”蘇顏的聲音很輕很柔,“就忍這幾年好嘛?”

  認真的語氣象是在請求。

  “恩。”楊開重重地點頭,他也知道蘇顏是為自己好,這幾年在凌霄閣的日子過的很艱辛,導致身子有些偏瘦,大概是讓蘇顏誤會了。

  “還有,你才剛晉升氣動境……”

  “這事我知道的。”楊開沒讓她再說下去。

  蘇顏看了看他,點頭道:“你知道就好,這個境界很特殊,對每一個武者都是如此,一定要謹慎對待。”

  一邊說著,蘇顏一邊在頸脖處摸索著,片刻后解開了那里的一個玉質掛件,將它戴在楊開的脖子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