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力戰十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親!:

  請訪問.或3

  片刻后,仿佛有人的怒喝聲從遠處傳來,距離隔的太遠,聽的不是很清楚。wW.nohu.(免費)

  聲音傳來,楊開的臉一下就精彩起來。他聽出有一個聲音是夢無涯的,另外還有個聲音是龍在天的,還有許多其他人的叫喊怒喝,夾雜在一起。

  打起來了?楊開心中明了,知道這動靜怕是夢無涯去尋仇鬧出來的。

  只不過這波及的范圍也太廣了。聽聲音傳來的方向,應該是血戰幫礦區那邊正在發生著激烈的戰斗,那邊距離這里足有幾十里啊。

  隔著這么遠的距離,大地都在震動不已,楊開甚至還能感覺到那邊的高手迸發出來的元氣波動。

  好強!不知自己哪一天才能達到這樣的高度,楊開雙目中閃著期待和激動的光芒。

  突然,伴隨著幾聲房門被打開的聲音,黑風貿市那幾座木屋中的鎮守弟子同時走了出來。

  白影是蘇顏,沖在最前方,綠影是胡嬌兒,居中,最后的才是方子奇,三位鎮守弟子的實力高下,一眼可辨。

  “有熱鬧看啊,趕緊過去瞅瞅!”有人驚慌,也有人唯恐天下不亂,當下扯起嗓子一聲喊,就追著三個鎮守弟子的身影跑了出去。

  自有不少人跟了過去,一時間黑風貿市混亂不堪,擺攤的趕緊收攤,買東西也隨著人流四下飛奔。

  “神游境高手大戰。絕對是神游境高手大戰,難得一遇的場景。今日若是錯過了,可不知哪一年才能見到,走,我們也去看看!”一個風雨樓的弟子神色激動,口水飛濺地招呼著自己的師兄弟們。

  “還是別去了,萬一被波及到,豈不是會死的很慘?”

  “我們只隔著遠遠地看,沒關系的。[素材就到]那些都是高手,招式收放自如,怎會傷及無辜?”

  三言兩語間。又是一大群人跑了出去。

  楊開神色變換。他是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的,但他沒想到夢老頭這次弄的這么過火。這一場戰斗打下來,肯定要驚動周邊的三個勢力,估計能將所有人給吸引過去。

  站在原地仔細考慮了片刻,楊開也跟著人群飛奔而去。

  他想知道這一戰的最終結果會是怎樣!夢掌柜是贏還是敗!

  就在黑風貿市發生sāo動的時候。血戰幫的礦區已經打的不可開交。

  夢無涯提著龍俊飛奔到這里之后,直接找上了龍在天,后者都沒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就被他一通殺招給打懵了。

  龍在天冤枉至極,他根本就不認得夢無涯,可對方一股不死不休的架勢,也讓他大為惱火。龍在天一大把年紀,貴為血戰幫的副幫主,什么時候吃過這么大的悶虧?當下也是怒從心頭起。拿出一身實力與夢無涯戰斗起來。

  不到十招,龍在天直接被夢無涯從天上轟了下來,正玉取他性命的時候,胡蠻等人逼不得已chā手進去。

  雖胡蠻也樂得見到龍在天被打壓,但怎么他也是血戰幫的三朝元老,夢無涯孤身一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折辱龍在天,血戰幫其他人哪里能看得下去?

  就算胡蠻不出手,那些高手也會援救的。所以胡蠻也不得不身先士卒做做樣子。

  這下可熱鬧死了,原本的單挑,瞬間變成了群毆!夢無涯一人當千,力敵血戰幫十大神游境高手而不落下風,當真是威風凜凜不可一世!

  而且他在戰斗中還是極盡羞辱之能事,嘴巴之惡毒堪比蛇蝎fù人,不但在實力上壓制龍在天,更在言語上羞辱對方。

  龍在天一張老臉憋成漲紫色,有心回罵卻又拉不下這個臉面,只能悶頭攻擊,時不時地還被夢無涯打上一兩招,不知吐了多少口血,神色狼狽至極,哪還有往日血戰幫副幫主的威嚴?

  又是一次對拼,夢無涯退守半空,血戰幫諸多高手站在地上,雙方暫且停手,遙遙對峙。[素材就到]

  龍在天一口牙齒都快咬碎了,嘴角彌漫著鮮血,渾身氣的直哆嗦,卻又不敢太放肆,忍著屈辱道:“敢問尊駕到底何方神圣,龍某哪里得罪了你,你竟要如此折辱于我!”

  不甘心啊!若是自己真惹到了對方,有根有據地,別人來尋仇也就罷了。可偏偏龍在天此前根本沒見過夢無涯,對方一來就是又打又罵,自己還糊里糊涂的,不明就里,這怎么行?

  所以必須得問清楚!士可殺不可辱!若這是一場誤會,今日自己就算戰死在這里,也得討回公道。

  “哼!”夢無涯傲立半空,冷哼一聲,不屑道:“你沒招我,也沒惹我!”

