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六章 前塵往事,恩斷義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當然是。(。。)只不過要是尋常的人,經脈斷裂,已經死了。就算是我,讓我全身經脈斷碎,估計我也死了。”九尾天瀾白狐笑了笑,積攢了一點法力,把嘴上叼著的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愜意無比。

  “讓你失望了,其實我的確沒什么其他的手段了,只不過在賭一賭龍之幸運而已。現在看來,我賭的對了。”遠遠看著沈旭之似乎“活”了過來,勉強撐著自己的身子想要坐起來”“。

  “胸中無數塊壘,一口不甘之氣,一種想要回家的念頭,支撐著這孩子。個中辛酸,你不會懂的。樹人一族一粒種子被九州端木氏變成自家傳承,留在旭之身體里。機緣巧合,又得到了剩下的兩枚種子,樹人一脈,生命最是頑強不過。受了這么重的傷,都能恢復的七七八八,的確有點意思了。”九尾天瀾白狐呵呵一笑,根本不管李牧要是現在出手,沈旭之會不會有危險。

  李牧顯然對此也有所懷疑,雙眸緊緊盯著九尾天瀾白狐,無聲的詢問。

  “還是那句老話,你要是想活下去,就走吧。能修行到你這般地步,實屬不易。尤其是憑借廟算把我逼到只能聽天由命,靠龍之幸運茍延殘喘,佩服無比。你要是死在這里,就太可惜了。今天你看見的東西,我說的話,回去仔細參詳,他日必有所獲。”九尾天瀾白狐面色至誠,就像是和一個老友抵足夜談一般,掏心掏肺的說著心里話。

  九尾天瀾白狐的話虛虛實實。也不知道說的是真是假。是在惺惺作態,嚇走李牧還是當真英雄相惜,不愿看到李牧死在這里。

  “哈哈哈!”李牧站起身,朗聲大笑。沈旭之在李牧的笑聲中勉強支撐起身子,迷茫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渾然不知身在何處。尤其是看到鞠文和那只女鬼被長箭穿在一起,相擁而亡,眼睛不由自主的瞇了起來。沒有暴跳如雷,沒有破口大罵,而是手指輕輕的活動著。

  怎么自己重傷之后。一切都變成這般模樣?沈旭之壓著心里的驚駭。飛快的想著。

  “你心里是不是想我趕緊走?”李牧小聲戛然而止,一副通徹的樣子。“你說的話,的確是真的,要不然我怎么會相信。主位面的大道。你給我揭開一角。讓我看見各種樣子。可是真正的謊話就像你所說的那樣。真中帶假,所有的話都是真的,可是合在一起就是假的。你真實的意思還是想要我趕緊走。給你喘息之機吧。”

  九尾天瀾白狐不置可否,左手拿著那把殺豬刀,右手食指、中指夾著煙,自顧自的抽著。

  “裝神弄鬼,的確是你擅長的。樹人一族的傳承我也知道,別說在這一時三刻中無法盡數恢復,就算是恢復了,我又怎么會怕旭之這么一個毛頭小子?!況且你手中那把圣器你也沒有那么簡單教會旭之用吧。這么一想,我憑什么走?”李牧朗聲說道。

  “別說話那么大聲,就算是你的聲音再大,也不證明你有道理。”九尾天瀾白狐向李牧吐了一口青煙,沒到身前兩尺的地兒就已經散去,“不信的話你就去打過,今天你已經收獲了太多的東西,這么多年的心血也算是有所得,應該知足了。”

  “不!”李牧斷然否定,“你隱藏了許多,我最想知道的就是你和旭之接住雷劫時候用的那種混沌之法。”

  “那個你學不會。”九尾天瀾白狐淡淡的說,直接否定了李牧的話。

  “學不會?”李牧訕笑,整肅著身上的衣物,青衣上微微的皺褶都被小心翼翼的撫平。看著李牧這幅莊重的樣子,九尾天瀾白狐啞然失笑,問道:“你要不要去沐浴更衣?”

  “不用,打完了再說。”李牧肅言。

  九尾天瀾白狐卻對李牧的嚴整肅穆并不感冒,而是哈哈大笑,好像看見了什么笑話一樣。李牧緩緩的挽起袖口,躬身施禮,正是俗世之中兩人單打獨斗的時候開場的禮節。

  “我忽然想明白了,有些東西還是要自己親身歷練一下才好。我想剛才在和火系元素主神打斗的時候,你應該在你所說的太極之法中做了什么手腳,要是我就這樣回去的話,怕是一輩子都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這么好的機會,真要是浪費了,那就太可惜了。”李牧說到。

