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56章 攔路的王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樓上左少陽和白芷寒都慌了,急忙跑到樓梯口叫道:“芹嫂子!桑大哥!”

  沒有任何回音。()

  白芷寒搶先抓住扶梯下樓。左少陽和趙三娘跟上,急聲叮囑她小心。三人下到樓下,便在這時,有燈光遠遠過來了,很快,鐘樓門口一亮,一盞燈籠出現了,提著燈籠的,是清風寺方丈智空大師。

  借著燈籠的照耀,看清樓梯下的青石板地上,桑娃子腦袋怪異地翻轉著仰面朝上癱在那,而黃芹則蜷縮著身子,一灘暗紅色的鮮血。

  黃芹小產了。

  桑娃子頸椎骨折,高位截癱。

  趙三娘和左少陽都不知道事情怎么會搞成這樣,雖然兩人摔下樓去與他們無關,但是,總覺得自己是罪魁禍首似的,心里都很不好受。

  高位截癱在現代醫療條件下都是一個難以克服的不治之癥,左少陽在古代條件下就更沒辦法治好他的傷。這一輩子,桑娃子已經注定要在床上度過了。

  誰也沒有說他們倆跌下去之前發生了什么,桑娃子和黃芹都沒有說,左少陽、趙三娘和白芷寒就更沒有說。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這一場讓人哭笑不得而又悲慘結局的偷情苦果。

  黃芹的傷是左少陽治的,他們所有的人都沒有把這件事說出去,也就沒人知道她懷了孩子,而又小產了。

  因為桑娃子癱了,黃芹沒有走。只是,那天起,她就成了個沉默的人,傷好之后,她的臉上再沒有笑容,也沒有眼淚,只是經常一個人發呆。

  左少陽不知道該跟她說什么,這種心理的創傷,他不知道該如何治療。

  桑家的倒霉事一件接著一件,要錢不要命的桑母,沒能堅持到桑小妹過門,終于在苦苦掙扎了數日之后,帶著完全浮腫變形了的身體死去了。

  臨死之前,桑母因為整個人浮腫,咽喉水腫充血,已經不能說話,所以沒能留下一句遺言,要不然,也不知又要折騰出什么事來。

  在桑母彌留之際,左少陽請姐夫侯普請來衙門戶部司房和街道里正做中人,與桑老爹重新簽了賣女為妾的文契,以清香茶肆和三十五貫欠款為價,賣桑小妹為妾,守孝三年期滿過門。

  左少陽將清香茶肆的房契和那張三十五貫的欠條放在了桑母手里,告訴她自己以后會好好照顧小妹,也會力所能及照顧桑家的。

  桑母死死攥著那茶肆房契和欠條,瞪著眼望著左少陽,跟離開了水的大馬哈魚似的,光張嘴不能說話,就那樣定定地停止了呼吸。

  日子并不會因為發生了不幸而停滯不前。田里的草依舊一天天往上瘋長。

  處理了黃芹和桑娃子的傷之后,左少陽便帶著苗佩蘭和白芷寒下地鋤草。李家兄弟也來幫忙。

  為了推廣新技術,左少陽專門請了祝藥柜和余掌柜,還有衙門縣尉樊黑臉,姐夫侯普等人觀摩自己的新中耕鋤草法。

  來到地頭上,左少陽站在田埂放眼望去,除了自家耕作的二十畝地青草與稻子齊長之外,所有的田,都成了光禿禿明晃晃的一片水洼了。都把稻子連同雜草一起割掉,然后引水灌田耨草。

  左少陽嘆了口氣搖搖頭,開始用耘爪等工具示范如何鋤草而保留稻子。

  日頭很毒,所有的人都汗流浹背了,左少陽更是辛苦,日頭地下鋤草,雖然帶著白芷寒編的寬沿草帽,還是擋不住日頭的暴曬。

  他的辛苦沒有帶來好的回報,因為他的新法鋤草沒有引起所期待的轟動,雖然左少陽根據后世耕作方式發明的鋤草農具很有用,鋤草速度也比較快,但是,李二壯的一句話,代表了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的心聲,也讓左少陽推廣新技術的夢想破滅了。李二壯說:“那么多田,要這樣鋤草,只怕沒那么多空閑時間去忙的,還不如一起割了,再灌水耨草,又快又省力。”

  李家兄弟還有苗佩蘭等懂農活的都一頭。樊黑臉、余掌柜和祝藥柜這些不懂農活的,也見過莊稼漢簡單地將稻子和雜草一起割掉灌水耨草,現在看左少陽鋤草如此辛苦,遠不如舊的方法輕松簡便,所以也善意地微笑著搖頭。

  左少陽現在才深刻地感知,精耕細作是建立在地少人多的基礎上的。在唐初人口銳減,地多人少的情況下,舊的耕作方式就足以讓農民耕種到可以滿足生活需要的糧食,所以,高產的精耕細作農具和技術也就沒有動力開發和推廣的。

