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七章 一邊大一邊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在說什么?”胡嬌兒臉色莜地一變,牽強笑道:“我聽不懂。”

  他不會看出自己不是小妹了吧?不可能啊,他分明只有淬體境九層,自己堂堂一個真元境強者耍出來的手段,怎會被他給看穿?更何況,自己與小妹本就長的一般模樣,無論聲音還是形態都沒什么區別,幫里的老人時常還弄錯自己姐妹兩人的身份呢,他又如何有這份本事?

  楊開淡淡地望著她,輕笑道:“姑娘這般說,是不愿意承認了?”

  “承認什么呀?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胡嬌兒做著最后的努力。

  楊開揉了揉額頭,無奈道:“那我就把話說明白點了。姑娘,你不是胡媚兒,我想……你應該是她的雙胞胎姐姐。”

  胡嬌兒一愣,旋即吃吃笑道:“為何這么說?”

  這一次她倒沒再強硬否認,而是饒有興致地看著楊開,她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露出了馬腳。如果楊開說不出個子丑寅卯,那分明就是在用言語詐自己了。

  可能他現在也只是疑惑,不敢肯定,所以才會要自己開口承認。胡嬌兒心中猜測。

  “姑娘這是在考我的眼力了。”楊開也不惱,呵呵一笑,轉身走到桌邊拿起自己剛才喝茶的那個茶杯,抿了一口道:“其實,我一直都不肯定你到底是不是胡媚兒,但是現在我可以肯定了,你不是她!”

  胡嬌兒神色一怔,卻是恨的咬牙切齒,原來剛才的話真的是試探啊!氣死我了!本姑娘一個真元境的武者,竟然一不留神著了個淬體境小子的道,這可真是陰溝里翻船,丟盡了臉面。

  再否認下去也沒意思了,胡嬌兒嬌笑一聲,側身坐在香床上,妖嬈身材若隱若現,美眸打量著楊開,聲音輕柔地問道:“你從什么時候開始起疑的?”

  “喝茶的時候。”楊開敲了敲自己手上的茶杯,“雖然茶香宜人,卻沒能掩蓋住杯子上的女人香氣,而且杯口這里還有個淡淡的唇印,我想這茶杯應該是不久前才有人用過吧?而那個人才是胡媚兒姑娘。”

  “就憑這一點,你便認為我不是媚兒?”胡嬌兒愕然。

  “當然不止這一點。”楊開緩緩搖頭,“第二個讓我起疑的是你的氣質!我不認為只隔了十幾天時間,一個女人的氣質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說句恭維的話,媚兒姑娘的嫵媚稍顯稚嫩,而姑娘你的嫵媚卻是渾然天成。”

  “這話我愛聽。”胡嬌兒掩口輕笑,“繼續說,還有沒有了?”

  “第三,你與媚兒姑娘身上的體香極為相似,但仔細品味的話,卻又有不同,她的香氣甘甜,你的香氣略顯淡雅。”

  “臭小子!”胡嬌兒面色粉紅,楊開這露骨的話讓她有些難以自持,想起剛才為了試探他而做出的犧牲,胡嬌兒恨不得一巴掌把面前這個侃侃而談的男人拍成肉餅。

  “第四……”楊開無視了胡嬌兒吃人的眼神,繼續說著。

  “還有啊……”胡嬌兒吃驚了,她根本沒想到這個只有淬體境武者的臭小子居然看出了這么多破綻,本來她還以為天衣無縫的呢。

  “呵呵,第四點便是姑娘你腳上的傷了。那傷勢看起來象是扭傷,其實卻是你自己運功從內部震傷的。這是最大的敗筆,媚兒姑娘雖然是個少女,卻也是武者,怎么可能這么容易就扭傷自己的腳?”

  “這倒是我的疏忽。”胡嬌兒輕輕點頭,那時候只想著如何讓楊開中計了,卻沒想的這么深遠。

  抬起頭來,見楊開還在沉思,胡嬌兒不啻道:“可別告訴我,你還看出什么破綻了。”

  胡嬌兒挺不服氣的,怎么自己以為完美的事情到他這里就破綻百出了呢?偏偏他分析的還頭頭是道,讓人無從反駁。

  這臭小子看著真厭煩!

  他要還敢說有什么破綻的話,姑奶奶非得要他好看,一點都不懂的看人家臉色。

  “那就不說也罷。”楊開眉頭皺了皺。

  聽他這么說,胡嬌兒倒是不樂意了,美眸寒霜,淺笑嫣然,銀牙緊咬道:“說!”

  “還是不說了!”楊開搖頭。

  胡嬌兒怒道:“我讓你說你就說,哪有象你這樣吊人胃口的。”

  楊開苦笑一聲:“我怕說出來會惹姑娘生氣。”

  胡嬌兒鳳眼一瞇:“惹我生氣?那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恩。”

  “那我就更要聽一聽了。”

  “可你得保證不生氣才行。”

  “你都不說,我如何知道自己會不會生氣?”

  “那就算了。”

  “你……你就不知道在和女人發生糾紛的時候,退讓一步的?”胡嬌兒暗恨不已,這小子看著精明,其實是個愣頭青,一點都不解風情。

  “退一步,我會受傷,我覺得……我打不過你。”楊開臉色認真。

  “算你還有點識相!”胡嬌兒得意一笑,身子卷起一股風,從香床那漫步來到桌邊,衣衫翩躚地坐了下來,風情萬種地看著楊開,沉吟片刻道:“好吧,我保證不會生你的氣。”

  “也保證別打我。”

  “行!”胡嬌兒咬著牙答道,“你告訴我,這最后的破綻是什么?”

  楊開正色道:“其實,也不算破綻,只是姑娘你和媚兒姑娘長的不太一樣罷了。”

  “哪里不一樣了?”胡嬌兒奇道,自己和小妹完全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呀,哪會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楊開砸吧砸吧嘴,遲疑好半晌,才囁嚅道:“你的屁股,一邊大,一邊小!不如媚兒姑娘的勻稱!”

  這句話一出口,胡嬌兒霎那間臉色通紅,一身真元境的元氣兇猛爆發,屋內頓時狂風呼嘯。

  “記得你剛才的保證!”楊開面不改色心不跳,淡淡地提醒了一句。

  胡嬌兒驚人的氣勢陡然萎縮下來,氣的渾身發抖卻又不好發作,一口銀牙差點都咬碎了,好半晌才憤憤地一拍桌子,嬌叱一聲:“放屁!”

  一個姑娘家家,連這等粗口都爆了出來,可想而知胡嬌兒有多氣憤。

  這該千刀萬剮的臭小子,竟然評價自己的屁股一邊大一邊小,這是個男人應該說出來的話么?自己哪里一邊大一邊小了?分明很勻稱的好不好?

  臭小子,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的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