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一章 我讓你三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每天吼一聲:推薦票會員點擊評價票  這些傷痕血跡自然是與花背蜘蛛戰斗留下的痕跡,當時沒來得及處理,回到烏梅鎮又要給那個小男孩尋醫,自然也耽擱了下來,隨后楊開就睡去了。

  一直睡到今日早晨才醒來,那小男孩也已經醒了,楊開便放心離去,急匆匆回到宗門,遠遠地看到一群人圍著自己的木屋,還有人舉著火把,看那架勢是要燒自己房子了,楊開哪肯答應?自然是走過去詢問,沒想到是蘇木要找自己的麻煩。

  正主出現,縱火不成的蘇木不但沒有絲毫愧疚,反而更興奮了,指著楊開道:“楊開,別說本少不給你機會,只要你能……”

  “你等一下。”楊開舉手示意,然后施施然走進了屋子。

  “喂……”蘇木半截話咽進肚子,只感覺象是吃了一個蒼蠅,而且是那種從新鮮糞便上飛起來的蒼蠅,別提多難受了。

  “蘇少,這人太不給面子了。”手下有人替蘇木不平。

  “哼!”蘇木冷笑,“等會給我狠狠的打,聽說這小子從不認輸,所以下手也別留情,今天一定要讓他知道得罪本少的下場。”

  “是。”

  楊開走進屋子,將肩膀上的小包裹取了下來,這一包裹草藥可是自己三天來的收獲,不先放下來楊開有些不放心。

  等放好包裹之后,楊開才再次走了出來,一臉認真地看著蘇木道:“你剛才想說什么來著?”

  蘇木恨恨地看著他,滿臉的幽怨,有種要吐血的沖動。

  剛才自己一句臺詞準備了好半晌,還沒來得及說便被楊開打斷,此刻見他又開口詢問,連忙威風八面迫不及待地喊了出來:“楊開,莫說本少不給你機會,只要你今天當著諸位師兄弟的面給我跪下磕幾個響頭,再叫幾聲爺爺,我便繞你不死!要不然……哼哼哼……”

  那幾聲哼意味深長,威脅的味道油然而生。

  說罷,蘇木面上一片報仇雪恨后的痛快表情,宛若真把楊開怎么了。

  楊開緩緩搖頭,痛心疾首地看著蘇木。

  “怎么?”蘇木心頭一虛,主要是楊開太氣定神閑了,搞的他心中有些沒底,畢竟在烏梅鎮吃過楊開一次虧,心靈上有些陰影。

  “不孝啊!”楊開嘆氣。

  圍觀之人愕然,蘇木愕然,心想這怎么就不孝了?

  “你什么意思?”蘇木兇神惡煞地問道。

  “不明白?來我教你!”楊開一副好心人的模樣,諄諄善誘:“我且問你,你有長輩在凌霄閣吧?”

  “算你有點眼力!”蘇木尾巴都快翹到天上了。

  楊開微笑,心想你這么大張旗鼓地跑來報復我,自然是有所依仗,要是上頭沒人,你哪敢這么放肆,還要燒我的房子?

  “此人在宗門內職權不小吧?”楊開又問。

  “長老之職!”蘇木哼道,“我還有個姐姐是核心弟子!隨便伸出一根手指頭都捻死你!”

  楊開恍然,對蘇木的底細有些了解了,這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這就對了,太不孝了!”

  “什么對不對的?”蘇木大怒,繞來繞去被楊開給繞的頭暈眼花,還不知道他要說什么。

  “這么簡單的事情都想不明白,你這腦袋怎么長的?”楊開皺著眉頭,憐惜萬分地望著蘇木,耐心解釋道:“你那姐姐論輩分該是我師姐,我若真的叫你那啥,那你姐姐怎么稱呼你?那位長老又該怎么稱呼你?不孝啊,大不孝!我要是那長老,今天就把你關到困龍澗,讓你一輩子都別想出來。”

  蘇木身軀一震,面色蒼白。困龍澗,可是凌霄閣最恐怖的地方,凌霄閣綿延數百年,弟子幾十代,總有一些弟子出了師門之后干盡壞事,犯下滔天大罪,而這些十惡不赦之徒一旦被宗門抓住,就會被廢去修為,丟進困龍澗,基本上進了那里就等于死了。

  困龍澗三個字,在這方圓幾千里內可是大名鼎鼎,兇名昭著。

  蘇木倒不是害怕楊開,只是聽到這三個字本能地有些畏懼。

  察覺蘇木狀態不對,跟隨他過來的一人趕緊上前道:“蘇少,這小子牙尖嘴利,莫與他呈口舌之勇,今日我們來是為你出氣的。”

  “恩。”蘇木緩過神來,有些惱羞成怒道:“楊開,別說些有的沒的,今天你若不跪下道歉,本少定讓你后悔出生在這個世上。”

  楊開眼中冷光一閃,握了握拳頭道:“蘇師弟這是要與我過過招?”

  蘇木鄙夷道:“我倒是想,可你不爭氣,還沒那個資格!本少可是淬體境九層!”

  聽他這么一說,楊開頓時明白了,宗門規定弟子切磋挑戰,實力相差不得超過三層,蘇木確實不能挑戰楊開,兩人的差距太大。

  這也是他為什么帶人來的緣故,這些人可不單光是撐場面的。

  蘇木一臉蔑視地望著楊開,嘴角噙著冷笑,頭也不偏地道:“各位,這位楊師兄據說已經修煉到了淬體境三層,哪位兄弟上去領教下高招?”

  “淬體境三層,好高的境界啊!”一群人哄然大笑,在場諸人,哪個不比楊開入門晚,但哪個又不比他境界高?

  “我來吧蘇少,我實力在兄弟們中最低,不過區區淬體境五層,應該能陪楊師兄玩一會!”其中一人越過人群,走上前來,輕蔑地望著楊開。

  楊開回望著他,也在笑,笑他們的情報已經過時了。

  五天前自己確實是淬體境三層,但是今時已不同往日。

  不過這種事楊開自然不會宣揚出去,五天晉升兩層境界,速度有些詭異。

  蘇木帶來的那人開口道:“楊師兄,我叫趙虎,可要記住今天是誰打了你!”

  “我記下了。”楊開一臉認真。

  趙虎看樣子是有意給蘇木漲臉面,大刺刺地往那一戰,沖楊開勾了勾小手指:“楊師兄,莫說做師弟的不給你面子,我讓你三招,能讓我動下腳步就算你贏,若是不行,就別怪做師弟的手下不留情了。”

  這猖狂的挑釁蘊含著赤果果的輕視,讓蘇木看的目眩神馳,心中大呼過癮,暗道趙虎這小子還真得力啊,知道怎么才能羞辱人,這事干的還不賴。

  淬體三層雖然與淬體五層只差兩層,可這兩層中間卻有一個分水嶺般的存在,能發揮出來的實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