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九章 蘇木來找麻煩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安置好小男孩,楊開并沒急著離去,畢竟那一晚這個小男孩還給了自己一份干糧,自己總要等到他醒來才能安心離開。

  獵戶在里面忙進忙出,緊張的不行,不多時便被醫館的醫師給轟了出來——嫌他太聒噪。

  “楚醫師說,幸虧處理的及時,要不然犬子就真的沒命了,恩公,你的大恩大德我張山無以為報,這輩子做牛做馬,任憑差遣。”

  說罷,便當頭朝楊開跪了下來。

  楊開沒扶,只是笑道:“張大哥,男兒膝下有黃金,你這一跪便已經還了恩情,日后不必再記掛,而且我還吃了你兒子一份干糧,算下來還是我欠你們的。”

  說完之后,這才將獵戶張山扶了起來。

  張山感動,聲淚俱下:“恩公你真是好人哇!”

  正說著話,醫館的醫師從里面走了出來,對張山道:“已無大礙,不用擔心了,不過他失血過多,恐怕還會沉睡一陣子,等醒了就好了。”

  聽到這話,楊開和張山才放下心來。

  心神一放松,楊開便感覺有些疲憊,實在是今日太刺激了,而且自己也受了許多傷,流了不少血,雖然當時興奮,可對本身還是有些損害的。這一放松,竟然直接睡了過去,一覺睡到天明。

  清晨,凌霄閣。

  很多弟子都起了個大早,心情激動,聚集在一起朝一個地方翹首以盼。他們那渴望的眼神,伸長的脖子,急躁不安的心情,活脫脫一群枯守在家的婦人,正等待著出征多年如今終于歸來的丈夫,是那么的專注,那么的期待。

  隨著時間的流逝,聚集在這里的人也越來越多,大家不約而同都將目光投向了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是楊開居住的小屋所在的位置。

  今天,又是可以挑戰楊開的日子了!對這幾乎是相當于白撿來的貢獻點,在場的凌霄閣弟子如何能放過?也有人于心不忍,同情楊開的遭遇,畢竟每五天都要被爆捶一頓,實在是忒凄慘了些。

  但仔細一想,單是自己同情也無濟于事,打楊開主意的人那么多,自己不去挑戰楊開總有別人去挑戰的,反正他都是要被揍一頓,還不如自己下手。這么一想,索性也聚集過來碰碰運氣。

  恩,若是選到我,我一定下手輕些,免得打的他疼了,不少人在心里給自己找借口。

  以往這個時辰楊開早就已經起來掃地了,但是今天很奇怪,眾弟子等了半晌也沒見到楊開的身影,一個個墊著腳尖朝小屋那張望,卻始終看不到人。

  “楊開咋回事?是不是睡過了?怎么還不出來。”

  “不知道,說起來這幾日好像都沒看到他。”

  “難道已經離開凌霄閣了?”

  “不可能,楊開那牛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打死他他也不可能走的,要走的話,幾個月前被貶為試煉弟子的時候就走了,怎會拖到現在?”

  在場諸人議論紛紛,卻沒人知道楊開在幾日前告了假去了一趟黑風山,至今未歸。這也難怪,楊開平日里也不跟人來往,行蹤自然沒人關注。

  正喧鬧的時候,一群人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為首一人面如冠玉,生得也是玉樹臨風,瀟灑非常,端的是一個美少年,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此刻這少年此刻臉上的神色有些陰沉,一邊走一邊咬牙切齒地罵著誰。

  在這少年的身旁,緊跟著不少凌霄閣弟子,眾星拱月般將他包裹在中間,越發襯托的他與眾不同。

  來到此處,見圍聚了如此多的人,為首的少年面露不悅之色,疑惑道:“怎么回事?這地方怎么這么多人?”

  他身旁一個人趕緊走上前,低聲道:“蘇少,今天是可以挑戰楊開的日子,所以師兄弟們都聚集在這里,等著拿貢獻點呢。”

  被稱為蘇少的少年眉頭一挑,哈哈大笑道:“看樣子,咱們的楊師兄,日子過的有些水深火熱啊。”

  話語中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嘲諷和開心。

  “恩,他基本上每五天就要被打一頓,而且是被打暈才會罷休。”先前說話的人解釋道。

  蘇少又是一笑:“恩,不知怎地,少爺心中這口惡氣感覺出了不少,不過這還不夠,一定要把他給我趕出凌霄閣,只要他不是凌霄閣弟子,我想怎么玩他就怎么玩。”

  “蘇少說的是,這小子敢在烏梅鎮壞你的好事,簡直不知馬王爺長了幾只眼,他也不去打聽打聽咱蘇少是什么身份,太不自量力了!”

  這馬屁拍的蘇少很是舒服,連連點頭不已。

  蘇少,正是楊開在烏梅鎮中碰到的蘇木,那一天蘇木聯合兩個大漢演雙簧被楊開揭穿,惱羞成怒之下憤然離去,回到凌霄閣之后便開始打探楊開的身份姓名。

  他到底是有些手段和渠道的,沒一日便知道了楊開的底細。只是在宗門鐵規下,他也不方便直接動手,直等到今日才帶人前來找楊開的麻煩,卻沒想到此地竟然圍聚了這么多人,而且都是盯著楊開來的。

  這讓蘇木有些不喜,揮揮手道:“讓他們散了,告訴他們今天楊開我包了。”

  這話說的,好像楊開是春樓的姑娘,還是賣藝又賣身的那種。

  他身后的一個人連忙上前,沖眾人抱拳道:“諸位師兄弟,今日與楊開一戰蘇木蘇少定下了,還請諸位行個方便之門,勞煩諸位在此地等候,實在是過意不去,還望海涵。”

  此言一出,不少人神色驚動,皆都朝蘇木望了過來,有些不明所以的人叫嚷道:“憑什么呀,楊開每次都是用掃把來選對手的,憑什么就讓你了?凡事總有個先來后到吧?”

  話音才落,便有人拉扯了他一把,低聲道:“那是蘇木,蘇木你知道是誰么?”

  “誰呀?”這人入門時間不長,還真不知道。

  “笨,咱凌霄閣有位長老姓蘇,核心十大弟子也有一位姓蘇,你說他是什么人?”那人出言點醒。

  雖然話語沒點透,可聽者也不是傻子,當下便閉嘴不言,他只是個普通弟子,聽聞蘇木有這么大的靠山,哪還敢聒噪?

  “打贏楊開也沒幾個貢獻點,犯不著得罪了他。”

  “是是是。”聽者受教,驚出一身冷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