  九尾天瀾白狐直到這時候才認真的看了李牧一眼,整張臉上洋溢著嫵媚的笑意。一時間,神山上好像春暖花開一般,雌雄難辨,真假不分。

  “我的確小看你了。你準備怎么打?我可是站不起來了。”九尾天瀾白狐笑完之后,隨即擺出一副潑皮無賴的模樣,那股子混不吝的勁兒頭讓人覺得這他媽的就是一塊滾刀肉,無從下手對付。

  “自然不是和你。”李牧看著正在迷迷糊糊還沒完全清醒過來的沈旭之,道:“妖族試煉場,這么好的機會,要是旭之還無法領悟,無法登堂入室的話,你也不是天瀾族的族長了。”

  “那倒是,你先等等,我和旭之說幾句話。”九尾天瀾白狐倒是一點都不客氣,隨口說道。仿佛李牧只是上門討教的同道,根本沒有一點劍拔弩張的緊張。

  李牧垂手凝神,側身而立,光明正大的氣勢到了磅礴的程度。

  “旭之,你個狗日的來扶我一下。”九尾天瀾白狐的身子愈發虛弱,聲音就像是一只蚊子在耳邊嗡嗡的飛著發出來的似的。沈旭之有些迷茫,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聽到九尾天瀾白狐叫自己,連忙站起身。剛一站起來,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沒栽倒。

  “你個傻小子,注意控制力量。”九尾天瀾白狐無奈的說。老狐貍也沒想到沈旭之居然會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去面對李牧,要是早知道,在山下的時候就把鎮魂釘的封印打開了。

  剛一站起身,沈旭之就覺得不對。身體就像是一根羽毛般渾不著力,不知道是自己的力量變大了,還是身體變輕了。難道這是要羽化成仙的節奏?少年郎不著四六的想著。看見九尾天瀾白狐一副快要死的模樣,來不及找尋到底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快步走到九尾天瀾白狐身前。

  怎么給狐貍看病?難道化形之后就像是普通人一樣?這一身的傷,要縫多少針啊!沈旭之看見九尾天瀾白狐全身赤裸,一身大大小小的傷口已經沒有鮮血流出,泛著慘白的口子,像是一張張嬰兒的小嘴似的,一看就讓人心生恐懼。身影已經有不穩定的趨勢,看這樣子九尾天瀾白狐只是在勉強撐著局面。

  不知所措的搓了搓手,少年郎像是在詢問九尾天瀾白狐自己到底應該怎么辦。老狐貍道:“扶著我,我把這根煙抽完的。媽的,真是要死了,連根煙都抽不利索。你這狗日的醒的真慢,早那么一點,老子我也不會這么慘不是。”

  沈旭之依言而行,把九尾天瀾白狐緩緩抱起來,放在自己懷里。僅僅這么一點簡單的動作,沈旭之就能感覺到九尾天瀾白狐身體里的骨頭碎了至少上百根。都這樣了,居然還他媽的有心思抽煙,沈旭之心中想好被刀扎了似的難受,卻還是沒忘了腹誹九尾天瀾白狐。

  “都發生什么了?”沈旭之瞥見鞠文夫妻的尸體,看見九尾天瀾白狐手中那把殺豬刀的刀背上鐫刻著兩只鳳凰的圖案,昊叔也不見蹤跡,神山的斷壁殘垣中一團微小的火焰在跳動著,心里隱隱知道剛剛自己暈死過去的時候發生了什么。

  “你都知道了還問我,具體的細節我就不多說了,說多了那家伙該不耐煩了。你看他現在人模狗樣的,那張臉才真是比狗臉還要賴嘰,翻臉比翻書還要快。”九尾天瀾白狐道。

  “那狗日的?”沈旭之回頭看了一眼李牧,那個曾經幫著自己打開任督二脈,讓自己步入修行的神仙一般的人物。這么多年來,李牧在少年郎的心里面一直就是一個完美無瑕的形象,一直到今天李牧驟然出手,打亂了九尾天瀾白狐的如意算盤。所有的美好印象戛然而止,剩下的就是陰冷漆黑的陰謀。

  九尾天瀾白狐說:“你現在看他就想罵他吧,其實那是你對他不了解。你要是了解他,你肯定想要揍他!”

  “不用去了解他,我現在就想揍他!”沈旭之吐了一口口水,隨手自己也點上一根煙,“就是打不過他。”

  “怕了?”九尾天瀾白狐笑道,明知道沈旭之的腦海里哪能有害怕這個字眼。這么說,也并不是用激將法,只是單純的和少年郎開玩笑罷了。

  “你看你都傷成什么樣子了,還這么開玩笑,你有一天不扯淡就得憋死是吧。”沈旭之鄙夷的罵了九尾天瀾白狐一句,繼續問道:“說點正經的,我看這架勢,我得上去了。有沒有什么要交代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