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九章 徒弟和祖宗的區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現在的凌霄閣,大長老和四長老五長老聯合在一起,以大長老為馬首是瞻,而二長老和三長老是另外一派,前者欲取掌門而代之,后者卻是要維護掌門的一方。只不過大長老那邊掌握的實力強大一些,二長老和三長老在這些年的明爭暗斗中吃過不少虧。”

  聽了李云天的話,楊開心中頓時了然。

  長輩們彼此不睦,小輩們自然也會爭斗,蘇木和魏莊的過節大概就是這么來的。

  趙虎冷笑道:“不過是老虎不出山,猴子稱大王罷了。掌門若真的再現身,大長老他們又算是哪根蔥?”

  李云天瞪了趙虎一眼道:“別在背后嚼舌頭。咱們小輩弟子莫要道長輩的不是,縱然看不慣他們的做法。”

  趙虎吐了吐舌頭,輕聲道:“你不也是這么想的。”

  李云天道:“但是我不會說。”

  貢獻堂處,夏凝裳急匆匆地沖了進來,夢老頭笑望著她道:“徒兒,今日又來看望為師了?恩,這般孝順,老夫甚慰。”

  夏凝裳急切道:“師傅,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夢無涯有些疑惑,他還從未見過自己的徒弟象今天這么慌張過。

  夏凝裳連忙將今日楊開等人和魏莊的過節說了一遍。

  夢無涯聽完之后臉色陰沉:“你說,楊開那小子已經到開元境三層了?他還把魏莊給打敗了?”

  “是啊!”夏凝裳連連點頭,心想他的突破還是我幫忙的呢。

  “看樣子他上次在黑風山中獲得的奇遇不小啊,這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修煉速度好快。”夢無涯微微吃驚。

  “師傅你就別感慨了,還是趕緊想想辦法把他救出來吧。”夏凝裳急切道。

  夢無涯聽的一愣,詫異地望著自己的徒弟,神色古怪:“徒兒,你這么緊張干什么?”

  夏凝裳一愣,囁嚅道:“我有么?”

  “恩,你現在就很緊張。”夢無涯點點頭,自己這個徒弟冰清玉潔,思想單純,沒人比自己更了解她了,這么多年來,凌霄閣也不是沒有出眾的男弟子愛慕追求她,可她對那些人的態度從來都是不假辭色,敬而遠之,今日反倒為一個只有開元境三層的人求助,顯然不太尋常。

  夏凝裳道:“我只是不想他的修煉之路剛有起色便被扼殺了。”

  “你跟他很熟?”夢無涯頓時警惕起來。

  “不熟,不過我觀察他兩年了。師傅你也知道我在暗堂當班嘛,負責的就是他住的那一塊區域。”夏凝裳實話實說,說完又央求道:“師傅你想辦法救救他吧,他這次得罪了大長老,若沒高人相助恐怕在劫難逃,二長老不一定就會管他的死活,師傅你就是那個高人呀!”

  夢無涯一臉的享受,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更何況還是自己的寶貝徒弟拍的馬屁。

  得意了一陣,夢無涯又皺眉道:“徒兒,這事為師不好插手啊。你看,這畢竟是凌霄閣的家務事,老夫不過是個看場子的,插手進去象什么話嘛。”

  這倒是實話,雖然他對楊開的印象也不錯,但他一個外人怎好意思干涉凌霄閣的事情?

  夏凝裳不回話,只是拿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盯著夢無涯,雖然有面紗阻隔,夢無涯還是能看到她氣鼓鼓的小臉蛋。

  最受不了這種眼神了,夢無涯當下苦起了臉:“哎吆喂,我的小姑奶奶,你就別任性了。而且老夫就算不出手,二長老那邊定會有安排的,這一次楊開是因為蘇木才被牽扯進去,二長老若不管他,日后如何拉攏人心?”

  “萬一呢?”夏凝裳氣鼓鼓地問道。

  “應該沒有萬一吧。”夢無涯也有些不確定了,畢竟高層爭斗,犧牲一兩個無關輕重的弟子還是很正常的事情。

  “哼!”夏凝裳一扭身,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悶悶不樂道:“師傅你若是不幫他,那九陰匯聚之地我也去不了了,你徒弟一生實力恐怕也只會止步于此!”

  聽了這話,夢無涯大驚失色,顛顛地從柜臺后面跑了出來,佝僂著腰站在夏凝裳面前,伺候姑奶奶一般放低了姿態:“這話可從何說起啊?”

  夏凝裳撇過腦袋,沉默不語。

  夢無涯連忙又轉了個方向,再次走到夏凝裳面前:“你跟我說說,為什么不幫他你就去不了那里了?”

  “反正你不管他的死活,我的死活你也別管了,師傅你就是這種薄情寡義的人!”

  這話猶如一支利箭,迎面射來,穿透夢無涯的心臟,讓他如遭雷擊,渾身一震,小心肝都碎成無數瓣。

  “姑奶奶,我的姑奶奶吆,咱們有話好好說行不行?我這一把老骨頭了,禁不起你這般折騰啊。”夢無涯連連作揖,卑微的不行。

  這哪里是對徒弟的態度啊,分明就是對祖宗的態度。

  夏凝裳這才轉過頭來,盯著夢無涯輕聲道:“他修煉的是陽屬性武技,而且體內的陽元之氣精純無比!”

  “陽屬性元氣?”夢無涯神色凝重,“精純到什么程度?”

  “比上次你找來的那個人,精純五倍以上!”夏凝裳答道。

  “你出手試過?”夢無涯迫不及待地確認。

  “是!”

  “如果是這樣,那他還真不能出事!”夢無涯的腰桿突然挺直起來,想了片刻,邁步就朝外走去。

  走到門口又是一頓,回頭望著夏凝裳問道:“徒兒,你排斥他么?”

  “不排斥!”夏凝裳緩緩搖頭。

  “那就是喜歡?”

  “也不是喜歡,就是不討厭。”夏凝裳被問的面色羞紅。

  “好好好。你也知道若要去那里你要做些什么,但是你得跟師傅保證,不會對他動心,我才會去救他!”

  “師傅你說什么呀!”夏凝裳扭捏不已,“我與他連話都沒說過。”

  這話說的夏凝裳心虛不已,不由自主地想起上次夜晚的尷尬。

  “并非為師要斬斷你的情愛,只是……這種小地方不是你的容身之處,這里也沒有你能傾心的人,遲早有一天你會到達一個任何人都無法企及的高度。到時候你會活上幾百年,上千年,而你所愛之人會在你面前慢慢老死,為師不想你承受那種痛苦。徒兒你要記得,武之巔峰,是孤獨,是寂寞,是高處不勝寒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