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章 破財消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今晚凌晨本書第一次沖榜,到時候還有一章更新,望各路英雄屆時支援一把,本書這周的成績將決定日后的官方推薦,可以說是事關重大,成績好壞就看各位的支持了,小莫拜求各位手上的推薦票  不過楊開也沒多想,這里是烏梅鎮,離凌霄閣這么近,弟子們下來活動活動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多時,楊開便來到了何氏米行。米行占據了當街的兩間屋子,生意很是紅火,一個伙計里里外外忙個不停。米行老板正在柜臺上打著算盤,老板娘也在招呼客人。

  等了好大一會,前來買米的人漸漸少去,楊開這才走進米行內。

  “老板娘。”楊開招呼了一聲,那年約四十多的老板娘抬頭一見,頓時笑了:“小兄弟,又來買米了啊。”

  “恩。”楊開徑直走到最便宜的糙米面前,指著米袋道:“給我來一袋。”

  老板娘應了一聲,一邊用布袋盛著米,一邊絮絮叨叨:“小兄弟你一個月來買一次,這些夠吃么?”

  楊開道:“基本是夠的。”

  “撒謊!”老板娘白了楊開一眼,“瞧你這胳膊和腿瘦的,要不是吃不飽哪里會這樣?”

  楊開尷尬地笑了笑:“我也會去山上打獵,所以還是餓不著的。”

  柜臺處看似正在專心致志算賬的老板頭也不抬地道:“孩他娘,那邊有些陳米,放著也是放著,就拿給小兄弟吧。”

  “全聽當家的。”老板娘笑著應道。

  “這怎么行,你們也是小本經營。”楊開連忙擺手。

  老板娘一板臉:“有什么使不得的,反正那些陳米也生了蟲,是賣不出去的。不過當家的說,這些米蟲啊,比白米還有營養呢。你等著,我給你拿去。”

  一邊說著,一邊就往后堂走了過去。

  楊開心頭五味雜陳,也不知該說些什么,這段時間每次來米行買米,好心的老板和老板娘都會多送自己一些,而且他們也會找一些借口,諸如什么米生了蟲之類的,其實那都是些上好的白米。這讓一度相信世間已無真情在的楊開微微酸楚。

  “謝謝何叔。”楊開的聲音有些微顫。

  老板笑著抬頭:“孤身一人,哪個又沒有落魄的時候?以后要是餓了,就到這里來,咱米行別的不多,就是米夠吃。”

  “恩。”楊開低著腦袋,世上還是有好人的啊。

  正感慨間,又有兩人來到米行,店里唯一的小二熱臉相迎,都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被當中一人一腳踹翻在地。

  “哎吆……”小二哥一屁股跌在地上,翻了個大跟頭,這一下跌的可真夠瓷實,好半晌沒爬起來。

  “怎么了?”何老板趕緊從柜臺處跑了出來,楊開也把小二給拉了起來,定眼朝兩人看去。只見這兩人滿臉煞氣,其中一人面色青白,手捂著肚子,看起來虛弱不堪,另外一人攙扶著他,生得是熊腰虎背,正是踹了小二一腳的那個。

  “誰是老板?”攙人的那個大吼。

  “我是我是。”何老板趕緊應道,他只是個普通商戶,可面前來的這兩個滿臉橫肉,腰配刀劍,扮相兇狠,一看便是不好惹的主,哪敢有什么怠慢。

  “好哇,你這個黑心老板,竟然賣有毒的大米給我兄弟,你看看他現在,好好一個身強體壯的漢子吃了你的米之后竟然變成了這樣,我這兄弟平日里拳打猛虎都不在話下,可現在眼看著就要不省人事,你這黑心老板,只為賺錢,簡直不拿人命當回事!”

  一通訓斥怒吼,直把何老板嚇得面如土色:“啊,怎么會,怎么會這樣?”

  那人又吼道:“我怎么知道?我兄弟今早從你這買了點米回去,煮了一鍋稀飯,吃完之后就成這樣了,幸虧老子當時沒吃,要不然豈不是要跟我兄弟同赴黃泉?”

