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六章 試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見到這一幕,被禁錮的胡媚兒頓時大叫道:“姐姐你賴皮!”

  但是她的呼喊哪能傳的出去?急的香汗淋淋也是無可奈何,太卑鄙了,以姐姐的實力,想要**一個只有淬體境的武者,簡直是輕而易舉。

  如果是正常交流,胡媚兒覺得楊開一定不會露出什么糗態,但若是姐姐暗中動了什么手段,那可就說不準了。

  屋內,胡嬌兒突然又站了起來,一步步地朝香**走去,回眸一笑道:“你等一下,我拿件東西給你。”

  “好。”楊開的眉頭微皺,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但到底哪里不對又說不上來。

  走到香床邊,胡嬌兒彎下身子,半跪在**翻找起來,單薄的衣衫根本遮擋不住她的萬種風情,緊貼著身子的衣衫**她那渾圓挺翹的臀部,展現著無與倫比的**力。

  楊開的心跳頻率加快不少,喉嚨有些冒火。

  好半晌,胡嬌兒依然保持著這個誘人的**,突然間,一聲**從她口中喊了出來。

  “怎么?”楊開神色一變,趕緊沖上前去。

  恰在此時,胡嬌兒從**退了出來,腳步一個踉蹌,直接就倒進了楊開的懷中,死死地抱住了他。

  兩人的雙腳磕磕碰碰,也不知怎么搞的,一不留神皆都倒在了**。

  胡嬌兒在上,楊開在下,火熱的**入懷,楊開的喉嚨越發干燥,望著面前近在咫尺的漂亮臉蛋和嬌艷欲滴的**,楊開強壓下心頭的欲望,開口道:“怎么了?”

  “有蟲子!”胡嬌兒做戲做全套,演技也是相當不賴,兩只小手揪著楊開的衣服不放,一副驚弓之鳥的模樣。

  楊開啞然失笑:“在哪呢?”

  “那里……”

  順著胡嬌兒指引的方向,楊開果然見到有一只蟲子在那慢慢地爬著,心道**果然有意思,都已經是武者了,區區一只蟲子還能把她嚇成這樣,伸出手去,一把捏死,然后拍了拍她的香肩:“沒事了,已經被我干掉了。”

  “肯定還有……”胡嬌兒得寸進尺,一邊說一邊扭頭四望,絲絲秀發掃在楊開的臉頰和嘴巴上,楊開剛平復下的心情再次被**起來。

  “沒有了。”楊開覺得這樣挺不是個事,若是現在有人闖進來看到自己和胡媚兒這幅模樣,那可真是傾盡三江五湖水也洗不清了。

  “真沒有了?”胡嬌兒眼中閃過絲絲詫異,沒想到楊開竟然真能坐懷不亂,并沒趁人之危對自己上下其手。

  剛才如果楊開真的動手了,那鐵定是缺胳膊斷腿的下場。

  心中雖然不岔,胡嬌兒卻沒再堅持,而是溫順地從楊開身上爬了起來。

  楊開也坐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抬頭看著胡媚兒,發現對方也是臉色通紅,一瘸一拐地坐到了自己身邊。

  “你腳怎么了?”楊開疑問。

  “剛才跌倒的時候好像扭傷了。”胡嬌兒一計不成,又來一計,心想姑奶奶今天就犧牲一把,非得把你的心挖出來,看看到底是黑的還是紅的。

  “我瞧瞧……”楊開蹲下身子,拿起胡嬌兒的一只腳端詳起來,發現她的腳踝確實有些紅腫,分明是真的崴傷了。

  可不是真傷著了,為了試探楊開,胡嬌兒這次犧牲可大了。

  楊開并沒有避諱什么,畢竟胡媚兒也不是太在乎禮節的人,之前她那般**自己,現在自己拿著她的腳又有何妨?

  “你別亂動!”楊開叮囑一聲,然后伸手入懷,從懷里拿出一瓶丹藥來。

  這是一瓶凌霄閣的凝血祛瘀膏,拿出來之后楊開的動作頓了頓,仿佛在想著什么。好片刻之后,他才揭開瓶口,從里面倒了些膏藥出來,攤在手心,仔細地涂抹著胡嬌兒腳上紅腫的位置。

  微弱的真陽元氣也在運轉,幫助化解藥效。

  胡嬌兒不由地**一顫,暗道自己這次真是虧死了!這么多年來,冰清玉潔的身子從未被人碰過,今日為了跟小妹打個賭,被人抱了也抱了,摸也摸了。偏偏她還不能發作,更不能讓對方負責。

  心里雖然覺得委屈,可身體上卻是不同的感受。

  那只大手在腳踝處一陣陣**著,神態認真,動作溫柔,粗糙的手繭摩擦著自己鮮嫩的皮膚,帶起一陣陣**。

  他認真起來的樣子,看起來有一種與他年紀不相符的沉穩。

  隨著楊開的動作,胡嬌兒的胡思亂想漸漸被打斷,身體中不停地涌出一陣陣異樣的感受,這感受讓她心慌意亂,一顆芳心頓時噗通噗通亂跳起來,小腹處更有一股熱流,仿佛閃電般上跳下竄,讓她情不自禁地**了**。她怕不****,那股熱流會沖出來。

  “楊開……”異樣的聲調從胡嬌兒口中喊出,這一刻她羞得有些無地自容,完全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恩?”楊開抬起頭來,正見到胡嬌兒一雙水盈盈的美眸盯著自己,那一張臉蛋已經見不到其他的顏色,唯獨只剩下**的紅。

  “你要不要……做點別的事情?”胡嬌兒**著紅寶石一般的嘴唇,做出最后的反擊!

  如果楊開一口答應了下來,她就可以拋棄現在的所有感受,徹底從中退出,并且不會讓楊開好過!

  他會不會答應?胡嬌兒緊張,希望他答應,讓自己解脫,又希望他拒絕,這就證明了小妹沒看走眼,自己也沒看走眼!這種緊張和掙扎讓她內心彷徨極了。

  胡嬌兒擔憂,被禁錮的胡媚兒何嘗不擔憂?此刻她也停止了無用的喊叫,緊緊地盯著楊開,不知道他到底會給出什么樣的答案。

  楊開直直地看著胡嬌兒,似有意動,后者一顆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處,生怕楊開從口中說出一個好字來。

  驀然間,楊開卻是微微一笑,慢條斯理地收起了凝血祛瘀膏,鄭重至極地揣進懷里。

  “姑娘!”楊開沉吟著。

  “恩?”胡嬌兒緊張到沒發現楊開的稱呼變化。

  “剛才給你療傷用的凝血祛瘀膏是我最珍貴的東西之一。它雖然價值不高,但卻是我這幾年來感受到人情溫暖的見證。”

  “什么意思?”胡嬌兒愣住了,自己在問他要不要呢,他跟自己說這些做什么?有何深意么?

  楊開直起身子,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胡嬌兒:“我是想告訴你,我用這瓶及其珍貴的膏藥替你療傷,也請你也不要計較我剛才的冒犯了,這一場鬧劇,到此為止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