  他不想再分辨這種新式耕作的好處,但是,也打消了讓余掌柜、祝藥柜他們幫著推廣農具的念頭。

  不過,他們家的二十畝地,還是帶著苗佩蘭采用自己的方法進行了鋤草,他需要一個高產來宣傳精耕細作。雖然這種耕作合適的時機由于人口少還遠沒有到來。

  左少陽和白芷寒的婚事籌備也在同步進行著。

  選了一個好日子,梁氏和瞿老太太兩個老婦帶著丫鬟草兒去龍泉寺燒香拜佛還愿,然后找了城里有名的媒婆合婚。

  八字一合,上上大吉,兩家更是高興,又讓媒婆選了吉日,擬定七天之后成親。

  兩家人樂呵呵謝了媒回來,遠遠看見貴芝堂門口了,便看見一頂官轎忽悠著從貴芝堂隔壁瞿家老宅里出來,衙役鳴鑼開道,吆喝眾人回避,兩老婦急忙閃到路邊讓了開去。

  梁氏認得這官轎,是錢縣令的,上回倪二的案子開審查案,錢縣令曾經坐著這乘轎子來過貴芝堂,梁氏便一直記得。

  梁氏把這跟瞿老太太一說,兩人都琢磨,縣太老爺來家做什么?拜訪瞿老太爺嗎?雖說瞿老太爺是六品京官,但是是犯了案被迫告老還鄉的,所謂落草的鳳凰不如雞,縣太爺從未來登門拜訪過。想不到今兒個卻來了,當真新鮮。

  兩老婦一邊議論著一邊走回貴芝堂,卻發現貴芝堂店門關著的,很是意外,上前拍門,店伙計丁小三出來,點頭哈腰道:“老太太,老爺和少爺他們在老宅里說事呢,沒讓開門。”

  梁氏和瞿老太太趕緊來到老宅,龍嬸正要關門,見狀忙又把門打開了。

  瞿老太太道:“知縣老爺來做什么?”

  “我也不清楚,是找左郎中父子和老太爺說話,說了一小會,然后就走了。”

  瞿老太太笑道:“想必是他們爺們的事情,算了別管他們。”

  龍嬸遲疑片刻,又低聲道:“兩位夫人,縣太老爺這次來,只怕不是好事。”

  “啊?為什么?”

  “老太爺陰著臉只送到客廳門口,左郎中父子倒是送到門口來了,臉比鍋底還黑。縣太老爺一走,兩人也快步回西邊小院去了,甚至都沒有去貴芝堂開門診病。”

  瞿老太爺和梁氏都有些慌了,立即分開各自去找自己的丈夫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梁氏來到西邊小院,大廳里,左貴老爹陰著個臉,坐在大堂正中的太師椅上。左少陽坐在下首的椅子上,那臉色更是陰沉,好象這么會工夫就成了黑臉包公了。

  梁氏走到左貴老爹旁邊的交椅上坐下,又看了看他們父子的臉色,這才小心翼翼問道:“老爺,怎么了?縣太爺來做什么?”

  左貴老爹嘆了口氣:“縣太老爺來說了,芷兒不能做忠兒的媳婦,最多只能做妾室。”

  “憑什么?”

  “憑大唐的王法!”

  “啥?”梁氏驚呆了,“咱們兒子娶誰做媳婦,王法也有規定?”

  “有!”左貴老爹將桌上厚厚一本書推到梁氏面前,“喏,自己看!”

  “這是啥?”梁氏拿過來,“《武德律》?”

  左貴嘆了口氣,又把那本書拿了回去,翻開一頁折好的,念道:“諸以妻為妾,以婢為妻者,徒二年。各還正之。若婢有子及經放為良者,聽為妾。”左貴拍著這本書啪啪直響:“《武德律》上說,如果娶婢女為妻,要徒兩年,而且還要拆散婚配,依舊當婢女!就算婢女懷了主人的孩子,或者將婢女放為良人,也最多也只能為妾。也不能做妻的!”

  梁氏大吃了一驚:“為什么不讓娶婢女?”

  “我本來也鬧不懂,別說我了,瞿老太爺也不知道,縣太老爺拿來這本《武德律》,翻開給我們看了這一段,縣太老爺還說了,婢乃賤流,本非儔類。若以婢為妻,違別議約,便虧夫婦之正道,黷人倫之彝則,顛倒冠履,紊亂禮經,是絕對不允許的,違者要徒兩年,并從本色!”

  《武德律》是大唐高祖皇帝李淵在武德七年也就是貞觀元年之前三年頒布的。由于剛剛頒布不久,很多人并不知道這部法律都有些什么規定,這部法律有十二篇五百多條,內容十分詳實甚至繁瑣,別說是左貴這樣的一般老百姓,就是瞿老太爺這樣的當官的,只要不專門從事法律方面的工作,也不知曉其中有些什么內容,都有些什么樣的規定。

  因為現實生活中很少有把婢女娶為正妻的,除了他們這種特殊情況,所以也很難聽到這方面的新聞,就更不知道大唐王法還有這方面的禁止性規定。

  難怪左貴老爹和左少陽都陰著臉不說話。

  梁氏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