  何老板額頭直冒冷汗,拿衣袖不停地擦拭著,口上道:“這位壯士,這其中怕是有什么誤會。”

  “誤會?誤會你娘!若不是吃你的米,我兄弟怎會如此?”大漢不依不饒地怒吼。

  楊開冷眼旁觀,將一切收入眼底。何老板什么品性,楊開再清楚不過了,時不時地接濟自己,白送自己東西,這樣的好心人怎會干這種事?且不說何老板根本不會如此黑心,就算他真的是黑心商人,也斷不會在自己賣的米中下毒。

  這事要是傳開了,以后他還怎么做生意?又有誰敢來他這里買米?

  這兩人找的借口實在是粗劣不堪,根本禁不起推敲。

  所以,這兩個漢子肯定是來訛人的。不過這手段太毒辣了一些,簡直是要斷人財路啊。

  楊開雖然身板瘦弱,可畢竟是個武者,少年血性,何老板又對自己有恩,哪里能看得下去。當下臉色一板就站了出來,冷聲道:“兩位……”

  “什么?”其中一人怒視楊開,脾氣越發暴躁。

  楊開還沒開口說話,何老板卻連忙閃到他面前擋住了他,沖他打了個手勢,緩緩搖了搖頭。

  “何叔……”楊開愕然。

  “破財消災!”何老板輕聲道。

  楊開無奈嘆息,何老板能說出這句話,分明也是看出這兩個漢子的心思了。但打開大門做生意,和氣生財,剛才這一番吵鬧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再糾纏下去,米行的名譽恐怕都要敗壞了。

  縱然知道他們是來訛人,何老板也不得不順著他們,只為趕緊送走這兩尊瘟神。

  無奈之下,何老板也只能臉上堆笑,開口道:“貴兄弟身體中毒應該與我米行無關……”

  一聽這話,兩人正欲發怒,何老板又道:“不過縱然無關,既來我米行處,我何某也不能撒手不管,貴兄弟這般痛苦,叫人看得于心不忍,還是趕緊去尋醫問診為妙。當然,若是兩位手頭緊的話,何某可以替兩位墊付一下診金。”

  這話說出來,擺明了是要破財消災了。若這兩人真是要訛詐錢財,也是會見好就收的。而且何老板這番說辭也能讓旁觀人從中推斷出事情的真相,倒不虞擔心米行的名譽受損,可謂是滴水不漏。

  哪知對面兩人聽了竟沒有絲毫妥協的意向,攙人的那個頓時大怒:“你這黑心老板,把我兄弟兩人當成打家劫舍的綠林盜匪了?真是豈有此理,我兄弟二人行的正坐的直,此生問心無愧,倒是你這黑心老板的,賣些毒米出來,良心何在?”

  這話說的義正詞嚴,擲地有聲,楊開在一旁聽的直撇嘴。就這副德行還行的正坐的直,此生問心無愧?

  何老板也是呆立當場,怎么?這兩人不是來訛詐錢財的么?

  正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時候,圍觀的人群中卻走出來一個翩翩少年,這少年跟楊開差不多年紀,倒是生的豐神俊朗,唇紅齒白,一看便知生活條件比楊開好了千百倍。

  少年施施然走到那兩個大漢身邊,饒有興致地圍著他們轉了一圈,一邊轉還一邊不停地砸吧嘴,嘖嘖有聲。

  旁人都不明所以,唯有楊開眼簾一縮,他突然想起來了,剛才在來的路上好像看到過眼前這三個人,就是在那個胡同里。

  這個攙人的漢子剛才還瞪了自己一眼,而眼前這個少年,當時也在場!

  這三人不是一伙的么?楊開突然嗅到了一股濃濃的耍奸打滑的味道。

  附上本周打賞名單:

天蠶土豆10000點打賞昆侖乞丐王兩個100點打賞小郭肥膘100點打賞莫道夜銷魂100點打賞zlgcan100點打賞殘默之念100點打賞銘月雨100點打賞默言LUU兩個588點打賞暴風羽翼588點打賞風歸云隱588點打賞Shin艷100點打賞謝謝各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