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四章 困龍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不多時,一道巨大無比,幾乎是橫跨天地的山澗出現在眼前,一股狂風迎面吹來,險些將楊開吹起一個跟頭。

  楊開回過神來,抬頭一看,頓時愣住了。

  怎么會是這里?眼前這道寬逾千百丈,幾乎深不見底,長也不知幾許的山澗,正是凌霄閣最危險最神秘的地方——困龍澗!

  說起來這山澗本身的存在就很奇怪,凌霄閣坐落的地方根本就不在山脈上,而是在一塊平地中。這一道山澗與其說是山澗,還不如說是大地的裂縫,只不過這個裂縫有些太大了而已。

  困龍澗,凌霄閣不算禁地的禁地!因為這里兇險異常,狂風呼嘯,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去,一旦掉下去了,那絕對是有死無生。

  困龍澗也是凌霄閣流放逆徒叛徒的地方,這幾百年來,凌霄閣一旦出現什么大逆不道,無法饒恕之徒,都會廢其修為,將其流放到困龍澗內。

  楊開對此很不能理解,如果真的大逆不道,直接殺了不就行了,為什么要選擇流放呢?廢掉修為被丟下這里,等于是死路一條。

  當然,困龍澗除了是流放逆徒的地方之外,還是許多癡情人殉情的首選。

  凌霄閣內流傳了許多這樣那樣的故事,說的多是可歌可泣,在愛人身死之后,不愿茍活,從困龍澗上跳下的感人事跡。

  凌霄閣的男弟子,基本上人人心中都藏著一兩個這樣的故事,等待合適的時機泡妞所用,只要讓佳人聽的雨打梨花面憔悴,凌霄閣男弟子再展現下寬廣的胸膛和溫暖的臂彎,那絕對是所向披靡,百試不爽。

  這些感人故事,不知成就了多少柔情佳話,實乃凌霄閣男弟子心中大愛!

  關于困龍澗的信息在楊開腦中轉了一遍,他慢慢走前幾步,望了一眼深不見底的山澗,滿腹疑惑。

  這里面怎么會有陽氣呢?而且跟剛才感應到的那些不一樣,這下方不但有濃郁的陽氣,此時此刻,這陽氣還正在源源不斷地往上散發著。即便是站在山澗邊,楊開都能感受到空氣中的那一絲溫熱的感覺。

  這股溫熱不是太陽之力,卻比太陽之力要純凈無數倍。

  想了片刻,楊開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再糾結其中的原因,而是努力吸收起來。修煉真陽訣,越是在陽氣濃郁的環境中,修煉的速度就越快。

  如今他體內元氣稀少,真陽訣運轉速度緩慢,但有了這些陽氣相助,修煉速度上應該會快捷許多。

  時值傍晚時分,日暮西山,雖然沒有多少太陽之光,可楊開卻依然能感覺現在修煉起來的效率果然比前幾日高出不少。

  這一修煉,竟然就修煉了一整夜功夫,等到第二日清晨的時候,楊開睜眼查探自己的修煉成果。

  有陽氣和沒陽氣就是不一樣,此前雖然在太陽底下修煉,可也是花費了三天功夫才修煉出那么一點元氣而已,但是現在只是一夜就做到了三天的事情,效率之高讓人咋舌。

  體內的元氣也壯大起來,再也不象幾天前那種宛若風雨中的燭火了。

  而且,隨著元氣的壯大,楊開發現自己控制起來也比之前輕松了不少。

  又是新的一天,楊開沒再繼續修煉真陽訣,而是站起身來練了個半個時辰的淬體篇。

  困龍澗邊,楊開揮汗如雨,雖然修煉了一夜,卻沒有絲毫疲憊,反而精神熠熠。

  修煉完淬體篇之后,楊開再將掃地小廝的任務做完,這才顛顛地跑回來。

  反正自己的三葉殘魂花和絕地枯木草也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香爐暫時發揮不了作用,當然只剩下在此地修煉一個選擇。

  本來楊開還想去找蘇木那些人打一架,但說來也奇怪,自從那天晚上之后,蘇木等人就好像是在凌霄閣內蒸發了似的,從此不見蹤影。

  楊開雖然與他們有些過節,卻也算不得仇怨,與他們糾纏也只當是給自己找樂子,驗證自己的成長,對他們夜間偷襲也沒放在心上。

  換做自己被人欺負,只要有報復的實力,恐怕也會想法設法地報還回來。

  重新坐到困龍澗旁,無視那足以讓一個活人吹飛的狂風,楊開心念一動,僅有的一點元氣在經脈中穿梭涌動,一次又一次地循環著。

  元氣的循環,仿佛牽引起某中神秘的力量,讓一身肌膚的毛孔都齊齊舒張開來,而散發在空氣中的陽氣更象是貓兒嗅到了腥味,迫不及待地鉆進身體中。

  遍體溫熱,好像是在洗熱水澡,楊開舒服的渾身一松。

  匆匆兩日過去,楊開收獲頗豐。

  隨著這兩日的修煉,楊開體內的元氣壯大了許多,元氣中還有一種溫和的陽炎之力。

  這就是修煉真陽訣最明顯的特征了,因為體內元氣是吸收陽力形成的,自然屬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