  龍在天的身子猛地顫抖起來,伸手指et著夢無涯,哆嗦了半晌,張口道:“你……”

  才出一個字,龍在天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喉嚨里嗬嗬有聲,眼神怨毒無比。

  沒招你沒惹你,你跑來打我罵我干什么?老夫一把年紀了,半截身子都埋進了土里,居然還要受這等委屈,冤不冤啊。

  “是不是覺得很憋屈?想殺老夫卻又無能為力?”夢無涯冷笑連連,絲毫沒有給龍在天留什么情面。

  龍在天深深地吸氣,再緩緩地吐氣,動作小心翼翼,生怕一個用力太猛,自己就當場掛掉了。

  “我草你十八代祖宗!”夢無涯張口怒罵:“你也知道憋屈,無力反抗啊!你今時今日的待遇,正是我寶貝徒兒那一夜曾經遭遇的事情!”

  “你徒兒?”龍在天勉強開口問了一聲。

  夢無涯眼中殺機涌現,沉聲道:“你們龍家有種!有種,夠膽子!老夫的徒兒你龍家人也敢動!”

  “尊駕能清楚些么?”龍在天緩緩問道,他突然覺得對方好像真的是與自己有仇,并非是來故意鬧事。

  “清楚。呵呵!”夢無涯面色冷厲,喝道:“沒什么好的。到了陰曹地府,你自己去問問你那孫子龍輝,問問他前些日子都帶人干了些什么事!”

  “龍輝怎么了?”龍在天面色大變。

  “你他怎么了?”夢無涯冷笑。

  “爺爺,我已經有近一個月時間沒見到弟弟了,上次他帶文堂主出去辦點事,直到今日也沒有回來過。”龍俊突然開口道。

  龍在天一時間面如死灰。

  結合龍俊和來者話里話外透出的意思,龍在天估計龍輝恐怕已經兇多吉少。

  雖然來人并沒有明白,可他也知道自己小孫子的德行。

  既然這個高手是為徒兒出氣,可想而之,那徒兒定是個美貌的女子了!

  只是一瞬間。龍在天便已明白這一切的原委。心中又痛又怒。痛的是自己的小孫子就這樣死了,怒的是他有眼不識泰山,竟然連這等高人的徒弟都想碰。

  “龍在天,你養出來的好孫子!”夢無涯怒火滔天,“今日老夫來。只為取你性命,好叫你知道有些人你是不能得罪的!”

  該的也都了,夢無涯深吸一口氣,緩緩地舉起了一只手。

  隨著那只手的高舉,整個天地都仿佛都變換了色彩。

  血戰幫諸人神色驚駭萬分,齊齊竄到龍在天身旁,緊張地注視著夢無涯的動作。

  那只手迅速了落了下來,狠狠地朝龍在天的方位拍去,伴隨著夢無涯的一聲怒喝:“死!”

  一只巨大的巴掌突然從空落下。夾天地之威,攜無可抵擋之勢,震蒼穹,撼天地,一掌出,風云變幻。

  血戰幫的所有高手也在這一刻施展出了自己最厲害的殺招。齊齊朝上擋去。

  元氣暴動,飛沙走石。

  夢無涯一掌戰十強,怡然不懼,霸氣絕倫。這一刻的夢掌柜,比起任何時候都要可靠的多。

  “轟”地一聲巨響傳出,那只巨大的巴掌落在血戰幫諸人的頭頂上,卻被眾人合力擋了下來。

  不,不是擋了下來,只不過是稍微延緩了一下巨掌落下的威勢。

  血戰幫十位神游境,幾乎是在那一瞬間,同時身子一矮,半蹲在地上,睚眥玉裂,瘋狂推動自身元氣。

  咔嚓嚓……地面裂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縫隙。

  這里是血戰幫的礦區,礦區下方本就被打出了許多甬道,這一番元氣的碰撞,頓時讓地下的礦道崩塌了。

  嘩啦一聲,方圓百丈的地面猛的往下沉去,血戰幫的高手也借助著這下墜的速度,趕緊四散逃開。

  巨掌終于拍下,夾毀天滅地的威力,將大地拍出一個手印。

  龍在天沒死,血戰幫高手的防護,讓他逃出了生天,但卻嘔血不止,面色蒼白,今日這一戰,對他的身心打擊無比巨大,他又年老體衰,這一擊縱然沒要了他的命,也去了他大半的實力。

  其他的血戰幫高手也是面色難看,他們萬萬沒想到夢無涯的實力竟高深到如此境地。這還是神游境嘛?怎么可能這么強?而且他用出來的武技,威力竟如此非凡,這怕是玄階以上的武技了。

  冷眼往下一掃,夢無涯輕哼一聲,正玉乘勝追擊的時候,下方卻突然迸發出一股讓人心悸不已的元氣波動。

  強如夢無涯,在感受到這一股元氣波動的時候,也是面色大變,目光震驚地望著底下一個方向。

  下一刻,一道火紅的光芒從地下竄飛出來,搖曳生姿,竟是一條長達百丈的火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