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六章 請賜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看著李云天等人跪倒在地,魏莊面上得意之色更濃,哈哈大笑道:“單是下跪可不顯誠意哦!”

  李云天等人臉色鐵青,咬著牙匍匐起來,以頭扣地,聲音中帶著無限的悲壯:“請魏師兄,手下留情!”

  魏莊的眼睛瞇了起來,笑容漸漸收斂。李云天等人的義薄云天,讓他也不禁動容。

  “魏莊!”蘇木將滿口的血水往肚子里咽去,“我與你,誓不兩立!”

  “正有此意!”魏莊雙手抱在一起,猛地朝蘇木胸口處砸去。

  轟地一聲,蘇木一口鮮血噴出,直接痛昏了過去。

  “蘇少!”李云天等人怒吼一聲,萬萬沒想到魏莊竟敢在這么多人面前失信于人。

  “一個都別放過!”魏莊惡狠狠地下令,從蘇木身上站了起來,踹死狗一般踹了一腳。

  剛才與李云天等人對峙的那群凌霄閣弟子皆都冷笑沖了上來,阻擋在李云天等人面前,提出了挑戰的要求!

  李云天等人正心頭憤怒,不知該如何發泄,剛好對方送上門來,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這是一場明目張膽的打群架,只不過彼此皆都有固定的對手而已。

  魏莊冷笑一聲,望著李云天等人,譏諷道:“誰敢不服,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他擺明了要教訓一下這群跟著蘇木的人,讓他們知道跟錯人的下場。

  楊開因為靠近著李云天等人,此刻竟然也被一個魏莊的手下給盯上了,這人竄到他面前,只報了一聲自己的名字,都不等楊開反應,便直接打了上來。

  楊開一腳踹出去,勢若雷霆,踹在這人的肚子上,這人立馬蹲了下來。

  也活該他倒霉,他的實力大概只有淬體境八九層而已,按規矩來說是沒資格挑戰楊開的,可他自己找打,就怨不得別人了。

  閃過混亂的戰場,楊開一步步地朝蘇木走了過去。

  “恩?”魏莊瞇眼打量著楊開,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蘇木手下有多少人,分別都是誰,魏莊自然清楚無比。可是楊開他還真的沒見過,一時間有些弄不準楊開的身份。

  楊開沉默不語,冷著一張臉走到蘇木面前,伸手試探了下他的鼻息,發現蘇木只是昏迷了過去,不由也放心許多。

  “你是誰?”魏莊頓時不樂意了,自己和蘇木有間隙,這人竟敢當著自己的面來查探蘇木的傷勢,分明是沒把自己放在眼中啊。

  楊開站起身來,靜靜地看著魏莊。

  “本少問你是誰呢。”魏莊揚起下巴,聲色俱厲地問道。

  “試煉弟子楊開,請賜教!”楊開沖魏莊一抱拳,這是凌霄閣弟子之間挑戰的禮節。

  “楊開?”魏莊神色一愣,旋即醒悟過來,“你就是那個這些日子風頭正盛的楊開?”

  “不敢當,但如果宗內沒有其他人叫楊開的話,那我就是了。”

  “笑話!區區一個試煉弟子,竟然也膽子來挑戰本少爺!你有那個資格么?”魏莊冷笑不止。

  “宗門規矩,只要弟子之間實力相差不到三層,都可以互相挑戰!”

  “本少是開元境三層,你算什么東西?”魏莊鄙夷道,試煉弟子,就是沒有突破到開元境的弟子,既然沒突破,那肯定與自己相差超過三層了。

  “我也是開元境三層!”楊開淡淡答道。

  一片驚疑聲響起。

  “不可能吧,楊開都已經開元境三層了?”

  “不是說他三年才修煉到淬體境三層么?是不是自己說錯了?還是我記錯了?”

  “奇怪了,前段時間楊開挑戰我的時候才不過淬體境八層而已,怎地一個月不到,他就到這個境界了?”

  種種質疑,不一而足。

  魏莊也滿是狐疑地打量著楊開,似乎在考慮他是不是說真的。既然已經到了開元境,為什么還是個試煉弟子呢?

  他哪里知道楊開也只是昨夜才突破的而已,而且是直接從淬體境九層突破到這個層次。

  “現在我有挑戰你的資格了吧?”楊開瞇眼問道,眼中隱有兇光閃動。

  “若你真有這個實力,倒具備了這個資格。”魏莊點點頭,獰笑一聲:“如果你不怕死的話!”

  楊開冷漠道:“希望你也不會怕死!”

  “大言不慚!”魏莊大怒,心想我身穿防御秘寶,就算開元境頂峰的武者也休想破開防御,等于是立于不敗之地,憑你一個開元境三層,如何能勝的了我?

  “來,我讓你打一拳試試!”魏莊猖狂地沖楊開招手。

  楊開哪會客氣?沖上去直接就是一拳轟在魏莊的胸口上。

  炙熱的真陽元氣灌入,不但沒能傷到魏莊分毫,反而楊開身軀一震,蹬蹬蹬后退了好幾步,低頭看去,拳頭上一片通紅,顯然是被自己的元氣反傷了。

  “哈哈!自不量力!”魏莊越發得意許多,話音未落,神色又是一怔,因為他發現這個楊開的雙眼突然紅了起來,一股猛烈的元氣波動從他身上傳來,帶著滾燙的熱意。

  他的雙眸中沒有絲毫退縮和驚恐,有的只是興奮難耐。這雙眼睛,就仿佛是一只兇獸的眼睛,在見到自己感興趣的獵物,即便暴動撲食的前兆。

  沒來由地,魏莊心中一突,楊開卻已經獰笑地撲了上來,丹田內一滴陽液悄然出現在指尖,隨心而動,幻化出一片薄如蟬翼的血紅刀片。

  血紅的光芒閃過,伴隨著一聲刺啦的輕響,楊開和魏莊身形交錯而過。

  魏莊只感覺腹部一涼,低頭看去,一顆心頓時沉入了谷底,嘶聲尖叫:“我的繡云鎖子甲!”

  這件貼身穿戴的繡云鎖子甲是凡級中品的防御秘寶,檔次雖然不高,卻非常適合他這個境界的武者,大長老不知從何處得來,便賜予了他。當時大長老明言過,開元境的武者,一般都無法突破這件秘寶的防御,除非動用殺傷力巨大的武技。

  可是現在,這件被他寄予厚望的秘寶,竟在一個回合內,被一個開元境三層的試煉弟子給切開了一道口子。

  他剛才用的是什么武器!難道那血紅的武器也是秘寶?而且檔次還要比秀云鎖子甲高上一籌?若非如此,哪會有這般驚人效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