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三章 匯聚一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里本是幽靜之地,除了遠遠地兩個女子的嬉笑和戲水聲之外,再無其他的動靜。

  楊開這么一喊,即便聲音不大,也顯得相當突然。

  話音剛落,那邊便傳來一陣劇烈的水響聲,應該是兩女突然扎進了水中的緣故。而聶詠也仿佛受了很大的驚嚇,跟兔子一般敏捷地往后跳了幾步,回過頭來惡狠狠地瞪了楊開一眼,旋即展開身法,迅速撤回。

  臨走之前,那眼神怨毒無比,顯然他也沒想到楊開竟真的敢得罪自己。

  “膽小鬼!”楊開鄙夷一笑。

  若自己是聶詠,反正行蹤都已經暴露,還不如往前沖幾步,說不定真能看到些什么美妙,也不虛此行了。

  不多時,藍初蝶和杜憶霜兩人頭發濕漉漉地從那邊走了回來。杜憶霜鼓著腮幫子,眼中隱有寒光閃過,反倒是藍初蝶淡然地看了楊開一眼,柔聲道:“謝謝你了。”

  “不客氣。”楊開淡淡地回應。

  站起身來,三人正要返回,遠遠地突然傳來一股及其濃郁的元氣波動。

  扭過頭,只見遠方的天空中,時有耀眼的光芒閃過,隱約還有喊打喊殺的聲音傳來了過來,旋即,一聲憤怒的獸吼震耳發聵地鉆入耳中。

  三人面色陡然一變,這獸吼聲顯然是妖獸發出來的。

  在這種地方竟然還存在妖獸?

  而且此時此刻,應該是有不少人正在與這只妖獸戰斗。

  刷刷兩聲。剛才遁走的聶詠和左安也竄了過來,面色凝重地朝動靜傳來之處望去。

  杜憶霜恨恨地看了一眼聶詠,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厭惡和惡心。藍初蝶對剛才的事只字不提,就好像什么都沒發生,只是開口問道:“左安,能聽出什么?”

  左安的聽力比較好,眾人站在這里雖然也能聽到一些那邊的動靜。但肯定沒他聽的仔細。

  “上百人!”左安沉聲答道,“那邊聚集了上百人,正在攻擊一只妖獸。聽此妖獸鬧出的動靜,只怕會有六階左右。”

  眾人齊齊色變,六階。那可是相當于神游境!

  進入傳承洞府的人,撐破大天也就是真元境高手而已,面對神游境如何能敵?這上百人難道是傻子不成,怎么會去主動尋死?

  “這妖獸的吼聲很虛弱。”左安的眉頭微皺著,“聽起來象是剛蘇醒不久,應該與此地的封印有關。”

  幾人恍然大悟。

  這里的封印前些日子才被破開,此地的妖獸也肯定是被封印了許多年,雖然不知這些妖獸為什么還活著,但它們肯定發揮不出原本的水平。

  怪不得那上百人敢攻擊它。

  “妖獸受傷了!”左安眉頭一跳。

  果然,隨著他話音的落下。一聲憤怒而又不甘的獸吼從那邊傳了過來,與此同時,原本的喧鬧也突然安靜下來,那上百人竟是再沒有動靜。

  “什么情況?”藍初蝶有些急切地問道。

  “不知道。”左安緩緩搖頭,“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藍初蝶秀眉微蹙。仔細地考慮著,好半晌才扭頭望向其他四人:“你們覺得呢,我個人認為可以去看看,那里既然聚集了上百人,肯定不會全是真元境和離合境的,應該也有氣動境的同門。他們能在那里停留,我們自然也可以。但是應該會有危險,去不去你們自己決定。”

  “去,當然要去。”聶詠第一個點頭,剛才鬧出那樣的尷尬事,他也不好意思再留在這五人小隊,自然是想去尋其他的師兄弟們。

  “我也去。”左安悶聲道。

  藍初蝶將目光投向楊開和杜憶霜,兩人也微微點頭。

  “那就去!”

  幾人連忙展開身法朝動靜來源的地方奔去。

  大約一個多時辰之后,五人總算是見到了除自己這行人之外的三派弟子。mian花tang.la[棉花糖]

  遠遠地,有兩幫人馬在互相對峙,各自的人數都有五十左右,相差不多。只不過叢林中光線太暗,五人也不知那兩幫人馬都是哪個勢力的。

  再行片刻,遠遠地,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方子奇,你風雨樓也就這點本事了,想從我手上搶東西,你們還嫩了點!”

  一聽到這個人的聲音,聶詠便神色大喜:“是解師兄!”

  藍初蝶也露出了一絲微笑,楊開卻是面色一沉。

  那邊其中一幫人是凌霄閣的,但領頭的人竟然是解紅塵!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人。

  與楊開露出同樣表情的還有杜憶霜,杜小妹是風雨樓的弟子,解紅塵口中的方子奇便是風雨樓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杜憶霜不著痕跡地拉開了和藍初蝶等人的距離。雖然這幾天五個人聯手探索應敵,但現在既然出現了各自宗門的大隊伍,總歸還是要朝宗門靠攏的。如此一來,彼此間便成了敵人。

  面對解紅塵的嘲諷,方子奇淡淡地道:“解紅塵,我只是不想與你交手而已。你才剛剛突破到真元境,不是我的對手,莫要自取其辱!”

