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65章 治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565章治不了  聽左少陽說了這話,李世民這才暗自吐了一口氣,神情也放松了下來,道:“左神醫,太上皇這病,要緊嗎?”

  “要緊!”

  “好治嗎?”

  “不好治!”

  “那——”李世民神情緊張起來,“太上皇這病,先生能治嗎?”

  他先稱呼左少陽為神醫,到后面,改為尊稱“先生”,這種稱呼下意識的改變,也說明了李世民對這件事的重視,他現在知道,左少陽這神醫,就跟貓一樣,只能順著安撫,不能逆毛,否則就會跳起來抓人。嘴上說的好聽點,也讓左少陽用點心治療。

  左少陽道:“請把太醫署給太上皇治病的全部醫方拿來我看看。”

  李世民瞅了一眼羅公公,羅公公忙快步到了門口,吩咐內侍官趕緊去拿太上皇的治病方子。

  方子很快拿來了,左少陽看得同樣很快,看罷之后,站起身,鄭重地將方子放在了圓凳上,沖著皇帝李世民一拱手:“我的用藥跟太醫一樣,他們都治不好,我也治不好,抱歉,無能為力。”

  李世民大失所望,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兀自嘟噥不休的父親,又好生瞧了瞧左少陽,見他面無表情也正瞧著自己,頭頂那塊禿頂看著好象一只獨眼,正莫名其妙地沖著自己笑。

  李世民低聲道:“先生說的可是實話?”

  “是不是實話都是這句話,太上皇這病,我治不了。告辭!”說罷,也管皇帝準不準,邁步就出了寢宮。小杜銘急忙背著藥箱追了出去。

  蕭蕓飛沖著李世民歉意一笑,也跟著出去了。

  蕭美娘望著左少陽的背影,若有所思,低聲道:“皇上,照我看,這左少陽并不是不能治,而是不敢!”

  李世民心頭一震,喜道:“愛妃的意思,是他其實能治,只是因為某種原因不敢治?”

  “正是!”

  “那會是什么原因呢?”

  “臣妾不知。”

  “愛妃又如何知道他能治不敢治?”

  蕭美娘道:“他是千里迢迢趕到京城給太上皇看病的,雖然是臣妾出面邀請,但他不笨,應該知道是皇上請他來給太上皇治病的,這是醫者的無上榮耀。他來了之后,如果真的沒辦法治好太上皇的病,他應該會汗顏的。可是,左公子診病之后,認定了肺痿,要了太醫的方子看過,卻板著臉說治不了。渾然沒有半點慚愧的神情,這就說明,他不是治不了,是不敢治或者說不想治!”

  “不想治?”李世民陰著臉道:“朕也算對得起他了吧?雖然關押了他一年,法場上嚇了他個半死,但是給他平凡了,還把飛陽公主給了他,對他禮敬有加。他還要怎么樣?就算他忌恨朕,也不該遷怒太上皇啊。”

  蕭美娘微笑道:“臣妾說他不想治,并不是不愿意治,而是有所忌憚,所以準確一點說,應該是不敢治。正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李世民若有所悟:“愛妃的意思,太上皇這病,也必須用紫河車才能治?左少陽擔心說出來朕惱怒,索性說治不了?”

  “是不是紫河車臣妾不知,可能是某種藥犯了禁忌,又或者治療方法十分不妥,生怕皇上知道了怪罪,所以就推說治不了。這只是臣妾的揣測,究竟怎么回事,只有左公子自己知道。”

  李世民道:“要不,有勞愛妃私下里先打聽打聽,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左少陽到底能不能治太皇上的病?到底有什么忌諱的東西或者事情,說出來,朕才好決定是否使用啊。”

  “舉臣妾推斷,這一次只怕比紫河車還要不妥當,所以他才連說都不說,因為知道皇上不會同意的。這樣吧,等臣妾探聽一下再說。反正太皇上這病拖得時日也長了,一時半會好不了,也不用很著急。”

  兩人商定,蕭美娘出了寢宮,來到宮門處,左少陽和蕭蕓飛、杜銘在那里等著,蕭美娘微笑道:“蕓兒,你打算住在哪里?”

  蕭蕓飛有些遲疑,回到京城,自然是跟母親住在一起,敘敘離別之情,可是,又不忍心撇下左少陽獨自在家里。沒等她作出決定,左少陽已經先說了:“蕭姐姐,你好不容易回一趟京城,還是住在皇宮里陪陪母親吧。”

  蕭蕓飛感激地笑了笑,正要說話,蕭美娘已經先說了:“左公子,說實話,這一次我邀請你進京診病,這只是其一,另一個用意,便是跟我蕓兒分別日久,心掛念,想借此機會一家人團聚些時日。莫不如你和蕓兒,還有令高徒都住在皇宮我那里好了,這樣蕓兒也安心,可以多住些日子,要不然,心里老惦記著你,住也住不穩當。”

  蕭蕓飛喜道:“這個主意最好不過了!少陽,你就答應了吧!”

