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五章 第一滴陽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楊開不知道其他人在淬體境七層的時候,體內會有多少元氣,但應該沒自己的多。最初的積累總是緩慢無比的,自己是因為有了真陽訣才可以吸收天地間的陽氣,而世間又有多少象真陽訣這樣的神妙訣法?

  這一日,當楊開修煉完畢,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這些天一直吸收的陽氣逐漸變得厚重起來,經脈內的熱感也是越來越盛,楊開隱隱覺得,這些天吸收的陽氣好像應該要到飽和的程度了。

  一旦陽氣在體內飽和,就會凝氣化液,成為一滴陽液存儲在丹田內,這所謂的陽液妙用無窮,可以用在戰斗之中,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作用,對此,楊開還是挺期待的。

  緩緩地睜開眼睛,楊開正準備略作調息的時候,眼角的余光卻是突然瞄到自己身旁不遠處竟站著一個人,楊開神色一動,自己沉浸在修煉中,竟然沒察覺這人是什么時候來的。

  這個人側身對著楊開,身穿一間青色的長袍,衣袖翩翩,身形挺拔,發須雖白,卻須眉皓然,下巴上留著一縷精致的山羊胡子,單看年紀,大約與貢獻堂的夢老頭差不多,不過氣質上卻是決然不同。

  看到這人的第一眼,楊開的腦海中不由自主地蹦出了仙風道骨這個詞,這種氣質和夢老頭的流氓好色不著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兩人比較起來那絕對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此刻這人一手負在背后,一手摸著自己的胡子,站在那里俯視著面前的困龍澗。他的眼神很奇怪,奇怪到有些復雜的程度。

  這是一個學識淵博的智者,同樣也是一個武藝高超的長輩!楊開心中有了計較,趕緊起身,行了個弟子之禮:“弟子楊開見過前輩。”

  被楊開的聲音驚動,老者緩緩轉身,和藹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恩。”

  “不知弟子該如何稱呼您?”雖然知道此人絕對是凌霄閣的高層,可楊開從未見過對方,自然要問一下,免得亂了輩分。

  老者沉吟,眉頭微皺,仿佛楊開問出了什么難題似的,好片刻才到:“你稱呼我為十一長老就好。”

  十一長老?楊開有些疑惑,凌霄閣長老的數量雖然有那么幾個,可絕對不可能有十一個這么多。但人家畢竟是長輩,他如此說,楊開也只能遂他的愿了,當下再行一禮:“弟子見過十一長老。”

  十一長老撫須微笑,面容越發和藹許多,柔聲問道:“你在修煉武技?”

  “是。”楊開點頭。

  “而且是陽屬性的武技?”

  “是。”對方實力肯定不弱,自己在這里吸收陽氣他哪里感應不出來?

  “修煉的如何?”

  “才剛修煉沒幾日,暫時還好。”

  十一長老又問了幾個問題,楊開一一做答,心中稍微有些感動,這個長老和藹可親,對自己一個最底層的弟子都如此關懷,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見他這般好說話,楊開倒是想起了一個問題,開口道:“十一長老,弟子在此地修煉了多日,倒是有一事不解。”

  “哦,說來聽聽。”十一長老頓時來了興致。

  “這困龍澗下方為何會有陽氣溢出?”

  十一長老聽了一笑:“這當然是因為下方有陽屬性的寶貝了。”

  楊開哭笑不得,心想這種事我自然能猜到,只是就是不明白底下到底有什么而已。

  “你可知這困龍澗是怎么生成的?”十一長老突然問了一個不著邊際的問題。

  楊開雖然不知他是何用意,但也只能老實搖頭。

  十一長老望了一眼困龍澗,緩緩道:“這是被人一劍劈出來的。”

  楊開心神巨震!困龍澗,寬逾幾百丈,長不知幾許,深不見底,竟然是被人用劍劈出來的?若換做別人來跟他說這事,楊開怕是不會相信,但眼前這個十一長老卻沒必要騙自己。

  可是,到底是什么人一劍之威能大至如斯?這個人又是什么樣的境界?

  “幾百年前,此地并無我凌霄閣。”十一長老目光深邃,聲音低沉。

  楊開知道這個長輩是要說一些不為人知的秘辛了,當下屏氣凝神,專心致志地聽著。

  “當年祖師爺路過此地之時,偶遇一實力高深的魔頭,兩人便在這里大戰了一場,具體戰斗情況無人知曉,只是打到最后,那魔頭察覺不敵,便劈出一劍。”一邊說著,十一長老一邊用手在困龍澗的東西兩端這么一劃,“一劍出,困龍澗成!魔頭遁入澗底,祖師爺追蹤下去,費勁千辛萬苦才斬殺那魔頭!”

  “不過那魔頭實力高深,雖說身死魂消,可祖師爺并不放心,這才在此地創下凌霄閣,鎮守了幾十年,確認不會再有什么危害之后,他才飄然離去。這便是我凌霄閣的由來。”

  “困龍澗生成數百年,底下暗無天日,后來又流放了許多帶罪弟子進去,想來這下面機緣巧合生出了什么陽屬性的寶貝也說不定,這就是你能從這里吸收到陽氣的緣故。”

  楊開點了點頭,疑惑道:“十一長老來此地,也是想看看那個寶貝么?”

  “我?”十一長老神色古怪,緩緩搖頭道:“我不是來看寶貝的,我是來看人的。”

  “看人?”

  十一長老曬然一笑:“人老了,話就多了,今日暫且先說到這里吧,你好好修煉,不過千萬不要妄想深入這下面,底下危機重重,便是我也不敢輕易下去。”

  說罷,這位十一長老翩然離去。楊開心頭許多觸動,也有許多疑惑,卻只能悶在肚中。

  稍微恢復了下心情,楊開繼續運轉起真陽訣。現在真陽訣運轉起來,吸收的陽氣速度比起前些日子不知快了多少倍。

  幾個時辰之后,楊開突然感覺一身經脈鼓脹不已,就連丹田都滿滿當當的,就好像一頓飯吃的太多,吃撐住了似的。

  快要飽和了么?楊開不驚反喜,越發用心起來。

  半個時辰后,經脈和丹田突然一輕,鼓脹的感覺消失不見,渾身經脈的元氣在這一瞬間全部涌入了丹田內,一滴灼熱的液體悄然成型,滴進丹田內,楊開甚至聽到了一聲滴答的輕響。

  陽液!自己終于形成了第一滴陽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