  “你說什么?”解紅塵聲音一冷。

  那邊更有不少凌霄閣弟子叫囂起來,一個個喊著叫著讓解紅塵給方子奇點好看,唯恐天下不亂的架勢。

  “哼!凌霄閣除了蘇顏,還沒人能入得了我的眼睛!”方子奇輕笑一聲,態度及其囂張。

  “你這是想跟我打一場了?”

  “你若愿意,我便奉陪,不過在這么多人面你若輸了,臉面上怕是不太好看。”

  這話可說到解紅塵的心坎里去了,他和方子奇雖然都是真元境一層,但是一個是剛晉升,一個是突破已久,真打起來不一定就是對手。

  正當解紅塵進退不得的時候,叢林里竄出來的聶詠適時地喊了一聲:“解師兄!”

  聽到喊聲,解紅塵連忙扭頭看了過來,神色間浮現出一抹放松,微笑道:“聶師弟!”

  “總算是找到你們了。”聶詠激動壞了,速度陡然提升起來,脫離了五人小隊,直奔凌霄閣弟子那邊沖去。

  其他四人卻是頓住了步伐。杜小妹和左安不是凌霄閣的,自然不會過去,楊開與解紅塵有仇,當然也不會過去,至于藍初蝶,她是知道楊開和解紅塵的恩怨的,不由有些躊躇地看了一眼楊開。

  “楊開,我去方師兄那邊了,這幾天謝謝你。”杜憶霜輕聲地說道。

  “恩,去吧。”楊開微笑點頭。

  “左安你要怎么辦,是跟我一起,還是跟藍姐姐他們?”杜憶霜臨走之前還不忘問一聲左安,畢竟此地沒有血戰幫的人馬,倒讓他顯得無家可歸,勢單力孤。

  左安悶聲道:“我隨你一起。”

  雖說風雨樓那邊不一定就都是好人,但這幾日接觸下來,左安也知道杜小妹是個心地善良的姑娘,與其跟著藍初蝶,不如跟著杜憶霜。

  至少她不會耍什么心機。

  杜小妹點點頭,與左安兩人一起朝風雨樓的隊伍靠過去。

  “我們也過去吧。”藍初蝶開口道。

  楊開沒回答,一雙眼睛在凌霄閣那群人身上掃著,片刻后道:“你去,我不去了。”

  他沒在里面找到蘇木的身影,也沒看到蘇顏,更沒有看到夏凝裳。這一群人是解紅塵率領的隊伍,自己過去只會自尋欺辱。

  “師弟,忍一時風平浪靜,這里危機重重,你一個人肯定應付不來的。”藍初蝶知道他的顧慮,不由輕聲開口勸解。

  楊開緩緩搖頭,神色堅定。

  凌霄閣那邊,聶詠的到來讓許多凌霄閣弟子開心大笑,寒暄不已,顯然他們都是相熟的人。隨后,聶詠來到解紅塵面前,低聲說了些什么,一邊說還一邊扭頭朝楊開和藍初蝶這里看過來,臉上浮現出森冷的仇視。

  隔著二十丈左右,解紅塵用一種不屑和得意的目光看著楊開。

  另一方,方子奇不知情況,開口催促道:“解紅塵,既然你不想與我打,那我們兩家便先聯手殺了那妖獸,至于那妖獸守護的寶貝,到時候再說不遲。”

  解紅塵扭頭看了他一眼,笑道:“此事稍后再說,解某要先處理一樁家務事。”

  說罷,溫和地看著藍初蝶,微笑道:“藍師妹,一路辛苦了,既已找到我們,就過來吧,大家都在這里,很安全。”

  藍初蝶輕輕點頭,然后扯了扯楊開的衣服,楊開不為所動。

  解紅塵微笑,朗聲道:“楊師弟你若想的話,也可以過來,畢竟大家同門一場!此地多有危險,你實力低微,做師兄的理當庇護著你!”

  聶詠憤憤接口道:“解師兄,這種人根本不配做你的師弟,你忘記上次他在宗門干下的事了?對師兄你毫無敬意,你又何必照顧他?”

  解紅塵面色一冷,他怎能忘記上次的事?當著那么多執法堂弟子的面,蘇顏的玉手被此人握在手心處,每每想起,解紅塵都心痛如刀割。

  解紅塵長長地呼了一口氣,依舊面含微笑,只不過那笑卻是相當牽強,裝出一副淡然的樣子:“那又如何,師弟年幼無知,做師兄的自該包容!你們難道就沒有犯渾的時候了?”

  說話間,解紅塵的面皮都微微抽搐著,望著楊開的眼神越發地冷。

  但他這句話卻讓不少凌霄閣弟子心中感動,旋即義憤填膺。和楊開的卑鄙無恥,挖人墻角比起來,解紅塵就顯得大仁大義,高風亮節許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