  說著這話,蕭蕓飛過來摟緊了左少陽的胳膊,身子扭著撒嬌。

  左少陽其實也懶得回住處居住,偌大的院子只有自己和小徒弟兩個人,很會郁悶的,最主要的是,他不愿意面對那些危難之際躲得遠遠的現在趕來巴結的人,住在皇宮里,正好免了這種事情。當下微笑道:“我聽說皇宮后院只有皇帝一個男人才能住,還有就是太監這半個男人,我可不想當太監。”

  蕭蕓飛撲哧一聲笑了:“你想我還不干呢!”她們兩本來私下里打情罵俏的慣了,這話說的也順嘴,說出來就覺得不妥了,俏臉羞紅了,見蕭美娘似笑非笑瞧著她,更是大窘,跑過去叫了一聲娘,抓住她的胳膊把臉蛋兒藏了起來。

  蕭美娘愛憐地拍了拍她的手,對左少陽道:“這一點左公子不必擔心,你只住在我的寢宮里,跟蕓兒住一個院子,要出去我帶你們去,平素就不要隨意走動,也就沒什么問題的。”

  蕭蕓飛抬臉慫恿道:“是啊哥,皇宮里有皇家私藏典籍,其很多是醫書呢,我讓娘借出來給你看,你不是一直抱怨太忙了,沒空看看書嘛,這次正好,躲在皇宮里看書,又清靜又舒服,正好得空好好讀讀書。”

  左少陽頓時動了心,干什么都是這樣,書到用時方恨少,盡管他年紀輕輕便已經是聲名遠播的名醫了,在臨診之時,還是覺得不夠用,需要多充充電。幾個老神醫的醫書他謄抄了兩套,一套給了小徒弟杜銘研習,另一套自己留著抽空看,當然,原先的謄抄件依舊由左貴老爹拿著的。這醫書他是看了個滾瓜爛熟的,卻還是覺得不過癮。

  他原先以為古代醫術不過爾爾,但自從研讀了幾位老神醫的行醫心得之后,這個觀念改變了,他現古代醫術還是有很多值得自己學習的地方,別的不說,單單是浩如煙海的時下經驗方,便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他行醫遇到的很多醫學難題,大多能從時下經驗方找到答案。

  除了這幾位老神醫之外,大唐之前還有很多神醫或許留下了寶典,只是自己無緣得見而已。

  大唐印刷術還很落后,所以醫書不可能大規模刊印行,民間流傳的醫書本來就很少,大規模收藏醫書的地方一共有三處,一處是太醫署的藏書閣,一處是太子的東宮,還有一處,就是皇宮內院!

  這三處藏書寶庫里,自然要屬皇宮內院藏書最珍貴,很多醫學孤本都只有皇宮內院才有。所以左少陽聽了這話,禁不住心動了。

  蕭美娘笑道:“這有何難,要不,我跟皇帝說一聲,就讓左公子住在宮里藏書閣,自己慢慢看好了,何必借來借去的麻煩。”

  左少陽大喜,一拱到地:“多謝娘娘!這真是太好了!”

  蕭蕓飛喜道:“還是娘有辦法,現在你就算用棍子趕也趕他不走了。”

  左少陽嘿嘿干笑:“那是,能飽覽皇家藏書,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蕭美娘帶著二人返回大明宮,皇帝李世民還守候在父親李淵身邊。聽蕭美娘說讓左少陽進藏書閣看書,而沒有提左少陽治病之事,立即明白了蕭美娘的用意,先把左少陽引誘住在藏書閣,然后再想法子問清楚為何不給太上皇治病。

  李世民愛惜人才史上有名,現在見左少陽對藏書如饑似渴,心多了幾分好感,當下很痛快地答應了,讓左少陽和他徒弟杜銘兩人住在皇宮藏書閣,并準許他們謄抄需要的資料。

  左少陽大喜,拱手致謝。

  當下,羅公公親自帶著左少陽和杜銘來到藏書閣。

  皇宮藏書閣距離皇上的寢宮不遠。是一個單獨的小院落。門口有內衛太監值勤守衛。羅公公告訴左少陽,只能在藏書閣里看書,若需要外出,須讓內為太監通報皇上或者娘娘之后,由專人引領才能進入內院的其他地方。

  左少自然知道這些規矩,當即答應。

  羅公公讓人在藏書閣里騰了兩間房給他們師徒居住。左少陽卻一頭扎進了書堆里,當真是如饑似渴地看了起來。看到珍品醫書,便讓徒弟杜銘負責謄抄。

  杜銘的書法非常的工整,而且書寫度很快,師徒倆配合默契,扎堆在了這皇家藏書的寶庫里。R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